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89章男方家长来了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做事就好像下棋,每走一步都会考虑后面的方方面面,就比如今晚的布局。/菠∧萝∧小/说

    如果马景天的表弟迷途知返,悬崖勒马改过自新,那芊默就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届时她会寻求下一个突破点搞穆菲菲那伙人。

    可如果马景天的表弟死性不改,非得要把自私的利己主义进行到底,那么芊默就看两边鹬蚌相争,她渔翁得利。

    合情合理,刚柔并济,铁血中又透着一丝柔情,更难得的是那份大局观,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有她这份完美——所以,这么完美的女人,应该不会赖账吧?

    说好的,陪着她一起把事儿办完了,然后深入贯彻古典文学的魅力呢?

    小黑各种的疯狂暗示,恐惧症都顾不上了,难受也得忍着对她各种明示暗示,芊默没反应他就假装跟穆绵绵聊天。

    “穆姨,最近天挺凉的吧?家里的竹席都收起来了吗?”今夜纱厨枕簟凉!

    穆绵绵闻言一头雾水,“都什么天儿了,谁家还睡竹席?”

    小于干嘛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小黑见芊默不为所动,于是换了个话题。

    “那默默平时是不是不喜欢化妆?最擅长的乐器不是笙箫吧?”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这两句前言不搭后句的,穆绵绵更纳闷了。

    “她化不化妆你应该能看到啊,而且默默当年学的是钢琴啊,这些她都没跟你说吗?”

    小黑偷偷瞄向芊默,只见她低着头肩膀抖动——这是偷摸笑他傻呢?

    如此明示,她都不给点反应,小黑的心真是犹如油烹,火急火燎的。

    索性把话题再说得明白一点。

    “默默是不是很孝顺,经常去超市帮叔叔买东西?”亲,那个两盒超薄促销装送润滑的事儿,被发现谎称是给叔叔买的,这些亲都忘了吗?

    着急吃肉的小黑就差吟诗一首了:

    常记超市夜暮,拿套不知归路。

    兴尽晚撒手,误入他心深处。

    争辨,争辩,孝顺全是套路。

    难道女神要赖账,不承认答应自己那么多事儿了?

    总开假车是不好的!

    小黑的心一片黑漆漆,就知道做人不能奢望,人间哪来那么多美好。

    穆绵绵不明白小黑内心丰富的活动,芊默终于笑够了。

    “妈,明天上午你跟我父亲要去配合查案吧?”

    “是啊,怎么了?”

    “查完了是不是还得去养殖场?中午别回来吃饭了,来回折腾路上不方便,就在养殖场食堂对付一口的了。”

    穆绵绵一听,没毛病啊,也行,来回油钱贵啊,芊默说的对。

    “那家里就你们俩人了,没问题吧?”

    “放心,我不会让小黑‘饿到的’,毕竟,我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小黑周围的黑色烟雾瞬间都不见了,全世界都响起了美妙的旋律,啊~生活多美好~

    “你这话说的,你做饭又没有小于好吃,到底是你不让他饿,还是他不让你饿啊?”可怜穆绵绵,这般纯洁的人,竟没听懂这一对在她眼皮子底下的“话里有话”。

    于昶默耳根发热了,却听心理素质强大的她幽幽道。

    “他先喂我然后我再喂他,所谓感情不就是互利互惠吗?”

    这口带颜色的鸡汤穆绵绵没品出来,小黑醉了。

    不枉人世走一遭,生命真呀真美好。

    于是带着激动心情的小黑,这一晚不仅擦了人家的厨房,就连院子都收拾的整整齐齐,芊默站在楼上看他在院子里忙活,差点以为他要把她家院子里的砖都给盘一圈。

    傻小子...

    不过想到她自己做的那些明示暗示勾搭他的事儿,芊默觉得她似乎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

    没办法,都是为了治疗需要...自欺欺人什么的,宛若想想就没那么不好意思了。

    转过天,穆绵绵跟陈百川去了局里。

    一场秋雨不期而至,天阴沉沉的,温度骤然下降。

    玫瑰花瓣没了,芊默就弄了一袋牛奶,泡在浴缸里往死里搓,于昶默也是热血沸腾的,一早起来就叮叮当当在楼下做她喜欢吃的——不喂饱了她,他下不去手啊。

    一场有预谋的秘密行动紧张进行。

    于家,除了小黑以外的所有人都到齐了。

    在表情严肃的陈萌主持下,全家开会。

    这一家五口人,里面有四个都是穿制服的,可是今天除了陈萌以外的人都穿着便装,把大家聚在一起,显然是有大事要办。

    “我只有十分钟时间,所以我长话短说。”陈萌看了下表,痛心疾首。

    啊,她为什么要这时候出差啊,为什么!

    老二亲自提出要提亲,她这个当母亲的不能亲自去,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请假。”二爷看媳妇的脸都要滴出苦水了,当机立断。

    陈萌捶桌子,“你以为我不想请假吗?!这次是非常重要的会议,我不能缺席啊!”

    “那就晚点提亲。”二爷继续说。

    全家人都看出来了,陈萌这是超级想去,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想要会亲家。

    结果突然来这么个任务,去不成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这叫什么?

    煮熟的鸭子飞了!

    “晚点?不行,夜长梦多。我这一次出差至少一周才能回来,这一周能发生的变故太多了。”

    陈萌对小黑的了解还是比较多的。

    这家里除了她男人,最靠谱的就是二儿子了,那是一个绝对负责的好男人。

    他平时不轻易开口,既然开口说了要提亲,那就说明他和芊默之前肯定有事儿。

    小黑不知道自己老娘为了他的性福是有多操心,陈萌自己清楚啊,她发给芊默的那个邮件,充满了暗示。

    如果小姑娘为了给儿子治病要推他,别的男人肯定迫不及待地躺好,来啊宝贝儿,千万不要因为哥是娇花而怜惜哥!

    但是她儿子,那种责任看得比命重的,不给人家姑娘一个名分,他肯定不踏实,所以陈萌觉得今天必须要把事儿办到位了。

    她去不了,这事儿只能委托给自己男人。

    陈萌看向二爷的冰块脸,心里一个哆嗦。

    “你到亲家那,不要板着脸吓唬人知道吗?”

    二爷面无表情地问自己的一双儿女,“我什么时候吓人了?”

    父亲的这个提问,是一道送命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