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87章今夜纱厨枕簟凉(感谢游雪+1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在穆菲菲的挑唆下跟父亲决裂,然后自己创业跟父亲对着干,跟父亲斗得死去活来,被林翔和穆菲菲钻了空子渔翁得利,芊默入狱。↓菠『萝『小↓说

    林翔接手了养殖场,但是穆菲菲却提前领盒饭挂了,林翔的背后还有人,他只是个傀儡。

    前世芊默还没摸到幕后主谋就已经被换药身亡了,芊默稍加思索,前世的事儿又有了不一样的思路。

    前世穆菲菲死得很蹊跷。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穆菲菲的野心越来越大控制不住,她背后的那个主子便除掉了她,毕竟林翔那种没有谋虑也没有脑子的男人比较好控制。

    芊默出狱后遇到了小黑,小黑给自己女人开挂一点也不含糊,他的社会关系硬,对芊默还百依百顺,有他撑腰后,那幕后主谋再也没敢挑衅过芊默,甚至都不敢露头。

    也就是说,对方哪怕是十年后羽翼丰满也干不过小黑,所以不战而退怂得只能躲在暗处,眼看着芊默收复失地,毫无招架之力。

    芊默后台是宠妻狂魔,幕后主谋动不了她。只能潜伏看芊默大杀四方,所以芊默怀疑,前世她的心疾药被人换了,很有可能就是穆菲菲现在的主子,他的嫌疑人最大的。

    那个人从来不曾放过她,对她阴魂不散,先是伙同穆菲菲联合渣男对她骗婚,现在又企图用表弟这条线给她添堵。

    却忘了一句话,天理昭昭,难逃法网。

    做过必留痕。

    只一个回合,便被芊默秒在顷刻间,揪出表弟这条不明显的暗线。这里面小黑功不可没,谁能想到,她前世的挂王自带粘人功能,自己靠过来了呢。

    “那个表弟,会不会提前跟他后面的人通报你来过?”小黑虽然不知道她的详细计划,但看她的表情便能猜到,她一定要干一票大的。

    “不会,我刚测试过他的性格,他的忠诚度不高,属于那种墙头草,哪边可靠他倒哪边。”

    这种人,最后一定是会离开学校,他不适合做这一行,因为警察这一职业最需要的品质他没有。

    忠诚。

    “你刚刚都测试了什么?”小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毕竟他也被默默哄着做了一套呢。

    女孩子就是顽皮,总是想要跟他开小玩笑——芊默坑人在他眼里,就是顽皮的小玩笑,万物皆可盘,唯有她不能盘,因为在她这,被盘的人总是他。

    “你想知道?”她眼里闪的光能把他醉死。

    小黑诚实地点头。

    她突然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地说了句。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她是一个文学家,嗯,没什么大问题。

    小黑先是一愣,这不是李清照的《丑奴儿》吗?什么意思?

    缺化妆品了?

    这事儿得问母上和姐殿啊,毕竟那俩人最臭美。

    “我母亲说,化妆品砸到位的女人可以拥有惊艳一个世纪的优雅——我带你逛商场去?”

    如此直白的表达让芊默笑意盈盈的,可只有这样,怎能够呢。

    她摇摇头,“考考你,这首词的下一句是什么?”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于昶默想也不想就能接上,这些唐诗宋词他爸妈早在三岁以前就完成了早期教育,学神不需要思考。

    “什么意思鸭?”逗他真的会上瘾,停不下来怎么办?

    芊默觉得自己有点像坏心的大姐姐,逗人家纯情小男。

    “今夜凉爽,宜于夫妻欢娱恩爱——嗯?!”小黑终于反应过来了,耳根一点点红了。

    想到她昨天买的那些不可描述,想到她昨天暗示他要给他看...

    芊默达到“欺负纯情男”的目的,心满意足,安稳地坐好。

    于昶默很想努力地保持淡定,假装不是他想的那样,可是一颗心已经长了翅膀,飘向带颜色的方向。

    她这是,这是调戏他吗?

    是赤果果的诱惑吗?

    不不不,女神是不会这么做的,她那么纯情那么好怎么可能如此直白。

    “我就是这般直白的人。”亲,约否?

    “很好。”直白也是美德啊,直白的女孩子多罕见啊,一点也不扭捏——小黑马上把他自己刚刚的想法踩在脚下,稀巴烂。

    “你最好直接告诉我,我担心我会想歪。”他的汗一点点的渗入掌心,就怕自作多情。

    “想歪又能怎样?”人家就是单独给他加了个床上的嗜好测试啊,怎样?

    她陈芊默岂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

    就是要测他喜欢温柔小公主还是泼辣小野猫,喜欢傲娇女王范儿还是喜欢暴力的...

    虽然前世俩人一直比较和谐,但是他这性格什么都以她为先,谁知道他到底喜欢的是什么?

    她已经如此直率地点给他了,就等同给他一个橄榄枝。

    亲密接触会提升他的幸福感,有利恐惧症的治疗——这是师傅给她回信里写的,芊默觉得一步到胃,不,是到位!

    其实陈萌没好意思说得太直白,只想着俩人能拉拉小手,亲个小嘴什么的,毕竟芊默个人成长经历显示她对待男女关系比较保守。

    之前是挺保守的,但重生以后就...不好说了。

    人家之前就已经把“战袍”准备好了呢,都是小黑喜欢的。

    小黑默念着她的话,反复的咀嚼理解...

    芊默在分析他接到如此明晃晃的暗示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跟前世一样那什么大发给人推在后座上如此这般的概率有多大。

    当然,也不仅限于后座。

    毕竟“炮台”车型的好处就是,前排姿势多样,后排空间优秀...

    却见开车的这位爷,目光如炬,双手紧握方向盘,正襟危坐,铮铮傲骨不可侵,专心致志地开着他的车。

    咦...没效果?

    芊默正琢磨是不是自己暗示的还不够明显,正待再给他来个委婉提示,却觉得哪儿不太对。

    “...你衣服上落下的,那是什么?”芊默指了指他的胸前。

    小黑低头,一朵红色的小花,吧嗒,又是一滴。

    一滴一滴又一滴。

    血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