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85章没那么简单(求月票)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受害者最后成为施害者,在心理学里可以理解为“踢猫效应”,这是连锁反应,被强大者欺负后,会寻找比自己弱小的欺负,寻求心理平衡。n菠Ψ萝Ψ小n说

    十年媳妇熬成婆,也是同一道理。

    表弟的经历很好地诠释了这点,有把柄落在人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毫无还手之力。

    有了第一次“迫不得已”后,之后又有几次类似的事儿,每一次表弟的内心都承受着巨大的折磨,他很想逃脱这可怕的一切,但是对方就是不肯放过他,落在人家手里的把柄越来越多,他自己也距离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

    独处时,表弟也会自我反省,他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坠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一念之差到最后的无法挽回,他虽然不像马景天那样浑身充满了报国热血,却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人,他只想安安逸逸地过点好日子,却越走越远再也回不去了。

    “生活终究是把我逼成我最讨厌的样子。”表弟说完,痛不欲生地抹了一把脸。

    芊默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让你变成今天这样子的不是生活,是你自己。”

    诚然对方故意设局坑他,但一步步走下来,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也不像他表达的那么无辜。

    从见女网友开始,就保留着一份想要占便宜的心,被人家吊着利用着,一步步走到现在,如果芊默没发现这件事,这个人以后要是进了正规编制,那才是真正的可怕。

    那些人怎么会放过他?

    之所以盯上一个毫无社会经验也没有什么家庭背景的毛头小子说到底还是看上了他准警务人员的身份。

    表弟凭着青春萌动想要交一个漂亮女网友,却没想到这一开始就是个局,假以时日他真参加了工作,那些人会利用他做出更多不好的事情。

    芊默的这一判断让表弟不服。

    “是她欺人太甚,这一切都是她!”

    “整件事情里你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跟家里坦白,但是每次涉及到你自己的利益马上就打退堂鼓,宁愿你负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负你,她不是好东西这是一定的,那么你就是纯粹的无辜吗?”

    这一番话让表弟脸涨得通红,想要反驳却暂时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只觉得陈芊默看着漂亮心肠歹毒,整个人都是坏的。

    芊默对于这类人的心理早就摸得透透的,她也不在乎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怎么想她,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已经搞清楚了,现在就差一个幕后主谋了。

    “那女人的联系方式你有吗?”

    表弟虽然不服芊默,却又不得不迫于她的压力,把那女人的号码和网络社交账号都给了芊默。

    芊默拿到账号目的也差不多完成了,站起身想走。

    表弟焦虑,“这件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学校?还有,你帮我说报仇的事儿——”

    芊默背对着他,眼里冷若冰霜。

    “我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

    她不会告诉学校这件事,但是别的人会不会告诉,那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错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我还年轻,给一次机会吧。”表弟苦苦哀求。

    芊默不为所动。

    这句话普通人听了难免动容,她却已经听了太多麻木了。

    前世在监狱里,她听过太多人抱怨,为什么世界对她们不够宽容,别人犯错都没事儿,到自己这就“倒霉”的被抓,有几个是真心忏悔的?

    这世界总是对坏人太过宽容,总想着他们能改过自新,可对好人却要求苛刻,好人就得一好到底,要好得冒光当圣人,一点私心杂念都不能有,可坏人犯错却总要改过的机会。

    ...呸。

    想得美。

    推门闻呛人的烟味,马景天眼睛充满了红血丝,感觉这孩子的三观受到冲击了。

    芊默意味深长地看了马景天一眼,当初,他为了所谓的“正义”不分青红皂白地对自己下手。

    现在,又一次选择摆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她很想知道,马景天是否还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在亲情面前,“正义”和“心软”,不知道他会怎么选,真是让人

    ...呵呵呢。

    回去的路上,芊默把玩着写着联系方式的纸条,这个纸条让她已经十分接近幕后真凶了。

    于昶默没有问她要怎么做,该说的她自然会说。

    回去路过他排队给她买小吃的那个摊子,队伍排得比刚刚还要长很多。

    芊默看到一个母亲抱着个小孩手里还领着一个,虽然满脸不耐但依然守着队伍,只为给孩子买点喜欢的食物。

    “你妈妈是什么样的人?”芊默看着窗外,淡淡地问小黑。

    于昶默想了下,“优秀,很有幽默感,偶尔精分,对我父亲十分谄媚...对我们很好。”

    虽然年少时因为调皮捣蛋也被老妈揍过——其实都是弟弟搞事情,他跟着遭殃,但这并不影响母亲在他心中高大的形象。

    “能感觉你出自一个比较和谐的家庭里,有时候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那么狠心,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有的人比虎还要狠。”

    手里的纸条被她攥变形了。

    不用调查也能猜得到,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要对自己下手,一定就是穆菲菲和她的同伙们。

    虽然表弟说的女人体貌特征跟穆菲菲对不上,但芊默用膝盖想都知道,那女人肯定是穆菲菲的同伙,而且听那个意思,这女人也只是个喽啰,背后应该还有个庞大且精密的团伙。

    就跟卖她父亲钻石的那个江湖老千一样,都是骗子团伙,但是比起卖假钻石的,这一伙人显然是野心更大,从表弟这条线入手,这是给未来几年培养自己人做出伏笔,说白了,想来一个无间道。

    芊默意识到,她母亲穆菲菲只是冰山一角,那个团伙在本市盘根错节,目的肯定不只是她陈芊默,她父亲的养殖场和她自己的公司前世出的那些事儿,都离不开这个团伙在背地里鼓捣的事情。

    前世的仇,今生的恨,没有那么容易就一笔勾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