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84章一次和无数次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中学时,兄弟俩一起逃学,到电影院看警匪片,俩人约好了一起当警察。/菠∧萝∧小/说

    马景天是很喜欢那种英雄感,一出场自带bgm的拉风感,可是表弟为什么也想当警察呢?

    那些模糊的记忆在此刻随着烟雾竟然一点点清晰起来。

    想起来了,表弟说,警察稳定是公务员,铁饭碗。

    无所谓理想也无所谓执着,只是想要一个安稳。

    回忆让马景天咳嗽起来,烟把他呛出了眼泪。

    他以为的志同道合同路人,其实从一开始,就跟他不一样。

    屋里,芊默静静地等着表弟哭完。

    “现在能帮你的只有我,你的所作所为也没有对我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只要我不跟你计较,一切还来得及——你没做其他事吧?”

    “没有!就这一件,一件...”表弟说完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于是他整个人呈现放空状态,一副话也不想说,也不想配合破罐子破摔的状态。

    “她告诉你仅此一次就好,是吧?她还说以后再也不会威胁你了是吗?”

    表弟抬头,一脸惊讶,仿佛再问你怎么知道?

    “被威胁和家暴是一个道理的,只有零或是无数次,极少数的能够停止,那只能说是外界因素干扰,比如打到老了打不动了,碍于女方娘家压力不敢再打了,但是指望这些小概率的事儿发生,为什么不把命运重新掌握在自己手里?”

    威胁也是一个道理,想要终止被威胁,要么是通过正当法律途径解决掉威胁者,要么就只能祈祷坏人出车祸被雷劈或是隐姓埋名地逃债。

    所以遇到被威胁也好,被家暴也好,原谅就是纵容。

    当然,家里有矿不怕威胁以及练出金钟罩铁布衫不怕被打死的可以不考虑。

    “怎么掌握,我现在已经,我...完了,我一切都完了。”

    学校纪律那么严格,怎么会容忍有污点的人?公务员铁饭碗怕是要拿不上了。

    父亲多年的辛苦,自己多年的寒窗苦读,就毁在这一刻了。

    “你才多大就说自己完了?这件事现在造成的后果并不严重,你告诉我,我来帮你想办法。”

    “没有用的!她手里有我的照片,如果学校知道我就死定了!”表弟红着眼咆哮,他那么多年的努力,已经在梦想的边缘徘徊了,被打回原形怎能甘心?

    如果不是出这样的事儿,他一毕业就能进入好单位,有一世安稳的人生,可是现在都没了,没了!

    芊默冷眼看着这男人的痛苦表情,内心毫无波动,一点也不同情,甚至,是唾弃的。

    正如百分之九十九被抓到的那些坏人一样。

    这些人只后悔自己没了利益,失去了幸福,却从不会忏悔他们的行为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麻烦,所有的后悔都是对着自己的。

    这种人,就不配穿神圣光荣的制服,更不配当警务人员。

    芊默的心里已经有了判断,这件事摆平后,这家伙一定会被退学,跟私人恩怨无关,只是单纯的不适合。

    “事情已经发生了,造成的结果已经不可逆了,难道你甘心放过那个坑你的女人,你甘心失去一切她却没有半点损失吗?”

    “我不甘心!”

    “那就告诉我,我没办法承诺学校会不会开不开除你,但是我可以为你做的是,让利用你的人付出同等代价。”

    表弟抬起头,仇恨的火苗被芊默成功的点起。

    “说吧,跟我合作是你唯一也是最后一条出路。”

    在芊默强大的心理攻势下,表弟说出了实情。

    暑假时,他交了个女网友,女网友在市里他就经常去市里玩,在女网友的教唆下在网吧登陆了一个网站,说是博彩其实说白了,就是赌博。

    只是这种新型赌博还没成气候,表弟一开始是抱着好奇的心,想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也没想着真玩。

    可是几局下来,真收到转账了。

    真金白银到账了以后,就越发的收不住手了。

    跟所有赌徒一样,刚开始玩的时候都是试试,想着明天就收手,到了明天又想着赚到多少就收,等清醒过来时,半个人都扎在泥坑里,出不来了。

    他甚至想不起自己这半个月都经历了什么。

    等到他发现自己已经债台高筑时,已经抽不出来了。

    几千块钱对他家里来说并不算一笔小数目,他爸妈都是普通工人,在这个县城里每个月领固定的工资,还要供他在帝都上大学,但怎么说呢,如果他那时跟家里坦白还是有挽救的余地的。

    他爸妈顶多是打他一顿,然后把钱还上,以后远离这些坑人的玩意,好好管教孩子还不至于发展到后来。

    但表弟根本不敢跟家里说,他父亲脾气狂躁,母亲又是那种喜欢占小便宜的人,平时出去买个菜都得讨价还价半天,要是知道他在外面输钱肯定要打死他,就这么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

    不跟家里说,就得想办法把缺口堵上,但是表弟一个在校学生哪来的钱补,借他钱的女网友又摇身一变换了嘴脸,声称不还钱也行,但是要他给她办事,否则就要到学校揭发他。

    芊默这件事还不是那女人让他做的头一件事,之前还有过一件,是让表弟跟其他人一起讨债,表弟知道这种事不仅学校不会容他,甚至可能会触犯到法律,本想拒绝的,但是对方拿他上博彩网站的事儿相威胁,他也只能跟着去。

    去的时候,表弟想着阳奉阴违,走过过场装装样子不要动手,但这种事哪儿由得他呢。

    开弓没有回头箭,对方故意要坑他,这种没出社会的毛头小子哪里是对手,到那儿就被同伴强迫,拿着棍子打向那个欠债人,边上还有人拍照。

    这种被人煽动犯事儿的,大多数都有相同的经历。

    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想过要主动去害人,只是被人胁迫,一点点从被害者转换成施害者,再后来,他会把自己被胁迫的经历复制到其他无辜人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