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83章主场交给她(感谢Melody_辰辰+1)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这种听起来全都是拗口的术语的专业课,晦涩难懂使用价值也不高,就是为了糊弄学分凑数的,在这些人眼里,犯罪心理学跟高数马哲别无二致,都是学科罢了。+菠∽萝∽小+说

    正如大部分人所经历的那样,大学的专业课好多毕业后都用不到了,毕业一年就忘得差不多...嗯,医学生除外。

    “考的是...赌性。”芊默公布了答案,一双眼死死地盯着表弟。

    题只是个诱饵,微表情才是关键。

    只见表弟下巴快速地垂下,眼睛瞪大,眉毛微微上扬,嘴巴也不自觉地张开,这是惊讶的标准反应。

    极短时间发生的表情被芊默捕捉到后,她心里便更有几分底气了。

    算命为什么准?

    让人家抓到一个头,很容易就能顺下来。

    专业课是晦涩难懂,可人家师傅带她的时候也没按着复杂的方式讲啊,人家跳开理论讲实践,亲妈是江湖老骗子,师傅是心理学大师,天赋+后天条件,芊默玩这些人就跟拼积木那么轻松。

    捕捉到表弟的异常后,芊默接着说道。

    “表弟,你最近...很麻烦啊。”

    这次表弟的反应就不是微表情那么简单了,他整个人呈现僵硬状态,这叫冻结反应,就连小黑和马景天都看出他的不对了。

    僵硬状态持续了快2秒才结束,表弟把手挡在嘴上,咳咳两声。

    “没,没有啊。”

    “你的浑身上下都在写着撒谎俩字。”芊默看着他,娓娓道来。

    小葵花默神课堂开始讲座啦~

    犯错的人死不承认怎么办?多数是欠的,拿专业吊打一顿就好啦。

    “我说你刚有麻烦的时候,你僵了快两秒,这在我们专业里叫冻结反应,有点像草食动物发现危险后的反应。”

    经常看动物世界的人会发现这样一个细节,当草原上正在吃草喝水的草食动物发现危险后,它会迅速做出一个吃惊僵硬的动作,这个反应不会超过2秒,这就是冻结反应。

    属于动物的本能。

    人是高等动物,也逃不开这种本能。

    当发现有危险时,大脑和身体会有短时间的僵硬,然后马上做出逃避反应。

    这个僵硬不会太长,因为如果冻结时间太长了,很容易成为肉食动物的口粮。

    这点小黑比其他人有更深的认同感。

    在他们那边的训练科目里,就有类似这种缩短惊讶时间训练肌肉记忆的课程,一旦真枪真刀的实战,也许一两秒的时间就会给全局带来不可逆的结果,所以他们会想尽各种方法训练战士,就是为了缩短这种反应。

    芊默说完后,马景天还处在懵逼状态,他表弟已经脸色难看,站起身再次想离开,芊默一个眼神过去,小黑直接给人按住。

    哪儿走?!

    “你想干什么!”表弟的情绪已经十分紧张了,他开始意识到那些看似不相干的提问没那么简单了。

    芊默此刻的表情有点像教堂里的神父,满脸圣洁地听着信徒地忏悔,浑身仿佛散发出神圣之光,随时准备净化这些愚蠢犯错有罪的人。

    “我是来帮你的,你现在唯一的选择是跟我合作坦白真相,否则...你那些赌债,怕是要成为你毕生污点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表弟的冷汗都下来了,尽管他想镇定,但是如此明显的反应别说芊默,马景天这个小天真他都瞒不过。

    “你不是真的跟人家赌还欠了钱吧?!”马景天犹如晴天霹雳,说好的努力学习争取为社会做贡献呢?

    说好的,为了坚守心中的警色梦想,努力做一个优秀的人呢?

    跟赌博沾边...这不就等于断送了自己的未来吗?!

    “我没有,表哥我没有啊!”表弟慌乱道。

    芊默不慌不忙,有理有据。

    “你属于那种骨子里就带着赌性的人,你带有射手座的赌性,又是那种总想着奢望一把翻本的人,可能一开始是小赌怡情,但后来就变成了大赌伤身了,哦对了,对于两性方面的测试,你对女人的态度也很有问题。”

    最后一句话,又是一个陷阱。

    芊默只说是态度,但她可没说什么具体的事件,因为那个测试本身就是玩票性质的,准确度有限,但这句话丢出来,只会有两种结果。

    第一种,这件事跟女人没关系,对方会马上否认,这时芊默就会说,现在是没有,但是多少多少年内,你要留心在两性方面的事儿。

    第二种,这件事跟女人有关系,对方的微表情会露馅,这时芊默会抓着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

    这就是每一个算命的都必须掌握的技能,说话两头堵,逢人就忽悠,忽悠不住就吓唬。

    表弟惊恐表情告诉芊默,是第二种没跑了。

    “虽然你可能被这个女人抓到了把柄,但怎么说呢,你现在还年轻啊...”

    芊默这句说完,基本上已经让对方的心理防线溃不成军了。

    太可怕了。

    这女人跟长了天眼似得,那些极力想隐藏的可怕秘密,就这样被她一条条的揭穿。

    表弟捂着脸放声大哭,“为什么要逼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马景天看到这一幕按着他表弟的肩膀,想要说什么,却被芊默抬手制止。

    “小黑,你带着马师兄出去喝点茶,把时间单独交给我。”

    小黑有些担忧,对方的情绪看起来不是很稳定,如果伤到她怎么办?

    “没关系的。”芊默胸有成竹。

    对方泣不成声,犀利的言辞比不上这一番攻心软刀子来的效果好,这个人在精神全线崩溃的状态下,心墙坍塌跟新生儿差不多,随便芊默怎么搞都行。

    小黑领着马景天出去,俩人站在楼道里等着。

    马景天的心情极为复杂,他不敢相信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竟然会做这样的事。

    小黑给他递了根烟,马景天接过来哆哆嗦嗦地点上。

    烟雾缭绕里,马景天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芊默说有人抓着表弟弱点威胁表弟做坏事的时候,他还不相信。

    今天带芊默过来也是想证明他表弟是清白的,可是眼前的种种迹象表明,芊默是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