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72章别得罪默默(感谢暖無漪+5)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酒后的男人是没有逻辑的,陈百川死到临头不自知,穆绵绵听到他说自己像胖河豚,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伸出五根胖爪,照着他脸一把挠过去,紧接着就是陈百川的惨叫。ミ菠※萝※小ミ说

    “啊!”

    “我让你夜不归宿!我让你喝酒!我让你跟狐狸精纠缠不清!”

    三连挠!

    此时看戏的芊默以及被动看戏的小黑脑子里仿佛同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first blood(第一滴血)!

    double kill(双杀)!!

    trible kill(三杀)!!!

    陈百川平时耀武扬威,但这种时刻竟毫无还手之力,虽然他举起手想要象征性地挣扎下,奈何穆绵绵已经爆发战斗状态有了50%的加成,根本打不过啊!

    于是只能抱着头保护住要害部位。

    “你今天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明白了,我就压死你!”穆绵绵使出一招降龙十八掌,对着陈百川的前心pa就是一下,陈百川往后退,蹬蹬蹬,裤衩一下,坐在了地上。

    再抬头,只见一大坨...从下往上看,简直是山一样的女人掰着手站在他面前,满脸怒容。

    什么酒都清醒了,头皮都发麻了。

    “绵绵绵绵...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个驴粪粑粑球子!陈百川你死定了,死、定、了!!!”

    穆绵绵的咆哮声响彻整个二层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黑觉得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晃了两下。

    芊默看够了,挽着小黑的手臂。

    “走走走,咱们先上楼,等我妈爽够了咱们再来下来。”

    小黑吞吞口水,前面那残暴的一幕,是家暴吗?!

    “傻站着干嘛,再不走她恼羞成怒连我们一起挠怎么办?”

    身为空特娇子的小黑本想表现下他临危不惧的气节,但看了眼狂暴状态下的穆绵绵,再看被挠成小绵羊毫无还手之力的陈百川,陈百川脸上仿佛已经被烙上了灰色的大字:defeat(失败)

    于是气节趴窝了,小黑跟着芊默乖乖上楼。

    门关上,趴窝的气节又稍稍探了下头,小黑问道。

    “不会闹出事儿吧?”

    “我妈的脾气就是这样,惹她就火,不让她把这股邪火弄出来她容易憋出病来。”

    芊默把她的懒人豆袋沙发拽过来,示意他坐下,还想给他泡茶,小黑赶紧站起来抢了她的活,芊默就踏实地坐在沙发里给他分析情况。

    “我妈这人挺矛盾的,又喜欢看韩剧情感丰富动不动就哭,你瞅着她长了个小媳妇脸吧?但别惹她,谁惹她就打谁,这家里也就我还能有点免死金牌,我惹她没事。”

    前世她都作死成那样了,穆绵绵也没舍得把她怎样,在监狱里遇到想揍芊默,结果一看芊默失魂落魄的样,下不去手还哭了,就是这么一个矛盾人设,又细腻又泼辣能干。

    “我觉得叔叔不是那种拈花惹草的男人,而且我这边的调查也快出来了,发信息的那个社交号的id已经锁定了,就是叔叔去的那个酒店的固定ip,现在我们正在查房客资料。”

    于昶默讲给她听,这事儿太过巧合,也太过狗血。

    陈百川被人拍到跟女人去酒店,而发照片的那个人也在酒店里,这两种巧合凑在一起就显得太诡异了。

    很像是早有预谋的仙人跳。

    “我也觉得狗血。”芊默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我觉得我爸是清白的,他要是有那个出轨的智商,我们家的厂子早就起来了。”

    于昶默听着觉得哪儿不对。

    “出轨的人智商不高,我们家所有男人都不出轨,就算是我弟弟博爱那也是结婚前,我相信他结婚以后就老实了。”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芊默听他总踩他亲弟,想不到关键时刻他还挺维护弟弟的。

    “我就是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他要是结婚后也这样,我妈估计会命令我爸给他先阉割再活埋——重点难道不是叔叔被冤枉?”

    芊默点头,dei鸭,老爸是被冤枉了,那又怎样?

    “我爸马上就要结婚了,已婚男人天天这么应酬可不行,每天跟狐朋狗友混在一起,上次我让他管这些人借钱一个跑的比一个快,本以为他会长记性,刚好了几天又混在一起了,不给他来点皮肉之痛,这次是冤枉的,下次就是真的了。”

    环境对人的影响极大,陈百川为人好面子这是硬伤,他倒不是那种对不起家庭的男人,可他身边都是孬货,回头刺激几句谁知道会搞多大的事儿出来。

    所以现在让妈借着机会大闹一场,长记性。

    于昶默听着楼下阵阵哀嚎,再看芊默,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仿佛被揍的不是她亲爸。

    小黑暗下决心。

    以后坚决不让她生气,不是怕她揍他,他这身体练得太结实,她要是跟穆绵绵打陈百川这种方式,很可能会把手打疼了。

    “陈百川!你混蛋!我要把你打出花!”

    穆绵绵的狮子吼穿透了房门,清晰地传到俩人耳朵里。

    “差不多得了,别真打坏了。”同为男人,小黑十分同情陈百川。

    芊默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带着小黑下楼,楼下的战局已经发生了改变。

    穆绵绵坐在沙发上抹眼泪,犹如苦情戏穿越过来的女主。

    仿佛刚刚俩人在楼上听到的都是幻觉。

    陈百川站在地上,酒已经彻底清醒了,眼角的余光看到女儿领着男友过来,赶紧提一口气训斥穆绵绵。

    “不像话!你这老娘们,就是不像话!”

    如果不是脸上还带着抓痕,芊默差点就信了。

    嗯,所以,这就是个惧内男人在子女面前的挽尊。

    穆绵绵只顾着嘤嘤嘤,陈百川想赶紧把这一幕圆过去。

    “我这喝完了头疼,我先回屋躺会。”

    “你敢!”穿越而来的苦情戏女主黑化了。

    陈百川...还真不敢。

    虽然他努力用眼波暗示穆绵绵,请她在给他在孩子们面前留点面子,但已经黑化的苦情小媳妇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当着孩子面,你说清楚,你在外面都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穆绵绵咆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