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58章有伤才会痛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夏浮梦的童年是孤独的。↓菠『萝『小↓说

    好不容易有一个关心她的大姐姐出现了,那是她的家庭教师,给她生日礼物,带着她去逛夜市,结果呢?

    父亲毁了她!

    夏浮梦永远也忘不掉,那个雷雨交加的夜里,她的父亲是怎样对被迷晕的大姐姐做出那种混蛋事,那个下了药的果汁还是她端过去的,她根本不知道那里有安眠药!

    事后,那个大姐姐自杀被抢救回来了,她的家人闹到家里,她的爸妈是怎么处理的?

    她那阔太太母亲为了怕影响家庭名誉,拿了一堆钱砸过去,不就是钱能解决的事儿吗——夏浮梦永远也忘不了母亲说这话时,有多么的冷血。

    芊默的抛砖引玉带出了这么一件案中案。

    有点始料未及,却又在情理当中。

    成年人总以为教育孩子就是嘴上说几句,你要做个好人啊,以后要报效祖国和谐友爱呢。

    但一个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父母的一言一行。

    言教比不过身教,可以说未成年人的行为就是父母的拓板,除了少数先天人格缺陷或是因为车祸等外力造成大脑损伤情感障碍的少年犯,大部分未成年人的三观都是父母无形中灌输的。

    比如见过父母暴行的孩子,更容易去以暴力去对待比自己更弱小的孩子。

    夏浮梦也是,见识到父母残暴行为,给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影响,终究有天,也模仿父亲下药的方式,去给父亲的小三下药。

    轮回,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是,我是下了毒,可那又怎样?你们有本事判我啊,不好意思,我还不满十四岁。你以为你画这些幼稚的玩意能耐我何?我不会受到一丝影响,我很快就会出去,我的家族会给我寻找最好的庇护,我会远走他乡,或许直接出国留学,在国外,我接受最精英的教育,成为一个顶尖的上流人士,而你们,全都是一群diao丝。”

    夏浮梦指着芊默身后的师兄还有小黑,一个个的说。

    “你,有房子吗?全款吗?依照你的工资,你得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有一套房子?还有你,知道顶级的豪车开起来是什么感受吗?还有你,呵呵,你最可笑。”

    夏浮梦的手指着小黑,“你跟她是情侣吧?你以为跟前跟后,她就会爱你吗?傻瓜,这世界所有的资源都是我们这些有钱人的,她这样的漂亮女人是什么?优质资源!懂吗?早晚,她也会投入我爸那种有钱人的怀抱,你们还真以为这世界有真爱了?”

    这一番话从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小孩嘴里说出来,格外的扎心,有个师兄攥着拳头,哎呦,好想揍她怎么破?

    小黑却是不为所动,甚至眼神带着轻蔑。

    根本不屑跟这种扭曲的小丫头辩驳。

    芊默回眸,把身后几个男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然后,她笑了。

    “你笑个屁?”

    “你看到没,这里面有人在乎有人轻蔑,知道为什么吗?小黑,你为什么鄙视她,来,说说。”

    “管中窥豹。”小黑四个字,一言以蔽之。

    芊默点头,“明白了吗?他笑你傻,用我们本市的方言说,你就是个彪子,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彪子。”

    “你敢说我傻!”夏浮梦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你就是傻啊,我告诉你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一个人只有身上有伤口,他有自卑的东西存在,他才会跟你一样一碰就疼,像这种健康的人——”芊默趁机回手,在小黑非常结实的胸肌上抓了下,艾玛,这手感。

    上瘾。

    “他不会在乎的。”

    “他凭什么不在乎!他不在乎就是不爱你!”

    “少女,你三观有问题。”芊默举手,制止小黑的愤怒,心里暗爽。

    说别的小黑都不在意,唯独说不爱她不行,他的弱点暴露了,什么是好女人?好女人就是自己男人露出弱点时,圆润地掩饰过去。

    “他出生在一个很好的家庭里,经济富裕,房产无数,双硕士学历,有着让所有同龄人都眼红的前程,你有的他一点不少,你没有的,他也全都有,所以他干嘛要生气?”

    芊默说完后,身后的“啦啦队”几个师兄忙做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刚刚谁在乎了,有人吗?

    dei,这里没有人在乎,大家都不生气,不、生、气!(好气哦,还要保持微笑呢)

    “我没有什么?”夏浮梦不服。

    “一个美好的家庭,这点我都羡慕他,小黑,你父母感情很好吧?家庭氛围怎样?你如实说就行。”

    芊默给小黑一个暗示的眼神,这也是她治疗的一个过程。

    小黑不喜欢在人前说太多关于他家庭的事儿,不过如果是芊默让做,那就必须如实。

    “好到让人觉得肉麻,我爸妈结婚很多年了,每天早起还要抱在一起啃,我爸加班我妈一定会等他回来才睡,每天都是欢声笑语,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全都很和睦。”

    “说点具体案例。”芊默就是故意刺激人。

    小黑真听话。“小时候经常一起顽皮,偶尔出去打群架,回来会被我爸罚站,不过我爸偏心,罚我和弟弟站着背正气歌,我姐也被罚,不过她是被罚坐着吃水果看着我们背正气歌。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个人生病,我爸爸和妈妈会每人半宿陪着我们。”

    小黑的这些话说出来后,芊默身后的拉拉团没啥太大的反应,大家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你们家里也这样吗?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童年回忆?”芊默问拉拉团。

    “跟于少差不太多吧,我爸妈管我挺严的,小时候我偷家里钱买糖,差点被我爸用皮带抽死。”一个师兄回忆。

    “我妈是个大迷糊,带着我去上辅导班,到了学校发现车里只有我的书包,我特么追车跑了一路啊!”另外一个师兄也想起来了。

    “我爸做酱肘子好吃,有时候考试考好了,做一个奖励,现在想想还流口水呢。”

    这些人七嘴八舌,刚刚还颐指气使居高临下的夏浮梦听的竟然红了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