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56章再会夏浮梦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床上睡的犹如死猪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颗巨大的地瓜,穆绵绵好想给他摔地上再踩几脚,好气哦!

    不行,明天一定要问他个清楚,这小娘们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背着她跟别的女人开房!

    可是事情没搞清楚,就把他判刑好像也不公平啊,世界上最悲哀的莫过于人还活着钱没了,家里还等着资金周转呢,所以这个存折...

    穆绵绵对着存折纠结半天,一咬牙,从存折边上的现金里抽出200块钱,她明天先花一笔小的,拿200块钱给芊默买点里面穿的小衣服啥的,默默也该换衣服了...

    哼,负心汉解释不清楚,她才花大的!这可不是她舍不得花哦,穆绵绵努力给自己找理由。﹥菠+萝+小﹥说

    芊默不知道小姨昨夜内心剧烈情绪波动,第二天一早小姨就揣着“巨款”报复社会去了。

    陈百川也不见了,不知道是去厂里还是去哪儿,家里就芊默和小黑俩人,芊默只当厂里有急事也没多想,跟小黑吃了早饭后就去了警局。

    警局那边早有人打过招呼,芊默递上自己的证件很快就见到夏浮梦了。

    这女孩在里面待了一天,宛若一点没受到影响,还带着她甜甜的笑,只是看清她真面目后再品味这抹笑,会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芊默后,夏浮梦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就平复下来。

    “姐姐,原来你是条子。”

    “不,我是准警务人员,还有,不要以为跟着电视剧学几句黑话就很酷了,我问你,条子是怎么来的你知道吗?”

    芊默拽开椅子坐在她对面,小黑跟警局的人留在外面。

    夏浮梦以为芊默来是做她的“心理辅导”的,早就想好了各种怼芊默的方法,没想到芊默不按招出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夏浮梦的思路被打断了。

    芊默轻笑,“因为你不知道。我来告诉你,这个带有明显贬义词的称呼,起源自港片,那边混黑道的被打过来问话,必须要回答yes sir(是的,先生),而粤语里,sir跟蛇的读音相似,蛇又是一长条,所以才会有条子这一说,小妹妹,你这些都不知道就出来混,太嫩。”

    夏浮梦从进来就没怕过,她熟读未成年人保护法,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会付出代价,有恃无恐的,甚至打从心眼里看不起这些穿制服的。

    有什么了不起?拿着微薄的工资做着累死人的危险活儿,努力工作一年赚的钱都不够她那个窝囊母亲买一个包的。

    正因为夏浮梦看不起这些人,所以昨天所有找她问话,谈心,企图打开这个冷酷得吓人的女孩内心密码的警员,无一例外地碰了壁。

    结果芊默一出马,有效击中她的内心。

    “我知道这些干嘛?当饭吃?当钱花?不”她反驳芊默。

    芊默耸肩,“起码不会被人嘲笑没文化真可怕,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连蝼蚁都不如,路边的乞丐都比你强,你就是这个世界最卑微的存在,当然我们还有更恰当的形容词来说你——社会渣滓。”

    外面观看的几个师兄看到她这么说,一方面觉得酣畅淋漓——昨天大家都被里面那个可怕的小姑娘嘲讽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职业操守,大家都很想揍她,太气人了。

    可另一方面又觉得芊默太敢说了。

    夏浮梦被激怒了,她坐直身子,脸上不再是漫不经心看不起一切的表情,满是震怒,芊默一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愤怒会弱化智商,这小丫头虽然够毒,却经验不足,若再过几年,她必然不会如此轻易咬钩,但芊默是不会给她继续成长的机会的,如果说这个女孩现在反s会思维已经是一颗毒瘤了,芊默就要做那把手术刀,切掉病灶。

    法律是很难制裁未成年人,但她可以以心理治疗师的身份干涉这孩子继续恶化下去。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你连我的伪装都看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有什么资格?好,我来告诉你我有什么资格,夏浮梦,我是一个读心人,你不是自诩玩弄一切人的智商吗,那你敢不敢听听我对你内心的剖析?”

    “ha,你是哪里来的狗屁专家?那套马后炮忽悠人的东西你以为我会怕吗?”

    芊默不慌不忙,打了个响指,她的助理推门进来,递上纸和笔——是的,助理就是于昶默。

    “来,我把你的成长经历画给你看。”芊默的琴棋书画都有了用武之地,忽悠的十分到位。

    她来之前想过如何攻破这孩子的心理防线,诚然这是个冷漠无情缺乏廉耻和责任心的未成年人,但毕竟还没长大,想要跟孩子沟通,只讲大道理根本听不进去。

    现在信息发达,所有的孩子都早熟,有万能的网路,有些道理鸡汤这些孩子讲的比大人还要溜,所以芊默想了这么个与时俱进的方式。

    利用的就是小孩的好奇心,未成年人的好奇心是双刃剑,用错地方就会导致犯错,用好了一样能刮骨疗毒。

    果然夏浮梦被芊默吸引过去,脸上虽然还带着不屑,可是一双眼已经盯着芊默的纸和笔,想看她画什么。

    助理小黑送了纸笔后,正大光明地赖着不走了,无视外面的师兄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喂,里面画啥呢,人家也想看啊。

    几个师兄对视一眼,“现在是问询时间吗?涉及到回避原则吗?”

    “编外的于少都进去了。”

    所以...哥几个相互一合计,编外人士都舔着脸自称助理混进去了,他们干嘛还要站在外面眼馋?

    走走走,都进都进啊。

    芊默淡定地画着她的卡通画,嘴里还念叨着,“感谢我父亲自幼给我送去学的这些琴棋书画我全会,小黑啊,我是不是很有才?”

    “是的。”助理实诚道。

    芊默画了个卡通娃娃,她的画风有点像简易的日漫,画出来的人都很漂亮,一个好看的小姑娘坐在钢琴边上,边上是各种特长,有国际象棋,有孔雀舞。

    这些都是她昨晚在橱柜里看到的奖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