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53章原生家庭的影响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夏浮梦。v菠n萝n小v说

    很好听的名字,这一柜子的奖牌都彰显着那孩子的优秀。

    有钢琴奖杯,跳舞奖杯,还有奥数比赛的奖牌,可以说是一个多才多艺十项全能的孩子。

    芊默看着这一柜子的荣耀,眼里却是带着悲悯的光芒。

    那孩子的聪慧没有用到正地方。

    客厅里没有人,从楼上隐约传来争执声,看来这家人都在楼上讨论事。

    在这个无处不奢华的房间里,芊默对着一柜子各种奖状奖杯,仿佛看到了那个叫夏浮梦的女孩每天独自穿梭在这个冰冷的家里。

    没有人关心她,也没有人在乎她。

    拿很多的奖杯,也换不回父母的一个陪伴。

    芊默看着那架价值不菲的三角琴,恍惚间仿佛回到小时候,她独自坐在琴凳上的画面。

    陈百川祖上就是普通的渔民,从没有出什么文化人,当他刚有点钱时,马上就给芊默送去学特长。

    画画、舞蹈、钢琴、下棋...只要能报的都给她整上。

    所以芊默这个十项全能的女神,多才多艺能文能舞,全都离不开那一时期父亲砸下去的辅导班钱。

    芊默有一次重生经验,所以她现在很理解父亲当时的做法,可是年少时她是恨父亲的。

    每天都被这些东西占据了全部生活。

    还记得她拿着考级证书兴奋地找父亲,想要他陪自己玩一天的时候,父亲把她推开转身就去谈生意了,那时候芊默的心里是仇恨的。

    第一次感受到了仇恨的滋味。

    不是恨她父亲推她,是恨自己那么多的努力得不到回报。

    童年时受到的伤害会影响孩子一生的性格,从那以后芊默就越来越叛逆,到了后期才会跟她父亲针锋相对。

    若不是在牢里待了那么多看透了,她现在也不会理解父亲。

    看到这孩子的一柜子奖状和孤独的琴凳,芊默内心的弦被触动了,当芊默打开琴盖看到里面某个不起眼角落时,突然明白夏浮梦的偏激是怎么来的了。

    小黑看她一直盯着柜子和钢琴看,也不敢打扰她,静静地守在一边。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跟弟弟俩陪着母亲查案。

    他母亲工作很忙,又丢不下他和弟弟,出差时都会带在身边,所以芊默此时认真专注的眼神小黑并不陌生。

    他母亲也有这样的职场女性特有的专注,只是不同的是,他母亲的专注里不会带着跟她一样的感伤,父母从年轻时一路相伴,母亲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也活得天真烂漫纯粹专注,而芊默很成熟,成熟的让他心疼。

    小黑觉得自己可以把她朝着母亲方向去照顾,让她的世界单纯宁静,做喜欢的事,不要有沉重的包袱。

    芊默看得差不多了,回神对着小黑比了比楼上,俩人轻手轻脚地上了楼。

    楼上的房间里传来了争执声,还有女人的哭声。

    因为太过热闹,以至于家里来了不速之客都没人发现。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都怪你媳妇不会教育孩子!”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吼道。

    “呜呜呜...”女人的哭声,应该就是那个企图把孩子顶罪不成的母亲。

    “没用的东西,扫把星!”老年女人骂了句人体器官,应该是对着孩子母亲说的。

    芊默猜这俩人应该是爷爷奶奶。

    只有婆家才不会把儿媳妇当外人,出了事儿不分青红皂白先骂儿媳妇。

    那奶奶骂完孩子娘又换了一种声音。

    “梦梦以后可怎么办呦,那些人说没说什么时候给梦梦放回来?我的乖孙女啊,她在警局里有没有被欺负?你们找人关照她了吗?”

    “给局长打个电话,要是敢让梦梦在里面受了委屈,我跟他没完!”爷爷霸道地说。

    “爸,妈,现在的情况比较严重,梦梦涉嫌投毒,那医院还躺着一个呢...”男人的声音有些虚弱,这是油腻男。

    “你还有脸说!如果不是你在外面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梦梦至于今天这么倒霉吗?就那种不干净的女人玩玩就算了,男人逢场作戏无所谓,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害了我可怜的孙女...”老太太说着说着哭了。

    “妈您别哭,这事儿梦梦也有错,本来就是她——”

    “她什么?!她不就是毒了一个不值钱的穷鬼贱女人?不就是钱的事儿吗?去问那个穷鬼女人的家人,到底要多少钱,我们拿钱!梦梦从小跟我们在一起,你一天天不在家,都是我和你爸带大的她,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死给你看!”

    老太太情绪激动,屋里乱成一团。

    芊默和小黑站在楼道里听得一清二楚,满脸写着冷漠。

    这就是人性。

    这就是黑暗。

    没有人关心医院里躺着的那个女人,虽然那女人有这般下场也算是咎由自取,可无论她做了什么,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生命不应该有贵贱之分,可在这家人的眼里,早就把人明码标价了。

    这一屋子人都在担心那个投毒小女孩的未来会不会受影响,没人在乎医院里的女人是否会死。

    人命如草芥,芊默甚至听到这些人内心的哭喊。

    那女人不过是一条不值钱的贱命,我们的小公主可是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哦,关一晚上好委屈的。

    “妈,您别紧张,我打听过了,梦梦还不满十四,不会判刑的,很快就能放回来,只是她学校那边怕是没法回去了。”男人安抚着他失控的母亲。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联系国外的学校啊!找最好的学校给梦梦送进去!还有你这个丧门星,跟着一起过去!如果再看不好孩子,你就等着当下堂妻吧!”老太太对着这家里最没地位的儿媳怒道。

    “妈,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儿媳妇哭着求饶。

    芊默闭眼,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进去了,那孩子的情况她已经掌握了。

    对小黑做了个撤退的手势。

    出门时,那条肉嘟嘟的哈士奇还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们,很舍不得的样子。

    在这个没人情味的家里,这条狗竟然是最像人的一个,呵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