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28章讨好岳父从每时每刻做起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一听这声音便认出来了。卐菠の萝の小卐说

    这是...隔壁老王...家里的小王?

    王逍尧,学生会副会长,在学校见过一两次,基本也没什么说话的机会。

    这会过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芊默下楼,就见父亲跟王逍尧坐在沙发上,看起来相谈甚欢。

    看来上次她提议成立海参联盟的事儿成了,否则按着两家多年的恩怨,老爸不可能这么和颜悦色。

    “小王啊,上次多亏你家里出手,我家这个参圈才得以平稳渡过,不过呢,你还是得回去告诉你爸,他养得这个参啊,品质跟我还是有距离的,勉为其难地应付交差。”

    陈百川话说不了两句便露馅,隔壁老王那该踩还是要踩的。

    也亏得王逍尧人品厚重不跟他计较,面带微笑地...看着楼梯上的芊默。

    “师兄。”芊默主动打招呼。

    王逍尧站起来,“师妹,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陈百川倒茶地动作停在半空,犀利地看向隔壁小王,王逍尧一脸温厚。

    “学校有些事,想跟你交流一下。”

    陈百川这才放心,继续倒水。

    “谈工作好啊,就在这谈吧,我也刚好听听,看看你们这个警务化管理跟我们当年读初中有啥不一样。”

    这是摆明了要当电灯泡了,任何雄性生物靠近女儿,他都不放心。

    芊默笑意盎然,“刚好,你可以尝尝我小姨的手艺,她烤了点心,可以当下午茶。”

    是亲父女俩无误了,王逍尧心里好笑,她跟他父亲还真是一条心,是怕他有什么不良企图吗?

    隔壁老王的前科太多,觊觎陈百川的胖媳妇多年,以至于陈百川看隔壁小王也是警惕十足的。

    王逍尧坐下,跟芊默说起学校的事儿来,也没说别的,无非就是叮嘱她,教她的教官都是什么脾气,在学校应该注意什么,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话,没有流露出什么可疑企图。

    陈百川这才放心,刚好养殖场又打电话过来说有事儿,陈百川便出了门。

    出门前还把自己胖媳妇拽过来,趴在耳边小声叮嘱。

    “别让内小子约咱家默默单独出去,知道吗?”

    穆绵绵点头如捣蒜,嗯嗯,晓得!

    早些年姐夫讲的隔壁老王私会俏媳妇的段子,已经深入人心,以至于隔壁小王的印象都受了影响,王逍尧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爹坑在了起跑线上。

    陈百川走了以后,王逍尧又随便扯了几句,这才把话题切入重点。

    “师妹,你跟沙会长是怎么认识的?”

    芊默吹吹茶叶,“说来也是缘分了,副会长问这个干嘛?”

    想从她嘴里套话,几乎是门儿都没有,窗户都别想!

    芊默心里明镜似得,王逍尧之前说的那些都是迷惑,只有这一句才是重点。

    “沙会长对师妹也是很关心,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你,我知道有家新开的奶茶店不错,下午我们一起——你在打电话给谁?”

    王逍尧看芊默打电话,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电话通了,沙沐雨的声音从免提里清晰传来。

    “奶茶店挺好啊,约啊!我陪你去!”

    臭不要脸的王逍尧!沙沐雨咬碎银牙,他才稍微放松一下,这货就跑去勾搭他二嫂?!

    有他在,誓死守护二嫂!

    王逍尧的脸色很难看了,“算了,我怕奶茶里的植脂末会堵塞你本就不宽的大脑,再见。”

    芊默挂断电话,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师兄你看,沙会长好像并没有领你的情。”

    王逍尧看着对面的女人,又恨又痒。

    从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女人,她是真不明白自己的暗示还是装不明白?沙沐雨不过就是他拿出来的挡箭牌,她竟然当着他面就打电话给沙沐雨,如此不解风情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下午还要温习功课,不能陪师兄了,师兄自便。”芊默优雅起身。

    王逍尧叫住她,“师妹,你总得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吧?”

    他以为,他的竞争对手是沙沐雨。

    如此明显的暗示,他不信依陈芊默的聪慧会听不懂。

    芊默转身,还是笑呵呵地回道,“你和沙沐雨不是一直在竞争吗?”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不得罪人又不表明态度,几乎是每一个女强人都必备的技能。

    “我不会输给他的。”王逍尧站起身说了句告辞,飘然离去。

    小姨端着水果过来,推推芊默。

    “你干嘛不直接告诉他,于昶默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

    芊默眨眨眼,“我脑袋进水才那么说,小姨啊,你还是得跟我学下,做人有时候不能太直白。”

    跑到副会长跟前说,哎呀,人家男友好棒棒好友秀哦,你们都是大土豆——这不等着被人穿小鞋吗?

    学校是不允许恋爱的,她和小黑即将挑明的关系那也是地下秘密发展的,她只想偷偷享受她的绝世好男人。

    让沙沐雨跟王逍尧俩人斗去吧,牺牲小沙去分散王逍尧的注意,这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过芊默私以为,就算没有她的事儿,那俩人的斗争也是由来已久。

    小姨看着芊默上楼的背影,小声嘀咕。

    “这于昶默哪儿去了,别的小伙子可都追到家里来了,他要是再不主动点,我家芊默这么优秀可就要被别的男孩追走了。”

    小姨嘴里念叨的于昶默,此时也是鸟悄地忙活着。

    工人说养殖池里出现了水草,虽然目前不多,但是这玩意一旦扩散对养殖户就是灭顶之灾。

    陈百川匆忙赶往养殖场,刚到门口见一辆拉风的大越野停在那。

    “这谁的车?”陈百川问工人,工人指指里面。

    “您女儿朋友的,他现在人在里面。”

    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兵痞的车吗?

    想到于昶默,几乎条件反射地想起那口感超赞的富春山居烟,上次给他拿的烟甚得他心——不是,烟好也不代表人好,他是绝对不会同意把女儿交给这些臭小子的。

    陈百川带着没事儿也要挑毛病的找茬之心进了厂,他决定一会看到于昶默就撵走,干啥玩意这么嚣张,都追到厂子来了?

    不过很快,陈百川就打脸了,于昶默这小伙...撵不走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