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22章时隔一个月秋后算账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二嫂我招了,是我给你写的学生代表发言交上去的...小的这么做,实在是因二嫂风姿绰约仪态万千母仪天下,不留下影像回忆实在可惜。∧菠n萝n小∧说”

    沙沐雨其实是有私心的。

    内天会长大人站在马上就要举行开学阅警仪式的大操场上,摸着下巴在那琢磨好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无论二哥站在哪个角落里鸟悄看嫂子,他都看不清楚。

    芊默要走方队,于昶默不来——这种事儿打死小沙他也不信,二哥为人低调,来了肯定也不会惊动校方,只能是躲在某处,那身为人家小弟的,看到大哥为情所困,一点表示没有,对得起小时候于昶默兄弟俩带着他横扫大院无敌手的熊王之恩吗?

    于是沙沐雨同学把各个角度看一遍,最后对着正中的讲台一阵狂笑。

    嘿嘿,没有任何一个位置比得上这里,二嫂往台上一站,还怕二哥看不到?

    新生代表发言,那必须是二嫂的啊!

    于是小沙同学屁颠屁颠地翻新生交上来的发言稿,眼睛都看成斗鸡眼了,也没发现他二嫂的芳名。

    看来二嫂是想深藏功与名了,但这难不倒沙沐雨同学!

    这个学生会长他是被隔壁老王陷害当的,本来小沙同学也不想当这个破会长占用自己那么多的时间,他也只想做一个仰望天空斜上方四十五度明媚忧伤的文艺小青年,奈何隔壁老王又阴险又腹黑,他不乐意做的破会长,硬是陷害自己来当。

    小沙同学一度很忧郁,直到他琢磨出让芊默当新生代表的那一刻,小沙同学醍醐灌顶,终于明白自己这个破会长存在的意义:有条件要帮二哥追老婆,没条件,那创造条件呗!

    于是沙沐雨同学袖子一撸,抄起信纸咔咔咔地一写,落款陈芊默!

    写完了还煞有其事地拿起来看看,假装不知道这是谁写的,拿起来夸赞,哎呀,这个演讲稿写的真好,我看新生代表就交给陈芊默吧。

    ...

    回忆部分结束,现实是残酷的,沙沐雨搞事情的时候,他自以为天衣无缝死无对证的,哪曾想过二嫂战斗力如此惊人,一秒就猜到是他,还一路杀过来兴师问罪!

    沙沐雨自认粉身碎骨浑不怕,一身肌肉很耐打,谁想到二嫂人家不动手,人家...软刀子捅人不见血吹枕头风啊。

    “二嫂,事儿的确是我做的,你要杀要剐随便,只要你不跟我二哥吹枕头风,我随便你怎么处置都行。”沙沐雨露出一个上刀山下火海的表情。

    “随便我怎么处置是吗?”芊默一拽椅子,稳稳地坐在了原本属于会长的宝座上。

    沙沐雨垂手立正,一副马仔的狗腿表情。

    “是,二嫂您要不要来学生会锻炼下,不,您来学生会指导工作?要不,我这会长的位置让给您?”

    芊默冷笑,“我吃饱了撑的要这种破活占用自己时间?”

    沙沐雨抓紧衣襟,一脸娇羞,“如果您觊觎小的青春的身子,那小的是万万不能从的,要不您去强我二哥,他一定会乐得劈开腿随便你霍霍。我二哥真是好身材啊,我们一起洗澡时——”

    “哦,一起洗过澡?”芊默的眼微微眯,声音还是淡淡地。

    但小沙骤然觉得屋里凉了好几度,背后蹭蹭冒凉风。

    他吞吞口水,艰难道。

    “小,小时候的事儿。”

    芊默呵呵,实力嘲讽脸。

    小黑的身材多好尺寸多少,用得着这些“外人”告诉自己吗?

    沙沐雨无法控制奔腾的想象力,芊默女神此刻的反应他实在太熟悉了!

    每当他老妈单位举办舞会啊,茶话会啊,研讨会什么的,他爹在家就是凶残地拿着大剪刀对着家里的花花草草一通剪,一边剪一边念叨,外面辣么多野男人都盯着他漂亮媳妇看,好气哦。

    剪完了就钻厨房,鼓捣一堆好吃的等老妈回来吃。

    于是,沙沐雨的母上大人就被居心叵测的老伴儿在结婚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喂胖了快三十斤,彻底从美少女变成身材富态的贵妇,就这老爹还不放心呢。

    沙沐雨为什么会联想到家中的老爹老妈呢?

    因为芊默刚刚呵呵那两声,特别像他老爸拿着剪子对院子里的花草下手的表情。

    为了防止自己有跟花草一样被二嫂剪掉地悲惨命运,沙沐雨小心翼翼地提醒。

    “内个,二嫂啊...我是纯爷们。”所以,您刚刚那疑似吃醋的表情能不能收回去啊,吓银!

    “嗯,我知道,所以?”芊默手指敲敲桌子,沙沐雨都要哭了。

    这种说话不表露心思模棱两可虐死人的技能,难道不是他爹他娘那个年龄才有的?大家都是年轻人能不能坦诚点,别玩心理战折磨人行不!

    “想让我原谅你可以,你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芊默想找沙沐雨,已经很久了。

    有多久呢?

    从上次在q市酒吧,沙沐雨曾不小心说走嘴,小黑喜欢她很多年开始,芊默就上了心。

    虽然默女神习惯不动声色,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但这些细节人家学微表情的能忘?!

    所以,这是一个月后的秋后算账,沙沐雨压根把上次的事儿都忘了,芊默趁着这次被迫发言的机会,借题发挥搞事情。

    “二嫂你要问什么?只要不涉及到机密以及二哥的**,我都能说。”

    “别紧张,我就俩问题。第一,于昶默有没有跳级过?”

    这个问题好回答,沙沐雨不假思索如实道。

    “二哥是空军指挥学院毕业的双硕士,跳了两年级,原本还应继续跳,二哥的母亲我婶儿不同意了,说再跳就没童年,二哥和三哥勉为其难地不跳了。”

    人家都是勉为其难地跳,这家是勉为其难地不跳,高智商真可怕。

    芊默的关注点不在这上面,她问这个,只为解开前世小黑葱花饼之谜。

    他的年龄对不上,小黑有事儿瞒着自己。

    从前世瞒到现在,小黑的口风特别严,从他嘴里套不出东西,那么下手点很可能就是——

    芊默把视线对准沙沐雨。

    就是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