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14章月下一人影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轩辕绪这孩子实在是太野了,五岁起就跟着考古学教授的父母走南闯北,各种大墓都进过,学习所向披靡没遇到过对手,智商是高,可惜都没用到正地方。$菠卐萝卐小$说

    等俩教授发现自己儿子已经朝着越发不好管教的方向发展,俗称长ci时,已经太晚了,只能是给这小子忽悠到警校。

    希望找个地方好好管管。

    一开始考虑的是军校,但是听说军校比警校还要严格很多倍,犯大错弄不好就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一入学可就是有军籍了,警校入学还不是正式警务人员,犯大错也就是开除...

    想到这,老教授开心地对着病床上刚手术的老伴儿道喜。

    “太好了,咱家小兔崽子还没被开除啊,听他师兄内意思,虽然已经被归到顽劣份子行列了,但学校还给他机会改正重新做人...”

    不愧是教授,马上抓住重点了。

    躺床上刚脱离生命危险的教授睁开眼,眼底充满了泪花,跟老伴儿交换了眼色,两只手握在一起,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

    “感谢国家...感谢学校啊...”

    这小子可算有人管了!

    马景天挂了电话后,轩辕绪笑成一朵花。

    “师兄,我看您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躺赢全世界,真巧啊,我们在这遇到了。”

    马景天面无表情,“不,我被打成飞人了。”

    把轩辕绪按在地上上去就是一拳,“但我觉得,我就算被人打成飞人,削你小子还是没问题的——我让你小子有话不好好说,我让你装神弄鬼!”

    轩辕绪鼓捣机关什么的是个好手,但人家是智慧型人才,武力值不行,被揍得嗷嗷叫。

    “有没有人管管了~师兄打人了~”

    夜空里,哀嚎声惊起了停在树枝上的飞鸟,若是芊默有空,必然会笑看这出青春狂揍曲,然后老气横秋地感慨一句,等待这俩少年几十年后,回想起这段闹剧般的“捉鬼计”一定是好气又好笑,越想越是回味无穷。

    可惜此时的芊默没空琢磨这个,她默默看着身后出现的男人。

    大半夜的,身后突然杵一个人,正常人都会吓破胆,芊默为什么不害怕呢?

    因为这个人在出现前,刻意制造了些声响,让芊默有一个心理准备,确定芊默听到他的脚步声后,才轻轻唤了她的名字,甚是体贴。

    就怕吓到她,才会给她做足了心理准备,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芊默的防御系统并没有启动,整个人都是松懈的,所以在看到月下站着的那俊朗如星辰般耀眼的男人,她也没有感到害怕。

    只见月下站着一个高个男人,目测身高在180以上185以下,身穿迷彩服,脸上还画着迷彩,身后背着双肩包,黑夜让芊默没有办法第一时间看清楚他的脸,却怎么也不会认错他的眼神。

    对芊默而言,这双眼是她的举世无双,有海纳百川装下整个世界的霸气,却又渺小到只能容下她一个女人站在他广袤的世界里。

    这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命中注定。

    “小黑?”

    他做了个嘘的手势,芊默马上会意,低头看了眼正在教训熊孩子的马景天,算了下底下那俩人不会太早完事儿,这才跟着小黑一起走到树林深处。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掏出自己的手帕铺在树下,示意她坐下,又从背包里拿出他的水壶递给她。

    “你怎么会在这?”芊默看他的打扮,好像是正在执行什么任务似得。

    可是他的伤不是还没有好吗?

    “我们队里有新人演习,借用了这个山,我来担任主考官。”

    演习...芊默为轩辕大土豆点了个蜡。

    “你们来多久了?”

    “两天。”

    “所以...那小子一直在你们的监控范围内?”

    于昶默点头,dei鸭~

    所以,轩辕大土豆自以为躲过了学校的天罗地网,其实一直都在小黑等人的视线范围当中,芊默甚至能脑补出这些潜伏暗处的兵哥们,以看小弟弟的宠溺眼神看他上窜下跳。

    这孩子被揍一顿都不会有这么大心理阴影,这对一个(合法)挖墓家庭出来的娃打击是有多大,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有勇气走夜路了。

    但,这些都不是芊默和小黑要考虑的问题。

    “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为什么不好好休息呢?”芊默想看看他的伤恢复的怎样了,却见他把头转到一边,看着远处的山。

    她明白,他的恐惧症还没好呢,为了不妨碍他的任务,她控制住查看他伤口的冲动。

    天上彩云追月,地上小黑独憔。

    想了那么久盼了那么久,小雨给他通风报信说她要来,他的心都要飞到云端了,可她就在眼前时,千言万语又不知道该从那一句说起。

    该怎样才能不犯病又能表达心意,这是个难题。

    芊默也是差不多的感受。

    她想军训结束后,抽一天时间跟他把话说开了,既然她的体检报告没问题,那挡在俩人之间的难题就只剩下他的恐惧症,而她不在乎...

    她有信心治好他,也想迈出这历史的第一步。

    可本该词锋锐利的她,怎么在此刻有口难言呢?周围静悄悄一片,就连树上的鸟儿也停止了鸣啼,只有不远处偶尔回传来一两声哀嚎。

    芊默思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芊默的大脑打结了。

    她一生鲜少有短路的时候。

    就算是前世她拿着刀砍林渣男的时候,脑子也没乱,她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但此刻大脑短路了。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心意。

    正如陈萌和倩总给她的判断,优秀的女人都有一份骄傲,这份骄傲让她很难像普通女孩那样红着脸递出情书,对喜欢的人说一句我喜欢你。性格使然,不能勉强。

    于昶默虽然不能直视她,却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眼见姑娘坐在树下一言不发,他也紧张起来。

    他的出现是否太突兀了,这么晚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些轻浮?

    “你喝这个。”他推推她手里的水壶。

    芊默也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趁着这机会拧开水壶,喝了一口停住。

    这是他的壶,她这样直接喝,会不会是...

    间接接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