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06章陈半仙法力无边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陈萌确定此人对芊默无害之后,这才把话题转到正轨,把自己的计划讲给马景天听。﹢菠u萝u小﹢说

    马景天虽然听不懂这位看起来来路不小的女首长为何给自己下这样的命令,但隐约觉得不是坑陈芊默,这才接受了命令。

    “小伙子,看样子你很担心陈芊默,但据我所知,你之前对她意见很大?”陈萌说完正事儿后,看马景天的反应,顺口问道。

    “报告首长,我之前因为个人武断已经犯了一次错,欠下陈芊默一个道歉了,不能再错了。”

    陈萌满意地点头,“年轻人犯下的错,只要能改正,是可以得到原谅的。”

    边上的倩总低头,看着自己秀气的鞋尖。

    心说江湖传闻陈局是出了名的护短,今日一见,果然...

    名不虚传。

    倩总敢用毕生绝学保证,如果马景天不知悔改,陈局怕是要说——

    年轻人犯下的错上帝都会原谅,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你见上帝。

    啧啧。

    ...

    “啊!不行!我睡不着觉!”

    女生寝室里,麻油鲤鱼打挺坐起来。

    她的心思全都放在明天的任务上,失眠了。

    她喊这一嗓子,把其他没睡觉的三女生也给喊起来了。

    罗多多打着哈欠坐起来,“你睡不着别喊得大家都睡不着啊!”

    “姐几个知道我什么星座的吗?”麻油一边说,一边贼笑地掀开寝具,从靠床头的位置抽出一根床板。

    上铺下桌,床板是一根一根的棍子组成的,麻油把棍子放在手里掂了两下,罗多多抱着枕头靠在墙上,麻油想干神马!

    芊默眯着眼看过去,只见麻油掏啊掏,竟然从床板里掏出一个手机来!

    大家的手机早在军训前就交上去了,没想到麻油还留着这么一手!

    “嘿嘿...告诉大家,我是个天蝎座,我睚眦必报。”

    麻油嘿嘿地笑,一边笑一边拨号。

    路老大好奇,“大晚上不睡觉打给谁?”

    麻油做了个嘘的手势,芊默想了下,对着路老大默默地做了个口型。

    马景天。

    路老大挑眉,翻到麻油床铺上——俩人的床挨着,跟麻油钻到一个被窝里,顺手把电话按免提。

    路老大很好奇陈半仙这次能不能猜对。

    “你是谁?”马景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麻油快速挂断,然后叉腰狂笑。

    “我今晚出去跟同组的师姐问出了这小子的电话,我让他欺负咱家老幺,我让他欺负咱们寝室的女生,老娘今晚刚好失眠,我决定每隔五分钟就给他打一个骚扰电话,咩哈哈!”

    欺负...老幺?

    芊默嘴角抽了抽,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这小妮子的大脑是环状的吗?

    永远不要得罪天蝎座,嗯。

    “喂,你这么搞教官,你就不怕他来电显示追查你?”罗多多问。

    路老大则是看陈半仙,就见陈半仙吧眼一闭,被子蒙在头顶,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声音从被子里飘出来。

    “麻油的号码肯定是没实名制的,至于马景天...应该会傻不拉几的开机一晚上,且每次打,他每次都会接。”

    别问陈半仙怎么算出来的,毕竟,人家是半仙么。

    陈半仙法力无边,铁口直断,这次又让她说中了。

    麻油藏的还真是个不带号码显示的特殊卡,虽然麻油坚决不说她家里是做什么的,但从她这个藏东西的技术看,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能躲过学校这么多次地毯式搜查。

    她让芊默等人见识到个天蝎座睚眦必报的性格,每次都是接通后就挂断,马景天半宿没睡,麻油也没睡,小妮子对此事颇为得意,叉腰狂笑了很久。

    芊默对这俩人的斗法深表无语。

    麻油自己不睡觉,一遍遍幼稚报复,马景天也真是倔,一根筋走到底,麻油敢打他就敢接,每一句开头都是,你是谁...

    前世她出海坐快艇跟小黑钓带鱼玩,只要钓上一根带鱼就能串出一大堆来,以为这玩意都是一个咬一个死活不撒口,那时芊默就觉得很神奇,竟然会有如此一根筋的生物。

    嗯,现在看到人类版的了,还是俩,公母都有,啧啧。

    转过天,芊默这个寝室的人因为昨晚执行秘密任务,可以留在寝室多睡会。

    芊默准点起床,她要找马景天,尽管马景天自己没有透露他的寝室楼,但是芊默早就摸清了他的底细,知道他所在的系,从麻油那拿到他的手机号,甚至连他什么时候有时间都知道。

    现在,手机就握在芊默手里,换上她自己的电话卡,按下了快速回拨键。

    电话通了,马景天恹恹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

    真是个执着的人,接电话的方式跟昨晚一模一样。

    “教官,我是陈芊默。”芊默的声音干净透彻,像是冬日推开门扑鼻而来干澈的清流。

    马景天被她的声音刺激地一激灵,“额,师妹,我这个...”

    “图书馆门口见,你不来也可以的。”她这句话说得是云淡风轻。

    上次跟芊默过招叠被子时,她也是用同样的口吻说出很刚的“不吝赐教”这四个字,以及俩人一起出任务,她跟会读心术似得把自己的底细都套出来,也是差不多这个语气。

    强大的求生欲让马景天不敢拒绝,五分钟后,学校的图书馆门口,芊默跟马景天面对面地站着。

    “我想师兄肯定不希望在我们‘友好会谈’时,被校方的纪律监察组问询吧?”

    警校一大特色,在校期间不许恋爱,严格到什么程度呢?

    一男一女并排走在一起,随时都会被叫住问这是什么关系,标准答案是,这是我三叔家的堂兄(妹)。

    马景天擦擦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许是心里有愧,总觉得眼前站着的不是师妹而是领导,他当初脑袋是进了多少水,才会挑衅这样的女生?

    甭管马景天心里有多希望能够绕着芊默走,此刻还是言听计从,带着芊默绕进了图书馆,东拐西拐地进了一间,推开门里面竟然没人。

    芊默觉得有点反常,特意问了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