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93章他听到什么了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前世跟人比叠被子就输了一次,输的那人正是于昶默。∥菠x萝x小∥说

    小黑毕竟当了一辈子兵,芊默跟他比手速还差点,但前世的小黑也说过,芊默这一手就算是拿到部队里,跟那些当兵很多年的老兵比,也是有一拼之力的。

    所以当教官等人过来查房时,看到这整齐的内务时,眼睛都要凸出来了。

    “你们谁帮她叠的?”教官指着芊默的床铺问。

    “报告,没有人!”路老大回道。

    教官走过去看了看,他在警校读书也三年了,扪心自问,也叠不出比这个还好的。

    “在我们这,最忌讳说谎话,陈芊默今天刚到,她哪来的时间叠被子——陈芊默你来说,这个是不是别人帮你叠好的?”

    “我自己叠的。”芊默不卑不亢的态度再次激怒了教官。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好,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全体都有!以2人为一组,带着寝具操场跑步走!”

    教官的口令让屋里的几个女生们面有菜色。

    这是要给她们加餐啊。

    教官走到芊默面前,仗着比芊默高,低头看着她皮笑肉不笑。

    “如果你在规定时间内叠不完,我要你跑到腿断!我们学校不收说谎的孬种!”

    说罢转身要出去,却听芊默在他身后悠悠来了句。

    “报告教官,如果我做到了呢?”

    “做到?呵呵,那是你应该的本分,还需要说什么吗?执行命令,你,陈芊默,拿起被子去操场!”

    教官转身。

    如果换做其他新生,怕是早就炸了。

    芊默这种九零后一家只有一个孩子,独生子女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种气。

    如果芊默这时敢顶撞教官,那么她的大学生涯怕是从军训开始都要背个处分了。

    冲动的麻油听到这些类似欺负人的话已经火往上撞,她就站在芊默边上,听到教官这么说,脚步不自觉地向前迈了一步,手握成拳,额头青筋都出来了,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就觉得左右胳膊分别被两股力量拽住。

    左边是路老大,右边是芊默。

    路老大冲她摇摇头,服从命令是新生们首先要做到的。

    “报告教官!”罗多多开口了。

    教官的注意力被转移了,路老大趁机拽着麻油,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冷静,你现在发脾气全体都要跟着倒霉,你帮不上她的。”

    “讲!”

    “教官,如果您对陈芊默的内务有所怀疑,单独特训她一个人就好,没必要让我们全寝都跟着一起——”

    “你是教官我是教官?执行命令!”

    教官说完,领着他边上的几个人走了。

    这种憋屈的经历几个小女生哪里见过,只觉得教官跟魔鬼似得,不近人情,往死里找事儿。

    麻油对着他的背影做鬼脸,小声嘀咕。

    “什么玩意啊?他不就是个学生吗?比我们大两届就这么牛气?别说他毕业还不一定去哪儿工作,要熬多少年才能升职,就说我姑父还是部队的军官呢,也没有跟他这样嘚瑟啊!拿着鸡毛当令箭!”

    芊默拍拍她的肩膀,“谢谢你的打抱不平,但是我们所在的地方不允许顶撞长官,以后请你不要这样做了。”

    在这种地方,永远不要问为什么,只有服从命令。

    麻油还是个年轻的孩子,暂时还没有融入学校的氛围里,芊默和路老大的世故和远见她暂时还没有,全凭一腔热血吐槽。

    “他最好祈祷以后别落在老娘手里,捏爆他!”说完还做了个抓的动作。

    路老大怼怼她的一马平川,“捏什么玩意啊,二两都没有也不怕手感不好。”

    还是个宝宝的麻油只是嘴上狠,但是这些“内涵”她还不懂,黑白分明的大眼疑惑地看路老大,什么二两?

    “好了,快点走吧,晚了牢头又该叨叨了。”芊默这种有阅历的女人当然明白路老大的颜色段子。

    几个女生抱着被子往外快步走,罗多多走在最后面,越想越憋屈,这一切都是陈芊默引起的,她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跟着遭殃?

    “哎,你们要不拦着我,老娘刚就找他理论了。”麻油这会也想明白了,她的确是不能冲动。

    “军训还有二十天,熬过去就好了。”芊默安慰道。

    “哎,麻油好心,某些人不仅不感谢,还在那装人生导师,也不看看这一切都是谁引起来的。”罗多多酸溜溜道。

    “少说两句,有力气一会出去叠被子。”路老大不冷不热道,还不忘看看芊默的反应。

    不是愤怒,也不是麻木,也不是恐惧,是一种路老大也看不懂的情绪,她突然明白一件事。

    芊默不怒不悲不是因为麻木,而是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该做的事儿,虽然职业警察或是职业军人也都有这份素质,但那都是经过训练之后才有的。

    这份冷静说来容易,但出现在一个不到二十且没受过训练的年轻人身上,这就难得可贵了。

    教官等人出去,他身边另外一个教官迟疑道。

    “对待新生...差不多就得了吧?”

    也知道三中队有个学员因为家中有事儿请假几天,应该给一些时间适应,严格要求是应该的,但总觉得这么做有点过了。

    “什么叫差不多?我们是那种差不多的学校吗?她敢请假,就要做好这种心理准备,这点考验就受不了?那距离我们这不远的空特训练你们又不是没见过,跟人家比,我们既不要求她跳伞,又不要求她踹沙包,武装越野,只是叠个被子就叫苦连天?她也配得上这身校服?!”

    听到人家主教官这么说,其他几个队的教官也不好说什么,心里替新任校花点蜡,更有人在心里揣测,新校花怕不是得罪了老马?

    “磨蹭什么,快点!”教官对着芊默等人喊。

    这一幕,落在了便装而来的男人眼里。

    于昶默的身份想进来很容易,打个招呼借着办公联合训练为噱头就混进来了,原本只想偷偷看一眼她军训的样子,谁知刚到操场,驴叫声不绝于耳。

    “陈芊默你是属蜗牛的?老太太爬都比你快!”

    于昶默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听到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