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79章只有天知道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你还狡辩!不是你是谁!”赵1气势大涨,指着地上的赵3嫉恶如仇道。菠∑萝∑小说

    陈百川和穆绵绵也是非常痛心。

    看人走眼,用人不当,招了这么个危险的份子留在养殖场里,还给厂里带来了灭顶之灾!

    “不是他,自然是你了。”芊默淡淡道。

    赵1还没反应过来,跟着点头,“对,不是他就是我——我?!”

    脸上表情瞬间变了,芊默点头。

    “他偷我家海参,我会对他做出开除处理,本月工资全扣当做海参补偿款,但是你...怕是没那么容易抽身了,恕我提醒你,你涉案金额已经很大了,我们会起诉你,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赔偿,你家里的房子怕是保不住了,你那正在透析的妻子,怕是...”

    芊默摇摇头。

    赵1看芊默简直跟见鬼一般,这个丫头,她,她怎么会?!

    陈百川和穆绵绵对视一眼,简直不敢相信听到了什么。

    怎么会是赵1?

    此人虽然因为陈百川最近没借钱给他在背地里说了不少陈百川的坏话,但这么多年跟陈百川也算是风雨同舟,养殖场创业的时候就跟着陈百川干。

    苦也一起走过,累也一起扛过。

    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元老级的人物,竟然会出卖养殖场。

    陈百川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坦白说,当他听女儿说凶手就是此人时,受到的打击是成倍的。

    他宁愿相信赵2和赵3是凶手,他也不愿意接受一个跟着他这么多年的人会出卖他,这意味着他做人是多么地失败。

    “默默,你有什么依据吗?”穆绵绵怕冤枉人,毕竟赵1家里还有绝症患者,他本人又是跟着陈百川很多年了。

    赵1也据理力争,指着芊默不客气道。“你有什么证据,没证据就不要血口喷人,我们才进来多久,你就能说出谁是凶手?你比电视里的神探还邪乎?”

    芊默不客气地点点头,“不好意思,我真的比神探还邪乎。”

    那些影视剧里关于她专业方面的东西,大多都是瞎写的,带着强烈夸张色彩,包括国内现在能把这招用到她这个水平的,也不会超过10个人。

    但她就是有这般的底气,不会冤枉一个无辜的人,也不会放过一个有错的人。

    芊默让小姨把赵3领出去,现在屋子里就她和父亲,以及赵1。

    赵1现在整个人都处在狂躁的边缘,陈百川注意力高度集中,甚至瞥向沙发下的小片刀...

    这家伙要是敢恼羞成怒欺负女儿,他就敢动手砍...

    芊默不疾不徐地与赵1四眼相对,仅一个回合,赵1就被芊默的气场击得溃不成军。

    陈百川担心的事儿,根本不会发生。

    赵1不敢说话了,不过心里却是笃定主意,他打死也不承认,大小姐总不能配她直觉判断就定他的罪吧。

    “你在想,我没有证据是吗?”

    赵1惊诧地眼神再次印证了她猜对了。

    “我先告诉你,为什么我能猜到是你。当我父亲说你们三个中有人犯事儿时,你眉毛和眼睛都张开了,这就是惊恐的反应,而当我说出是养殖场出事后,刚出去的那个瘾君子,他的反应是松一口气,他用手松了松领子,说明他不怕这件事,而你的反应则是...”

    芊默模仿赵1,做了一个手插兜的动作,脚也朝着门的方向微不可查地动了下。

    陈百川都快看成斗鸡眼了,也没感觉到有啥不一样的。

    普通人想要从这些细小动作里判断出隐藏的潜意识,非常难。

    “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你想逃避。把身体的某一个部分藏起来,以及脚尖的方向不自觉地朝向门,说明你已经无法承受这一切,想迫不及待地离开。”

    芊默说话声音通常不会很大,有些清冷,却不尖锐,就是这样平静地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竟让赵1额头开始不断冒汗,他开始用手擦。

    “你说的这些,都不能做证据的,我们,我们是法制社会,我们讲究证据的。”

    打更的时候最经常看央视的法制台,看了不少案例,还能说几句呢。

    芊默点头。

    “对啊,微表情本来就不能当成证据,不能在破案的时候当成有效的罪证,这点国际通用啊。”

    赵1的脸色稍微舒缓,但却见芊默浅浅一笑。

    “虽然不能当成证据,却可以当做锁定嫌疑人的一种方法,我现在锁定你了,接下来,只要验一下阀门上的指纹,以及看看终端监控设备上的指纹,不就真相大白了?”

    赵1浑身力气被抽空,整个人跟掉了魂似得,他觉得腰以下没有知觉了,这个女孩用她冷静的反应,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

    赵1无力地靠在墙上,双目发直,放空自己的一切,只为逃避现实。

    芊默缓步踱步过来,中途她老爸情绪激动,指着赵1的鼻子问。

    “老赵,我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要这么狠毒毁我家业!你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人,你怎么,你怎么...”

    芊默抬起手,背对着她父亲,目光却看着赵1。

    “虽然有一部分人,天生就有人格缺陷会做出犯罪的事,但大部分人走上这条路,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他自认为的‘不得已’,我想,他应该是遇到难事了。”

    这句话虽然还是不带温度,却把赵1的心烫碎了。

    赵1捂着脸哭了出来。

    “老板,我,我真是没办法啊...我老婆需要一笔钱,我儿子前天开车又撞了人,家里房子也卖了,钱还是不够,你家里最近事儿多,你也帮不到我,我实在是...”

    看着此人痛哭流涕,陈百川的心生怜悯,芊默却依然保持着她的波澜不惊,甚至说,她是麻木的。

    这种被抓住后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犯罪分子,她见了太多太多。

    实际上,在监狱里除了芊默这种极有个性,做了不后悔,头脑清醒始终知道自己做什么的,并不多。

    大部分都跟赵1似得,没被抓到时心存侥幸想要逃脱,被抓到后痛哭流涕各种后悔,但这个后悔到底是来自对受害者的良心不安,还是后悔自己没有谨慎一点被抓到,这只有天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