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72章好像哪儿不对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大姑就觉得头上传来一阵惊人的压迫力,吓得她连连后退。↑菠』萝』小↑说

    于昶默单手插兜,傲气凌人,随便拿眼一扫这群乌合之众,冷冷丢下一句。

    “3秒内,滚!”

    这一句带着魔力,那些人相互看了眼,感觉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不甘心就这么走,可躺在地上那俩哼哼唧唧的倒霉蛋实在是触目惊心...

    于昶默往前一步走,还在犹豫的几个男人从心,退后几步,吓得夺门而逃。

    剩下的几个老娘们,残存了一丝侥幸心理,感觉于昶默不敢打女人,还想争辩几句。

    “1、2、3——-”芊默在边上坏坏地计数,这些老妇女一看这是要玩真的,吓得也不敢逗留,怎么进来又怎么出去,只剩下大姑一个人。

    陈百川眼见着亲姐搞事情,心也寒了。

    “明天晚上之前,把车库倒出来,否则别怪我换钥匙。”

    “老五,你做人不能那么不讲良心,你现在有钱了,不能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大姑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动了。

    于昶默给她推出去了。

    这一招用得极为妥当,不动手打人,却也把人清理出去,门咣当一下关上,这已经是给芊默最大面子了,要不他直接上手了,感觉这些人脑子里都有水。

    既然是有水,那就得手动挤出去。

    陈百川被闹这么一通之后,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对芊默挥挥手道。

    “你安排下这个小于,我累了。”

    枉费他活这么大年纪,竟然不如女儿看得明白,养了一群白眼狼欺负他老婆孩子,现在看真是悔不当初。

    小姨怕他难受,赶紧跟着进去,还不忘对于昶默道谢。

    “改天到家来吃饭啊,今天的事儿要谢谢你呢。”

    “自己人,没事的。”小黑马上顺杆爬了。

    芊默送他到门口,本想开车送他回去,他却先一步把她推到门内,比起推大姑的力道要温柔许多。

    还是那个沉默的男人,却有千万面不同的样子,芊默想着他讨好父亲的狗腿,又想着他撵走闹事团的强硬,再看他沉默离去的背影,眼里多了一抹化不开的温柔与无奈。

    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只能压下跟他说的话,想着明天去找他说清楚,转身进了屋。

    卧室外,小姨端着醒酒汤站在门前,陈百川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了。

    看到芊默,小姨满脸担忧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来。”芊默顺手从小姨头上取了一个黑色u形卡,插锁里拧了两下,门轻松就打开了,小姨看得瞠目结舌的,默默什么时候还有这个技能了。

    芊默把汤接过来,小黑亲手做的汤小黑亲手教的开锁技能,生活无处不“黑”。

    陈百川正盘腿坐在床上生气,看到女儿竟然开锁进来了,眼都直了。

    芊默把他当成空气,走到柜子前,打开柜子,柜子里有一个小型保险箱,芊默就当着她爸的面,刷刷按密码。

    这也太嚣张了!陈百川觉得更嚣张的是,保险箱竟然开了?

    “你怎么知道密码的?”

    “依照你的智商,不是生日就是门牌号或是手机号,这个不需要猜的。”芊默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抽出户口本。

    芊默把户口本扔到陈百川面前。

    扔的时候页数翻了起来,停在第二页,穆菲菲还在上面,看到就别扭。

    “明天一早,拿着这个,去找咱们街道派出所去办理失踪人口证明,然后拿着相关证明去法院起诉失踪人口离婚,毕竟她已经离开家十多年了,赶紧把这个人从我们家户口本上挪走,懂?”

    陈百川的大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最快的速度不要耽误,这种失踪人口离婚的案子需要有一段时间的公告期,这期间一定要低调。”

    这些事儿其实早就应该做了,只是陈百川当初没想那么多,这些年又一直忙活生意养女儿什么的,竟都顾不上做。

    大姑一家要是不闹事芊默还真想不起来这茬,大姑无意中说要告父亲重婚,芊默马上就把后续的事儿都给想好了。

    也算是大姑功德一件了...

    “这个...”陈百川把户口本拿起来,他也没往这块寻思。

    “你不会想着不跟我小姨领证只办桌吧?”

    那倒不至于,只是陈百川随意惯了,穆菲菲又走了十多年了,早就把这口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赶紧办,任何时候都要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不要钻法律空子。”

    陈百川莫名觉得女儿跟个老干部似得,让她这么一说,他连闹心的时间都没有了。

    “还不是警察就会打官腔了...”

    芊默回头瞪他一眼,陈百川老实了。

    感觉这家里,她才是老大啊。

    “以后有什么事,两口子关门自己研究,别跟今天似得,相互不说憋着,倒是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芊默教训起自己父亲来,毫无压力。

    “说得好像你多明白似得...对了,你抽空跟小于说一声,让他有空来坐坐——不过我也没同意,我就是先考察考察。”

    通过今晚的事儿,陈百川对小黑的印象从搂着人家的轻浮男人,变成了稍微还有点靠谱。

    “你是考察他人呢,还是想抽人家的富春山居?”芊默斜眼看他。

    陈百川浩然正气,“我是那种为了烟卖女儿的人?”

    再说了,人家小于不也说了吗,除了富春山居,万一还有大重九啊,拂光锡罐啥的...当然,就算凑齐了所有特供烟,那也是要看小伙子人品的,抽烟是其次。

    芊默点点头,他就是。

    毫无悬念,被亲爹轰出去了。

    夜晚,芊默盘腿冥想,今天的事儿一一在脑子里过一遍,完事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睡不着。

    楼下一片静谧,想必小姨已经跟父亲把话摊开了说透了。

    父亲因为看透大姑的真面目而后悔自己当初看走眼,所以酗酒。

    小姨担心耽误芊默而买醉,说开了以后啥事没有。

    芊默前世见过那么多的狱友,有一些就是因为说不开钻牛角尖才误入歧途的,她不愿意看到家人也那样浪费本应该美好的时光,等会,好像哪儿...不太对?

    芊默睁开眼,蹭一下坐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