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69章拿人家手短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趁着小黑不注意对着小姨顽皮地眨了下眼。∥菠x萝x小∥说

    男人这种生物,就分两种。

    一种他在乎你,一种他不在乎你。

    跟学历什么的无关。

    “她们经常这样欺负你?”于昶默问芊默,芊默一对着他,表情说变就变,从刚刚的顽皮脸变成了娇花脸。

    茶花女算什么,她陈芊默要是玩这一套,那就是茶神!

    “你不用生气,我习惯了...”

    不说还好,越描越黑,于昶默一想到他(单方面承认)女友被这些乱糟糟的人在背地里叨逼叨,一颗心都要炸了。

    芊默这会就是纯顽皮,她要是知道后期小黑为了给她找回牌面搞那么大的动静,她一定抽自己俩嘴巴,没事儿玩什么绿茶,现世报啊,搞那么大动静简直是麻烦死了,一句话惹来的事儿...当然,这是后话。

    女婿一直跟陈百川求饶,芊默拿东西给他嘴塞上了,省的她爸心软。

    陈百川等着大姑一家来的时候,心烦意乱,在屋里溜达两圈,突然觉得哪儿不对...

    “这小子为什么会在这!”

    芊默把腰挺直,双手环抱,“要是没他,你媳妇还指不定在哪儿呢,你以为我们为什么那么快找到人?”

    陈百川瞬间矮了一截,完了,拿人家的手短啊。

    于昶默看着芊默,觉得她浑身美出莹莹之光,整颗心都被照亮了。

    她是帮着他在岳父面前得到认可吗?

    “那以后有机会请这个...小于吃顿饭。”陈百川气短一截,言下之意要送客了。

    谁知道人家于昶默装听不懂,在兜里摸啊摸,摸出一盒烟递给未来岳父。

    “不用您请,等我下次休班我请您吃饭。”

    要是他的兵在,下巴都会掉。

    什么时候看老大这么低眉顺眼过。

    陈百川很想有骨气地把烟打掉,呸,一盒烟就想拐人家闺女,还是破利群,几十块钱的玩意,等会,这个利群——眼角的余光,瞥到这个烟盒,大惊失色。

    “富春山居...?!”

    这个烟有好多品种,普通型号的也就是十几块钱,于昶默拿出来的这个,有钱也买不到。

    传说中这个烟味极纯淡柔,目前市场价是8000一条,因为是特供的,普通人有钱也买不到,黑市上炒到2万一条。

    陈百川只是听几个哥们吹牛的时候说,有这么几种烟是特供据说极好,这会亲眼看到了,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偏偏又碍于面子,他这要是拿起来,那不给这小子脸了么...

    于昶默亲自拿出一根给递过去,芊默在边上直挑眉,她发誓,她上辈子绝没看过小黑有这么伺候过人——哦,她不算。

    “不是多好的东西,您对付抽。”还拿出火机给人家点上呢。

    晚辈如此客气,陈百川顺水推舟,深吸一口,拿下来看看,“还行。”

    芊默一脸呵呵,这老头,不吹大概怕落灰。

    “我下次再给您带别的。”于昶默家里别的没有,这些特供烟酒都能堆成小山,他家也没人抽烟喝酒,这些玩意分回来都是堆着随便送送。

    “这个——”陈百川面部肌肉明显松弛,芊默一清嗓子,俩男人都不自觉地挺直腰杆,正襟危坐。

    “你还想拿烟酒这种坑人的东西,腐蚀我爸那纯洁的无产阶级心灵?你以为烟酒是什么好东西?”

    哎,他愿意被腐蚀...陈百川的老脸拉不下来,心里是这么咆哮的。

    “烟是要戒的,不过一下戒掉对身体也不好,循序渐进的,我挑那些烟碱量和焦油相对健康的,至于这个酒...”

    小黑再次表现了他惊人的观察力,这一屋子酒瓶子,他(未来)岳父好什么,不言而喻了。

    “酒少喝一些,挑着好酒喝,量少点没关系的,我看叔叔喝的这几个牌子,都是比较老的,纯粮食酿造口感也比较醇厚...可见叔叔平时为人亲厚有底蕴,芊默这么懂事一定是您家教森严,教育的好。”

    要不是这张脸没有变,芊默会以为眼前站的是别人。

    要脸吗?还要脸吗?为了拍她爸马屁,节操都不要了?酒鬼就是酒鬼,还喝出底蕴来了?!她自己懂事,跟酒鬼老爹有一毛钱关系?!

    眼前这个老酒鬼,明显是遇到事儿拿酒消愁,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且非常没有品位的事儿,让小黑这么一吹,怕不是要上天了吧?

    就连小姨这种不算很敏锐的人都看出来了,轻轻怼怼芊默,压低声音问,“他这是...讨好你爸呢?”

    穆绵绵都感觉到小伙子的诚意了,他真的很想跟芊默交往啊。

    陈百川脸部表情瞬间不僵硬了,看于昶默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丝丝的赞许。

    “算你小子懂行——你也喝酒?”

    这是一道送命题。

    说是吧,给人家爹留下一个酒鬼的印象。

    说不是吧,很容易让人觉得他忽悠人。

    但,全球大学生辩论大赛冠军也不是白当的,只见小黑一脸诚恳,毕恭毕敬的用标准见岳父的嘴脸道。

    “我们单位有规定,在职期间不能喝酒,每年也就放假的时候可以喝一些,所以我一直很仰慕叔叔这样懂酒的人。”

    陈百川被拍得十分舒服,小伙子说话倒是稳重。

    芊默已听不下去了,小声嘀咕了句,“舔狗...”

    “叔叔我看您今天喝了不少,我家传解酒汤,我做一些给您?”讨好岳父这种事,简直是无师自通手到擒来。

    他也知道自己之前没给陈百川太好的印象,现在可算是有机会表现了,那自然是往死里舔。

    “哎,他不喝啊,我之前做过的,他都嫌难喝。”小姨对这个话题显然是比较感兴趣的。

    就见于昶默从兜里,掏出了一袋东西...东、西!

    芊默是真服他了,这家伙什么时候准备的?

    他那口袋是哆啦a梦的百宝囊?以后叫他哆啦黑梦吧...

    “刚在超市的时候顺手买的,我姥姥是医生,她教的方子不难喝的,养肝护胃解酒必备。”

    只要不对着芊默不犯病,于昶默同志还是非常优秀的,登堂入室不到十分钟,在人家长辈面前怒刷好感。

    小姨笑成一朵花,赶紧给人家指向厨房,陈百川讨厌人家的心情已经很难维持了,只能嘴上找点牌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