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66章人性黑暗(加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穆绵绵本来是伤心得难受,让她这么一说,哭不出来了。/菠∧萝∧小/说

    “跟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了?”芊默把小姨扶起来,她爹那么丧,小姨又去买醉,这一定是出大事儿了。

    小姨在芊默再三催促下,终于把事情说了。

    芊默自认她已经是个很冷静的人了,但是听完这个狗血的过程后,嘴角也是不断的抽搐。

    “你大姑...她说要告我和姐夫重婚啊!”

    穆绵绵放声大哭,刚家里乱套了,差点没出人命。

    大姑领着姑父跑到家里闹,陈百川一气之下跟姑父动手了,结果大姑一气之下竟把所有的一切都记在了穆绵绵头上,觉得是她搅和的这家不安宁。

    一气之下就说出了不允许穆绵绵跟陈百川结婚,甚至威胁陈百川要告他重婚。

    穆绵绵被大姑骂得非常难听,各种难听的话一句接一句的,陈百川把人都给打跑了,家里乱成一团,可是心也都碎的差不多了,一个在家里买醉,一个跑出来上火喝酒差点出大事儿。

    如果芊默还是以前那个叛逆高冷少女,一定不会跟孩子说这些。

    但是经历了这几天这么多事儿,小姨已经不把她当孩子看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芊默才是这家里的主心骨。

    上次要钱的那个事儿,陈百川都一筹莫展,孩子轻松就能拿回来,可是这次事儿太大了...

    “我大姑那就是个无赖,她是气今天我们没有拿钱出来,跑过来闹一通过过嘴瘾,你跟这种无赖较真做什么?”

    芊默明白了,这事儿的起因还是因为自己。

    是她先教训了熊孩子舟舟,坑舟舟去商场捣乱,大姑教孙不当又不反省,赔了5000巨款心里不痛快,跑到陈百川家里胡闹。

    但如果只是这样,小姨不应该出来买醉,陈家的奇葩亲戚这么多年对小姨说了不少难听的,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穆绵绵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很强。

    小姨欲言又止,不太想说,芊默却不是省油的,她的专业是什么?

    专业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她拿我来威胁你?我分析,应该瞒着我爸,单独打电话给你?”

    “你怎么知道?!”

    小姨惊讶的表情印证了这一点。

    大姑走后,陈百川还在气头上,嚷嚷着要把大姑欠他的钱都收回来,穆绵绵正在劝呢,大姑打电话过来要跟她单独谈。

    芊默垂下满是杀气的眼,果然如此。

    唯一能让大姑拿住穆绵绵软肋的,就是她陈芊默了。

    芊默稍微动动脑,再结合小姨此刻的表情,很容易就把事情的始末推断出来。

    “她威胁你们,如果不按着她说的去做,就到我的学校闹事,让我在学校抬不起头?”

    小姨擦眼泪。

    就是这样的。

    芊默之前虽然表现的不太喜欢当警察,但是孩子这几天也说了,她想成为一个好警察,她会努力学习。

    大姑威胁,说如果穆绵绵不离开陈家,她就去芊默学校搞事情,警校可不同别的大学,这种消息一旦闹腾开,芊默还怎么在学校待?

    就算学校没意见,但是她将来工作,肯定审核家庭,真要是让大姑告陈百川重婚成功了,这不就是有案底家庭了吗?

    在小姨看来,他们俩的感情已经成为阻碍芊默未来的桎梏了,她才会这么难受。

    跑到酒吧伤心流泪,差点出大事儿。

    这些都是前世没有的剧情,芊默的重生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对方显然是要吃定了她一家。

    “这么脑残的话你也信?我都服了你了,我爸是她亲弟弟,还是她家里的大债主,她有那个胆儿告我爸?”

    啧啧,狗血剧里让女方离开还得拍一张支票呢,她大姑已经脸大到欠钱还敢嚣张。

    “可是你学校那边——”穆绵绵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芊默冷笑,“我们学校是国内最好的大学之一,能够考进去的都是最优秀的人才,个个都有独立思考能力,又不是村口搬着板凳唠老婆舌的家庭妇女,谁有时间在乎这个?”

    这都什么年代了,谁会吃饱了撑的关注别人家里的那点事儿?

    她大姑的思想还停留在上世纪那种一出点事儿贴个大字报什么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大姑能够掀起舆论,她陈芊默也有能力压下去,堂堂一个学心理学的,还当过商场女boss,这点危机公关能力都没有,她也是该死了。

    “以后再有这种挑拨离间的话,你自己拿不定注意,第一时间找你最信任的人商量,比如我爸,比如我,你知道我爸在家买醉呢吗?”

    “啊...”穆绵绵一听姐夫买醉心疼他身体,又怕他是觉得自己拖累了芊默闹心才喝的。

    “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依照我对陈百川同志的了解,他买醉一定是恨他自己,因为他没有保护好你和我,让大姑嘚瑟这么多年,这样看来,也未尝不是好事儿。”

    大姑狗急跳墙了,她爸以后应该能跟这些人划清界限了。

    “再有,你难受之前能不能分析下她这么做的动机?我大姑那自私到骨子里的人,干嘛非得要拦着你和我爸的婚事?今天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她之前也一直反对你们。”

    这句是重点。

    任何行为都有动机在,芊默研究的就是这个。

    “她...看我来气?”

    穆绵绵也不懂,为什么大姑姐一直找自己麻烦,无论她怎么做都是错。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里面有利益在。我爸的钱都是你管着,我爸这几年自从跟你在一起后,贴补亲戚就没那么严重了,你挡着她的路了。你再想想,跟大姑她们还有别的利益冲突吗?”

    不说不知道,穆绵绵一拍头想起来了。

    “难道是...今天你爸跟她吵得时候说了,要把借她家的车库收回来?”

    今天双方激烈冲突,大姑其实就是不满那5000的事儿,跑过来搞事情过嘴瘾,结果激怒陈百川,陈百川要收回车库,这才让大姑动了歪脑筋要撵走穆绵绵,单独打电话说了那么多威胁的话。

    人性竟然黑暗至此,难以想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