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56章靠谱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回医院的路,于昶默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时间能慢一点。÷菠∫萝∫小÷说

    跟她相处的时光为什么如此匆匆,同车而坐得快乐何以如此短暂。

    芊默一路都沉默,刚那一场极致的撕x带来的成就感是短暂的,她极具效率的大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子啊不相干的人身上,她现在想的都是小黑的恐惧症。

    很奇怪的病。

    她见过所有的恐惧症患者全都是不可控的出现生理反应,正如恐高症患者站在高处那般,无论是多强的自控力都会抑制不住腿软。

    生理疾病的最大特点就是本人抑制不住,所以基本上看到谁有心理问题跑过去跟人家说,你要坚强哦,忍一忍就没事儿的...都可以确定说这个的是傻x无疑了。

    但小黑这个...说来就来,说没就没的...何解?

    “你什么时候回校?”

    “你的病到底怎么得的?”

    俩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问。

    “具体是怎么得的...你...”于昶默觉得呼吸困难,刚刚压下去的病似乎又要犯。

    这要是搁一般人,直接晕过去了,或是幸福地傻掉了,但是小黑毕竟也是有科学家优良基因遗传的,面对着如此幸福的一天,人家还能保持自己的本色。

    “你答应跟我交往,我就告诉你。”

    芊默一个急刹车,把绿灯当红灯,跟在她车后的无辜车主差点追尾气得直按喇叭,前车是傻x,不解释!

    芊默被这句神之告白刺激到了。

    车都不开了,这货的恐惧症...狗吃了?

    于昶默说完后觉得通体舒畅,执着地看着她,哪怕是心悸难受的反应再次出现都顾不上。

    芊默把绿灯等成红灯又变成绿灯,车都不开了。

    后面的司机忍不住,变道超车,还不忘把头探出车窗鄙夷咆哮。

    “死三八,会不会开车!你眼瞎啊!”

    小黑恐惧症一秒消失,按下车窗冷冷道。

    “再说一遍。”

    护短还需要辨别是非吗?需要看谁对谁错吗?

    那可怜司机被吓得赶紧开车跑路,就怕跑慢了凶悍男会追上来揍一顿,心道自己今天遇到疯子了,不好好开车还有理了?

    芊默啼笑皆非,小黑活动了下手腕,看样子还要跟芊默换位置——要追人家?

    “算了,本来就是我们理亏。”芊默把他按下,然后看到某人再次因为她碰触各种呼吸不畅难受。

    “你答应了。”都这样了,还不忘正事儿,不愧是军人世家的孩子。

    “并没有。”她冷静开车。

    于昶默在关键时刻选择性失聪了,“我回去吊两瓶水就出院,你回校的时候我送你。”

    “女朋友”要回校,必须亲自送。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我驻地距离你学校不远,刚好顺路。”不接受反驳,以及固执——于昶默觉得这可能都是恐惧症带来的,跟他并没有关系。

    “...”所以,这货到底跟前世有毛得区别?

    厚脸皮这条,倒是十分接近。

    芊默给他送到医院门口,见这厮固执己见,不禁玩心四起,下车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他。

    “想追我,嗯?”

    “嗯。”他对着天空上的白云深沉,只是耳根有点红。

    “车钥匙给你。”她勾着手指,在他的手即将要碰到她的时候,突然整个人一软,顺势就倒过去,他没料到她还有这招,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下来亲了下,然后得意地看着某人僵硬几秒后,径直地朝着后面倒下,咣当!

    挂车上了。

    芊默哼了声,开车门给晕过去的男人踹进去。

    “什么时候不晕了,什么时候再说。”

    说罢,扬长而去,留下晕过去的男人在梦中荡漾,能被女神亲晕过去,倒下都是幸福的味道。

    回去一路好心情,直到推开家门感受到一股迷之气息...

    “舍得回来了?”陈百川坐在沙发上阴阳怪气,翘着腿摇着一把写着不育不孕的扇子。

    “嗯,钱收到了?”芊默因可爱小黑的好心情并没有因为老爸的阴阳怪气而动摇。

    “什么钱?”

    陈百川手里不孕不育扇子停下,端着水果的小姨也止住脚步。

    “没看短信提示?钱到账了。”

    陈百川赶紧把手机套出来,这才看到半小时前有进账,一数这个数字,乐了。

    “都还回来了?”小姨喜出望外,抻着脖子过去看,一看真到账了不禁夸道。

    “行啊,这小伙子靠谱。”早晨,她和姐夫是站在窗前看着芊默上了于昶默的车,再打电话芊默也不接,陈百川在家发了一上午脾气。

    以为女儿是私会兵痞,没想到芊默真把家里的钱追回来了。

    “他家到底是干什么的,那车至少得百八十万吧?”陈百川高兴时嫌弃都没有那么明显了。

    芊默当然不会告诉他,小黑的座驾不止他说的那些钱,只含糊道。

    “他弟弟好像做生意的。”

    “哦,这车是他弟弟的?这种虚荣男人不能找!”陈百川宛若抓到小尾巴。

    “是他自己的钱。”

    陈百川把扇子往桌上一拍,“那就更不能找了!有钱男人有几个好东西!”

    所以...不能找才是关键词吧?其他一切都是借口。

    芊默懒得跟他争辩,往楼上走的时候还不刺激她老爸一下。

    “你有时间操心我的事儿,不如管好你自己。钱都拿回来了,刚好用来办婚礼。”

    “刚认识就办婚礼?你吃一次亏不够是吗?”更何况那臭小子的家长还没见过呢,凭什么就这样把女儿给他,呸!

    芊默站在楼梯上一脸宠溺。

    “我说的是你,难道你想让我叫一辈子小姨?让人喊你姐夫很爽?没名没分跟着你这么多年,也是够了。”

    穆绵绵手里的果盘裤衩一下落在地上,手捂着嘴,天啊!

    陈百川老脸先是尴尬几秒,然后嘴角抑制不住地向上扬。

    “小兔崽子,还管起老子的事儿来了...”

    “抓紧时间办,多努努力说不定我在大学毕业前还能当姐姐——但是老头你得戒酒,穆绵绵女士,你要是再不减肥,剖腹产得挨两刀,我真不吓唬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