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46章成交,小黑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插着苹果的刀,闪烁着阴寒的光,他下意识地舔了下迸溅到手上的苹果汁。+菠∽萝∽小+说

    带着微微酸味的苹果汁,刺激着味蕾,麻木了(or被吓傻)男人。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若是外面他的那些兵看了,必然吓得一激灵,妈耶,老大好吓人哦。

    芊默根本不鸟他。

    这家伙前世就是纸老虎,长了个猛虎的外表大喵的心,起码对她是这样的,只要她把逗猫棒拿出来——

    “不说?”两次了哦,她意味深长地转转刀。

    一秒后,于昶默秒怂。

    “我母亲的仇人做的,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没有家人,什么都没有了,祖坟在国外——你问人家祖坟干什么!!!”

    她到底要做什么!

    “很多年是多少年?多大发现的?”为什么前世她没发现他有毛病?

    “应该是不到两岁就有的,十几岁时才发现。”

    芊默瞬间迸射出万道杀气。

    “对一岁多的孩子下手?!”

    好,很好,非常好。

    是时候要出国一趟了。

    死了就一了百了?呵呵!

    有坟没?有没有骨灰?哦,尸体若是完整,那便更好办了...

    她这个反应好像不是恶心。于昶默又燃烧起一点点的希望,会不会...

    上天还很厚待他,给他一个特别好的结局?

    有没有可能她不讨厌他...

    “你不讨厌——”我?

    我字还没出,就已经被她怼回来。

    “讨厌有用?一切没有行动的讨厌都是懦弱,敢做就得付出代价,那家伙有没有什么意志继承者,他家里一个亲人都没有吗?对无辜的你下手后,他的家人有没有对你真诚道歉?”

    没有道歉就等同于同伙,是同伙就好办了...干!

    “不是,我问的是我,我有病,然后你——”

    “有病治好就是了,哪来的那么多叽叽歪歪?”

    翻译过来就是:我不嫌弃你。

    于昶默坐在那,从外表看还是很凶的。

    只是心里若干小天使已经开始撒花,她不讨厌他!没有立刻吓跑!也没恶心!

    她还想保护他来着,她还凶残地问起了仇人,为什么她要把人挫骨扬灰的样子都那么的...好看?

    “于昶默,你听好了。”

    “嗯。”

    她把连着苹果最后一点果皮弄下来,干净利落地在手上转了一圈刀,然后掏出纸巾优雅地擦刀,他忘记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能够把刀玩得这么好看,于昶默看得有点痴,她不仅人美性格好(?),三次不回话就砍,这么有原则也是很...迷人。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私人治疗师,由我来负责你心理疾病的治疗,在此期间,不允许你去找别人治,任何人都不可以,听到请回复。”

    “你治不了的...”他妈妈都没办法,姥爷也没办法。

    “接下来是我给你立规矩的时间,我说话你要注意审题,我讨厌废话讨厌啰嗦讨厌矫情,明白?”她手对着饭盒盖一弹,看似完整的苹果四分五裂落在盖子上。

    躺在饭盒盖上死不瞑目的苹果七零八落,诉说着不听话的下场,她插起一颗递到他嘴边。

    “领会我的意思吗?”

    “好。”于昶默被她震得,连恐惧症都忘了发作了,麻木地吃下她喂的苹果。

    就算是白雪公主后妈手里那颗毒苹果,他也甘之如饴地啃。

    “很开心我们达成共识。重新认识下,我是你的私人治疗师陈芊默,你可以叫我默默,小黑,你好。”

    “咳咳!”于昶默被苹果噎到了。

    一阵剧烈咳嗽。

    小,小黑?!

    哪里...黑?!!

    “还是你希望我叫你阿犬?”她过来拍拍他,动作很轻柔,语气也温柔。

    于昶默面瘫了,清清嗓子,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小黑,挺好的。”

    “乖。”

    芊默喂他吃苹果,心里特别轻松。

    能够给俩人找到如此清晰的定位,仿佛心底一块巨石不翼而飞。

    她不能接受别人欺负他,也不能接受他被疾病折磨,这时候自然不能走啊,这样就不用纠结俩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多好。

    “你转给我的钱,我当做是你的治疗费,虽然八十万有些多,但我不白拿你的,我有生之年必然治好你。”

    他有些失落,其实,他是希望她白拿的,不希望她用这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口吻定位俩人的关系。

    不过于昶默到底也是个高智商的男人,就在这恐惧症发作浑身难受的当下,没有死机的大脑瞬间做出最正确的反应。

    “治不好,怎么办?”

    “我一定会治好。”她不信有她搞不定的心理问题。

    前世他可以那么好,她要他现世也安稳。

    于昶默把视线对准苹果,尽量用稳定的态度说道。

    “治不好,你就做我一辈子的治疗师,毕竟...我花钱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后一个字带着颤音,看着苹果都像是自己被她给大卸八块了。

    但是这是原则,就是给他卸了,他也得说!

    “成交,小黑。”

    她伸出手,于昶默跟她握了下,然后笔直地倒下。

    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躺在枕头上的男人再次被黑暗包围,心里却是一阵狂喜。

    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一刻产生了,让他用一切换这一刻都值。

    芊默看着他晕过去,之前的那些疑惑都变成了不舍。

    原来他之前表现得那么奇怪,是因为心理疾病,原来他晕倒两次,也是承受了恐惧症的困扰。

    在她心里他一直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却没想到,他也曾被疾病折磨过。

    她帮他轻轻擦掉额头的汗,她以自己的尊严发誓,不惜一切也要治好他。

    以及,真的不能出国,给仇人挫骨扬灰吗...

    为什么觉得心里有一股无法宣泄的愤怒呢。

    手机铃声打断了芊默丰富的内心戏,芊默看到来电号码,嘴角上扬,正愁没有沙包,就有傻x送上门来。

    “林翔,有事?”她接电话的声音微微上扬,似乎心情颇好。

    电话那头原本还忐忑的林翔听到她的声音后,悬着的心也落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