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45章温温柔柔岁月静好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为什么借我钱,以及你手下的人为什么要叫我嫂子,我长得是有多吓人,你说一句就要看一下别的地方?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回答。⊙菠@萝@小⊙说”

    横在俩人之间的矛盾点不解开,现在问人家这个,显然不是什么好抉择。

    进屋之前想着只是把钱退回去,婊里婊气委婉发一张好人卡,尽量不要往感情上扯。

    结果人家就少看她几眼,她就炸毛了,他那眼神实在是伤人自尊。

    只能是心一横,坚持到底随机应变了。

    她这边纠结,于昶默也是纠结,不,他是困难。

    那一声告白就如鲠在喉,偏偏说不出口,心跳已经快到不行,晕厥感强烈。

    眼见他呼吸不畅,额头沁出汗,双手握拳青筋暴起,芊默的眉头一点点凝结。

    他这个反应不对。

    正常人面对这个问题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如果他喜欢她,想向她表白,那应该是紧张多一些。

    如果他讨厌自己,面对她如此咄咄逼人,应该是厌恶多一些。

    这俩种反应都会有他现在这种生理变化,判断这一切的标准就是——

    芊默目不转睛看着他的眼,决定这一切的关键,是瞳孔。

    人在恐怖紧张愤怒喜爱等状态下,瞳孔是放大的。

    在厌恶疲惫烦恼时会缩小,芊默看向他的眼,自己都紧张起来,她无法接受他讨厌自己。

    他的眼...闭着。

    “睁眼,看着我。”她命令,像女王。

    他倔强不肯睁开,这是他最后的底线,是一个拥有严重心疾男人最后一点点尊严。

    “你不看我,我以后再也不见你。”她直觉这事儿很关键。

    前一秒还矫情要有原则的男人一听她的话,瞬间睁开眼,最后一点尊严,也抵不过心上人的一句话,他为自己无力的感情悲哀。

    发生在四分之一内的表情,瞒不过她。

    瞳孔是放大的。

    她这个专业的,看他这个反应应该不会陌生,恐惧。

    气氛僵在这,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才张开干渴的嘴,艰难道。

    “你走。”

    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异常,也不愿他喜欢那么久的女人觉得他是个病人,尽管他的心疾只对她一人发作,但在外人眼里,他这样的反应必定懦弱无比。

    没有几个人能理解心理疾病的痛苦,他宁愿孤独地躲在远方,也不要看到她眼里的厌恶。

    那会是他致命的毒。

    于昶默躺下,背对着她,把被子拽过头顶。

    往后余生再也没有爱了...

    他就活该病一辈子了。

    他姥爷是世界精神科权威,他母亲是国内犯罪心理学no.1,可这么多厉害的专家都治不好他,他已经是个废人了,给不了她幸福。

    没有听到离开的脚步,他疑惑地睁眼。

    正常人看到这样跟疯子差不多的人,难道不应该快点离开吗?

    睁眼就看到她的脸,她就近在咫尺,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脸上,眼竟然是红的。

    “你怎么了?谁对你做了什么吗?”

    他怎么会得恐惧症的?而且似乎是一种针对女人的恐惧症,这让芊默接受不了。

    她心里的他是那么坚强那么能干,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可是这样无敌的存在,为什么会有这样脆弱的疾病?

    她知道了!她红着的眼在他看来成了怜悯,这几乎比厌恶还刺痛他。

    “你看到了,我就是一个有心理疾病的男人,是,我是有病,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喜欢,也控制不住接近时的恐惧,你现在可以走了,有多远走多远,不要让我看到你,也不要出现在我的世界,你走!”

    整个世界都凉了。

    人生有什么意思。

    拥有全世界唯独不能有她,还在她面前如此丢人。

    被一个有病的男人喜欢,她或许会觉得恶心,难受,浑身不适。

    脑子里仿佛出现她鄙夷的眼神,毕竟远离有病的人是每一个正常女人都应该有的反应,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死心的。

    就不应该来,就不应该奢望。

    躲起来默默关注她就好,干嘛要过来,干嘛要恶心她。

    他就——

    已经陷入深度自我嫌恶的男人把自己这辈子都没钻过的牛角尖,都用到了她身上。

    却没有等到预期的反应,他再次睁开眼,却见她握着他的手,这个动作不可谓不惊人。

    实际上前世的芊默都没这么主动过。

    她总是处在一个被他保护被他帮助的状态里,被动承受他给的一切,但这种看似不可逆的距离,在重生后发生了变化。

    “告诉我,谁干的。”

    平静的声音下,蕴藏着巨大的火药味儿。

    了解芊默的人都应该知道,她越是冷静,越是温柔,越是平和,越代表她此时很不爽。

    而现在,她的不爽已经要突破天际了。

    谁敢动他?

    此人姓氏名谁,家住何方,收入多少,家中几口人,有无宠物,祖坟什么地方...

    先毁其人,断其财,分离其家人,将其宠物猫狗送人,最后将祖坟的风水也给改一改。

    这都是一连串想到的,伤害过后就再无原谅,敢动他的人都得付出代价。

    “跟你无关。”他被她这诡异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正常反应,难道不应该是厌恶啊,恶心什么的,她这一脸仇恨的小火苗哪来的?

    虽然她没有很大声,但他就是能感觉到她不爽。

    “我再问一遍,谁干的。”

    见他不说,芊默直接拽了椅子,以一种标准领导坐姿坐在他对面,拿起一颗放在床头的苹果,不慌不忙地削起了苹果皮。

    于昶默这辈子都没怕过什么,除了眼前这个女人,他吞吞口水,莫名觉得他就是她手里那颗苹果。

    “我曾经做过一个不好的梦,那个林翔害我不开心,我把他砍了。”

    如此暴力的话,被她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出来,再配上那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削苹果姿势,颇有股暴力美学的感觉。

    “我说话讨厌墨迹,我已经问了两遍了,再有一遍——”

    泛着寒光的刀咔嚓一下,没入泛黄飘香的果肉里,果汁迸溅到他的手上,凉得于昶默条件反射地坐直。

    “说,谁干的。”她温温柔柔,岁月静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