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36章他的另一面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陈局您说的这个学生是——”校长小心翼翼地问。∞菠∑萝∑小∞说

    陈萌简单地把来龙去脉说了,向外面看了眼,芊默已经进了楼,她忙给自己丈夫使了个眼色,于邵锋点头出去,对着外面等着的儿子手下说了几句,俩兵哥会意,朝着外面走,他们奉于将军的命令,要拖芊默一会,不要让她立刻上来。

    跟校长讲明情况后,原本是要挂的,但是校长突然灵机一动。

    真要是普通的输血,那陈局打电话给他下面人就行,打到自己这,难道——

    “这个陈芊默,不知跟陈局是——”

    陈萌看了眼躺在床上昏睡的儿子,“我家的人。

    这四个字分量不可谓不重,校长秒懂。

    “这是陈局家里哪位的命中天女啊?”

    “算是延续我和他爸的组合。”

    校长了然,连声道贺。陈局是警,她爱人是于将军,那这个女孩是谁的心上人不言而喻,毕竟陈萌的孩子里只有一个在当兵。

    却听陈萌爽朗道,“虽然我儿子结婚没有你们早,但我未来儿媳妇的人品你也看到了,所谓后来者居上...请务必通知你媳妇,有时间领着她儿媳妇跟我和芊默做个spa什么的。”

    廉洁又小气的校长哭笑不得,怪不得特意打电话,这是来晒儿媳妇的?

    他爱人跟陈局是一个单位的,在事业上一辈子没超过陈局,家庭也比不过人家,就在陈局面前嘚瑟说儿子要结婚,暗示人家陈局家三个优秀的子女都晚婚。

    结果,被陈局记恨上了,一有儿媳妇马上来晒了!

    陈萌挂上电话,得意叉腰,“让他们一个个跟我浪,先胖不叫胖,后胖压倒炕!”

    “这么有信心?”于邵锋挑眉,八字还没一撇,她就如此护着了。

    媳妇打这个电话,明着是炫耀儿子的心上人,暗里不还是给那女孩撑腰?

    隐瞒学校退婚的事儿一旦是被人传出去,芊默就算不退学以后在学校的风评口碑也不会好,但陈萌打个电话就不一样了。

    这就等同向全校宣示,谁敢说陈芊默不好就是跟她过不去,毕竟陈局护短这事儿在业内是人尽皆知。

    陈萌总喜欢开玩笑但她头脑清醒得很。

    “芊默是好是坏对儿子怎样我们俩都看到了,我怎能顺着那些坏人的思路误会她?”

    早晨有人堵芊默,这不就是有人故意想让芊默回不了学校?芊默甩开那些坏人,却为了儿子甘愿留下,宁愿被开除也留下,陈萌要是不站出来给撑个腰,岂不是显得她是非不分?

    “不管她跟儿子能不能走在一起,就冲她今天为了儿子宁愿不要学位也要挺身而出,我就觉得这女孩人品贵重,值得我罩着。”

    陈萌看着床上还在沉睡的儿子,欣慰。

    这孩子是三个孩子里最让她揪心的一个,现在看他有这么好的归宿,真开心。

    力所能及帮儿子做点事儿,帮儿子心上人铲平障碍却又点到为止,至于后续儿子是怎样追妻的,俩年轻人能不能走到一起,她都不会干涉,那是年轻人自己的事。

    “见见?”于邵锋看时间差不多了,儿子的手下应该拖不了那女孩太久。

    “现在不是好时机,我不想给那孩子太大压力,走吧二哥。”陈萌拉着老公离开。

    儿子交给这样的女孩子照顾,她很放心。

    芊默坐电梯上楼,心里还想着路上遇到的那俩于昶默的手下。

    那俩人拽着她一通说,也不管她要不要听,使劲地夸了于昶默一番。

    什么老大是空特的一把尖刀啊,全军比武大赛的no.1啊,创造了空军多少项纪录啊,平时多优秀,巴拉巴拉的。

    芊默本来是急着看他,被人拖住后还有点不耐烦,可是听了几句后,被勾起了兴趣。

    他们嘴里那个稳重又全能的他,是她不曾触及的样子,这这俩人的嘴里,芊默听到了好多前世她都不知道的消息。

    不过对这俩人说的有一点,芊默不能苟同。

    “你们说,他平时对人十分严格?”

    “嫂子您千万别跟老大说是我跟您说的,以后您能不能劝劝我们老大,就是做人能不能别那么...嗯,要求完美?”

    于昶默自己优秀,十项全能,他对待自己的部队也是这样要求的。

    别的部门做到九十九分就是优秀了,对于昶默来说做不到百分百就是失职,说白了,吹毛求疵,不接受任何不完美。

    俗称:龟毛的事儿逼。

    所以他带的兵最厉害,也最辛苦。

    “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吧?”她怎么记得他没脾气?

    印象里他除了表情少点之外,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前世她是挺能作的,有时候无理取闹什么的,跟他各种闹腾,也没见他有半点不悦。

    所以于昶默给她的印象是这样的:忍无可忍...从头再忍!

    “嫂子您是不知道啊,我们在老大手下苦啊,那真是如履薄冰啊,一点小错他都会喷我们狗血淋头的...我前天给他做报告,写错了一个标点符号,念了我五分钟啊,五分钟!五分钟都不带重样的!损人词汇量十分丰富...”

    堂堂一个上尉,被喷的跟小学生似得还不敢还嘴,他容易么,一把辛酸泪!

    “...”他还会发脾气?而且他什么时候话那么多了?不是沉默,不是面瘫吗?!

    芊默震惊了。

    她重了个假生?

    “他平时...应该话不多吧?”为啥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那种盯妹狂魔的眼神,只看不说?

    “不惹他的时候是话挺少的,可谁惹他...嫂子,老大以前在军校的时候曾经代表国家出去参加大学生辩论会,舌战群儒灭了一片,损人不带脏字有理有据有逻辑,心理脆弱点的让他损一通都得有心理阴影,我真不夸张,喷哭多少人了。”

    另外一个兵哥拽拽诉苦的那个货,示意他少说两句,老大这种龟毛的人找媳妇不容易啊,回头给嫂子吓跑了怎么办?

    “他对你们这么的严格,你们为什么还死心塌地跟着他?”芊默好奇道。

    “因为跟着老大是一种荣誉,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跟着最出色的将,而且老大对我们是真好,就比如这次老大受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