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6章这并不过分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听到芊默要把这件事捅到报社,阔太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站起来尖叫着要挠芊默,嘴里不断喊着,“你胡说!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胡说!”

    那俩师兄赶紧把人按住,情绪激动的阔太嚎啕太哭。∮菠∝萝∝小∮说

    “你们这些长得好看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是想毁了他吗!是吗!”

    芊默冷冷看着她,“只怪你不长眼,惹到我头上。”

    动她自己,她或许还会来个钝刀子报仇,但动到于昶默头上,那是一定的点都不能忍的。

    “你还不打算招是吗?好,师兄,去把东西送去化验指纹,然后通知报社。我想本市大老板公然使用成人用品,并出现高空坠物的新闻,会有报社感兴趣的。”

    “不要!”刚还想挠芊默的阔太噗通一下跪下了,捂着脸嚎啕大哭。

    “求求你,不要啊,东西是我扔的,我愿意赔偿,多少钱都行,左右人不是没事吗,我赔钱,我愿意赔钱!千万别说出去!”

    芊默原本还算平静的听着,听到她所“左右人没事儿”眼瞬间冷下来,抬手一巴掌挥过去,把阔太的脸都打偏了。

    跟她一起出来的俩师兄原本还在佩服芊默读人读心的能力,见芊默打人了,吓得赶紧一左一右架开她。

    “放手!”芊默一声令下,跟女王一般的气场让俩师兄果断松手。

    那阔太还在跪地大哭,芊默从兜里掏出一张一百大钞,砸在她的脸上。

    “你以为有钱很了不起?有钱就能肆意妄为?来,我给你钱,你愿不愿意让我随便打你?师兄!”

    被她帅到不知所措的俩师兄同时立正,尽管眼前的女生还只是学生,但此女的气场比所长都厉害,将来必成大器。

    “到!”

    “我打她耳光,按着治安处罚条例,赔多少钱可以了事?一巴掌一百可不可以?来,我特么拿钱糊死你!”

    芊默从包里掏出一叠大钞,拿这一叠钱放在阔太眼前比了又比。

    “想拿钱砸我?钱谁没有?他未来璀璨的前途,你多少臭钱买得回来?你敢不敢让我打你一万块钱的!”

    阔太蒙面大哭,俩师兄噤若寒蝉。

    妈耶,打一万块钱的...

    这也太...牛逼了吧?

    芊默当然没有真打,查出了真相后,她跟俩师兄把人带回到派出所,接下来就是盘问案件过程的时间,阔太被芊默吓的情绪崩溃,一直在哭。

    芊默不是正式警察,没有参与审讯的资格,但事情的过程是什么,她已经猜了个**不离十。

    离开警局,刚走到台阶那,跟她一起调查的一个师兄追出来。

    “师妹!”

    芊默驻足。

    “师妹,你今天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到底是怎么算出来是她的?坦白说,你要让我看,我真没办法想象这么有钱的人竟然会用那些...”

    昨天看着女生,只觉得漂亮,今天跟她出去查一圈,师兄再看她,可全都是无关性别的崇拜了,从没见过这么牛的查案方式,只凭几句话,就能锁定嫌疑人。

    “我的专业是犯罪心理学,未来研究的方向是微表情,从顶楼开始,我挨个排查,到了八楼这个欠货这,我留意到她见我惊慌失措,后面又不断做出类似惊慌以及说话的微表情,此时我心里已经有了五分把握,真正让我断定是她的,正是她最后那段关于麻将的陈述。”

    “微表情...陈述?”这些概念好像在美剧里看过,但是身边真没人见过,师兄记得好多人都在说,微表情就是忽悠人的,根本不靠谱。

    什么挠挠头就心虚什么的,听起来就十分不靠谱,万一人家当天头刺挠想摸摸呢?

    “是的,一两个表情或许还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很多个表情就像是来自她潜意识的自言自语,能够泄露很多。”

    微表情也不是全都好用,比如她到现在也看不穿没有表情的于昶默,她不懂为什么这个男人对别人都有正常表情,只有对她是一丁点表情都没有的,还有很多老谋深算的人,表情控制也很好。

    但今天的阔太,显然还很稚嫩,宛若新手村的小怪,给芊默练手都不够。

    “那她说的那段打麻将的陈诉,也没什么毛病啊,很流畅。”

    芊默不答反问。“师兄你能跟我说说你昨天下班后2小时都做了什么吗?”

    “下班后...呃,我先去了市场,我妈让我买鸡蛋,然后我又骑自行车——不对,我没骑,车胎爆了,我推着回去的。”师兄努力回忆,芊默摊手。

    “看,正常人在陈述一段过去的时候,一边回忆一边说,难免会有说错的,就像你这样,进行下修复。有时候甚至是每次问她,她都不一样的回答,这都是正常的,但跟那欠货一般过于流畅的,必然是早就练习好的,她在说谎。”

    “妈耶...你也太厉害了吧...”师兄瞠目结舌,感觉自己好像读了一个假的警校。

    芊默准备离开,师兄看她纤细却不失洒脱的气场,漂亮又干练的侧脸,长叹一口。

    “师妹,你真是太出色了,可是有句话我怕说出来你生气,就是,你未来也是要当警察的,干咱们这行吧——”

    芊默转身,平视着他。“谢谢师兄,你所担心的,并不会发生。”

    师兄瞪大眼,他都没说,她怎么知道?

    “我很少会失控,在查案和工作中,也绝不会把个人情绪带过来,出现今天这样掌掴人的概率极小,谢谢师兄。”

    师兄吞吞口水,他啥都没说啊,这女人也太厉害了吧?真的会读人心?

    “那...我能不能冒昧问师妹一句,为什么你今天会打她?”

    芊默对他微微一笑,倾国回眸,看似高冷却带了一丝温暖,师兄被这个笑电得忘了继续问,只能眼看着她坐车离去。

    上来出租车,芊默说了个地方,然后闭上眼。

    今天的失控,是因为她打那女人的时候,她不是警察。

    她是“家属”。

    他现在还没有任何音讯,也不知道手臂怎样,她这个“家属”给自己的(恩)人出口气,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