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9章真心不能忍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现阶段不急着把林渣送监狱,芊默想要回自家的钱,然后顺藤摸瓜找幕后主谋,她给陈父出了个要钱的主意。ぁ菠℡萝℡小ぁ说

    陈百川听芊默说完,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还是他闺女吗,这也太...厉害了吧?

    “爸,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陈百川吞吞口水,“要不,你别读警校,读个商管回来帮爸爸做生意吧,我发现你随你爸我,有经商的头脑啊。”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孩子如此厉害,这是眼睛一转就一个心眼,设局下扣简直不要太厉害了。

    这比他想的,“nan排”人家一条腿要有技术含量多了啊!

    “赚钱没多大意思,钱到了一定程度,就是数字叠加毫无成就感。”她前世赚那么多钱,并不快乐。

    芊默是有感而发,她爸却以为孩子在吹牛,逗乐了。

    “小丫头片子,口气还挺狂傲的。”

    穆绵绵也笑了,“这也随你。”

    陈百川不服,他很狂傲吗?

    “爸,你刚是不是在心里偷想着‘nan排’人家?”芊默毫不留情拆穿她老爸。

    要不怎么说是亲父女呢,她前世的处事风格就像她爸,总想着以暴制暴,其实比起虐身,诛心更高一些,教她这些高能力玩人技能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恩师。

    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芊默了。

    被猜中心思的陈百川笑不出来了,他闺女真的...变得好成熟啊!

    ...

    夏天的夜晚繁星点点,芊默在自己的小床上坐禅。

    这是她在监狱里养成的习惯,看起来像是瑜伽里的打坐,但还不太一样,她这属于气功的一种。

    这也是她的恩师教给她的,可以帮助抑制复杂的思绪,催生大脑产生伽马波,达到静的境界。

    跟佛教的坐禅有相通之处,在这种状态下更容易进入潜意识,学心理学的气功尤为适合。

    前世芊默入狱后,一度失去活下去的希望,她没了家没了父亲,被可恶的渣母骗,被渣男赶尽杀绝,活着也没多大意思,在牢里心灰意冷,抑郁寡欢丧失活下去的信心,不吃不喝等死。

    恩师陈萌就是在那时出现的,她以监狱外聘心理专家的身份为芊默做疏导治疗,把芊默从绝望的边缘拽回来。

    除了帮助芊默做治疗之外,她还收了芊默做徒弟,教芊默学习心理学,也教了芊默很多权谋之术,做女人的哲学。

    芊默在狱中不仅完成了心理学自考课程,考下了心理咨询师的证书,还逐步从跟父亲一样冲动“nan排”别人的愣头青,逐步蜕变成有城府的女人。

    师傅是外聘人员,不能长时间在监狱工作,隔一段时间跟芊默固定通话或是写信,指导她的课业,坐禅就是她教给芊默用来静心的。

    原话是,学心理学的每年都能跳楼自杀死几个,解决别人问题之前,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心态不要崩,修心养性正合适。

    师傅是撑着芊默走过黑暗岁月的重要原因,如同再世父母,对她有救命之恩,所以她重生回来想要回学校深造,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找她师傅,完成师徒前世的承诺。

    前世芊默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恩师,师傅人间蒸发,发信也不回。

    直到某天,她在电视新闻频道里看到了师傅,才知道她这明明四十多却像二十多岁的师傅,竟然是副总警监,警界最大的boss之一。

    她师傅陈萌身份很多,不仅是国内犯罪心理学最高权威,更是负责国家安全的a局局长,这么大的boss竟然跑到监狱隐瞒身份帮她这个女囚,芊默百思不得其解。

    她以邮件的方式给师傅发了封信,问她为何对自己这么好。

    然而,师傅前世没有给她一个答案。

    芊默睁开眼,结束她的静坐,看着放在边上学校发的警服,眼露坚定光芒。

    几条线已经成功被梳理出来。

    她要在回学校之前,设局要回林翔从父亲那拿走的钱,还要想办法坑一下渣母穆菲菲,顺便下套一点点引林翔背后的主谋出来,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找出高空坠物伤于昶默的人。

    她跟导员请了一天假,依她的办事效率来看,时间是足够的。

    上午解决高空抛物,下午设局圈渣男,晚上前归校。

    回到学校她一定努力进修,争取早日成为行业翘楚这样就有机会见到师傅。

    虽然要报的仇很多,要还的恩也不少,但她有能力把这几条线逐一做好。

    芊默不知道的是,命运早将这一桩桩看似不相干的线缠绕在一起,一个个看似不想干的人物,其实都有关联。

    陈家的二层小楼在城市的繁华地带,算是市中心的连体townhouse,几年前入手的,价格不算贵,但身份和价值在那摆着,能够住在这个小区的都是本市坐地户,条件相对都不错。

    如果说这个小区算是城市的中产人家,那么距离陈家只有五分钟车程的另外一个小区,就是中低收入家庭聚集地了。

    这一片楼都是九十年代建造的,已经有些年头了,楼梯还是最破的红砖,小区脏乱差,治安也不好,,虽然比城中村条件稍微强一点,但本地人很少有住在这边的,多数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租住。

    在这小区的某处出租房里,两室一厅的房间被两家人合租,其中一家的女人满脸怒容,捂着才五岁儿子的耳朵。

    “啊~不~要~啊~”

    紧闭的门板,传来隔壁租户那夸张的喊声,老旧的建筑一点也不隔音。

    女人怒瞪着房门,恨不得把发出噪音的邻居活劈了。

    被捂着耳朵的小男孩一脸天真,尽管妈妈捂着他的耳朵,他还是听到了。

    “妈妈,隔壁的叔叔为什么,啊~不要?”

    天真的孩子模仿不出隔壁租户那go in down的声音,母亲听到稚儿学隔壁的噪音,脸腾一下就红了。

    她伸手拍了儿子脑袋一下,“学那种下贱男人干什么!快睡!”

    “啊~好~厉害~”

    隔壁的男人好不知羞耻,继续大声喊,气得女人脸红气结。

    对,男人喊!!!!

    一个大老爷们,发出这种闹猫的声音,真心是不能忍,女人捂着孩子的耳朵,大颗的泪水落在枕头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