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2章她和他的第一面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前面两张牌解析,一张比一张更戳穆菲菲的心。n菠Ψ萝Ψ小n说

    如果说代表过去的那张,芊默说她抛夫弃女还能当成是芊默故意借着以前的事发挥,这没什么特别。

    第二张就开始扎心了。

    芊默说穆菲菲是为了钱接近她的。

    穆菲菲做了个伤心的表情,却因捂嘴这个动作让芊默更加笃定这货又准备撒谎。

    “芊默,妈妈是真想你了,这么多年我在外一直惦记你,担心你过的好不好,妈妈不是为了钱...”

    芊默都不用看微表情都能听出这句是多心虚,她直接掀开第三张,这张她解析的更扎心。

    “星币逆位...这个有意思了...”

    说完就不再说话。

    沉默比语言和表情还让人不安,穆菲菲担心她是懂了什么,一边做出伤心的表情一边偷窥,却发现面前的那个女孩稳得波澜不惊,读不到任何她的情绪。

    “星币是三个人在建教堂,逆位就是反过来,教堂塌了,你跟人合作做了一些事,但是严重亏空,你看这牌多漂亮,这说明你之前的生活很奢华,突然垮台不适应,于是想到过去...”

    芊默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对方的反应,她从穆菲菲的眼里读到了惊恐。

    那是被拆穿后的最真实反应,穆菲菲的手握成拳,在膝盖上蹭来蹭去,芊默说出三个人的时候,穆菲菲的反应是最紧张的。

    嗯,那人数就对得上了。

    芊默的手停在最后一张牌上。

    第四张,代表的是事情最后结果。

    穆菲菲被三张牌说得心绪大乱,已经没有勇气看第四张了,她抓起水杯眼睛左顾右盼,只盼着能想出一个好对策来。

    芊默没急着揭牌,而是手放在牌上问。

    “你是跟三个人合作做事情亏空后,堵不上资金漏洞,为了钱接近我的吗?”

    穆菲菲想也不想地重复,“我不是跟三个人合作亏空堵不上漏洞才接近你的。”

    这种机械化否定对方问话的方式,显示了对方就是在说谎,类似。

    你出轨了吗?

    不,我没出轨。

    这是标准说谎模式。

    穆菲菲见芊默要揭第四张牌,又听她把自己的来意都分析的如此透彻,想把杯子放下,芊默在桌下踹了她一下,穆菲菲吓得一哆嗦,杯子里迸出来的水把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哎呀!”穆菲菲惊呼,芊默一脸无辜。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要不要去隔壁女装店买衣服换上,毕竟——”芊默朝四周看去,周围客人闻声看,好几个男人都色眯眯的。

    穆菲菲的衣服遇水就变成透明的,里面的小胸看的一目了然。

    她赶紧遮胸,又不想放弃忽悠芊默的机会。

    “你跟妈妈一起去,妈妈正好给你也买几件衣服。”花小钱,钓大鱼,穆菲菲是这么想的。

    “我要去洗手间,一会找你。”

    穆菲菲离开后,芊默并没有起身,她翻开第四张代表结局的牌。

    这是牌阵里唯一的正位牌。

    牌面上,从天而降的使者,手拿号角,他是来了结恩怨情仇。

    审判的号角乐音响起,昭示了一个轮回的开始,清算的时间到了。

    迟到了一世的审判,终将到来,今天只是个序曲。

    芊默把牌扔到垃圾桶里,桌上只留下了最后的那张审判。

    走出咖啡厅她并没进隔壁女装店找穆菲菲,她今天来,只是想扰乱穆菲菲的心绪,目的达到就可以离开了。

    她走出咖啡厅,一直默默关注她的男人隔着玻璃看她坐过的位置。

    喜欢一个人,就会爱她爱的一切。

    桌上的牌清晰入目,他看到了。

    塔罗牌主牌里的审判...

    一张牌有很多种解释,看事业是一种意思,看感情又有不一样的解释。

    审判这牌,如果看爱情那就意味着内心的觉醒,满意的结果。

    满意的...满意!

    于昶默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街上有那么多的人,车声人声嘈杂。

    可是他的世界安静了,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牌上。

    两年的等待,736天的思慕。

    从第一眼看到她,一直到现在,他看到的更多是她的背影,侧脸。

    真的会有他想要的结果出现吗,在他心理障碍克服之前,他有勇气走到她的面前,面对着她的脸...

    心理障碍,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轻松,由心理引来的生理障碍,他想命运跟他开了一个最残酷的玩笑。

    只对一人有感情,却也只对她一人有障碍。

    他拥有一切让人羡慕的资源,唯独不能接近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就连正脸面对她都——她怎么这么好看呢,这眉目如画的脸,等会,脸?!

    于昶默僵住,他看到了什么?

    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曾因一个男人的瞩目而停息,她站在距离他十五米远的地方驻足,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回眸。

    繁华的街道拥挤的人群,她头顶的蓝天白云,在一瞬间失去了颜色。

    所有的一切都暗淡,只有她是灰暗世界里最明亮的色彩。

    她就站在那,转过身看着他,她的视线只停留在他的身上,这一刻她的眼里只有他。

    上帝按下了定格键,一切仿佛都停止了。

    芊默出门沿着街道慢慢走,越走越觉得那种被注视的感觉越发明显,于是她转身。

    就看到了那个迄今为止,除了恩师和家人以外,唯一能牵动她情绪的男人。

    午后暖暖的阳光铺在他的身上,俊朗优秀的男人就连侧脸都是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他五官生得极为完美,芊默最喜欢他长而挺直的鼻子。

    在面相上看,这意味他富有才情,具有很高的美感品味出众,略带洁癖——

    想到他把家里擦得一尘不染,被子叠得宛若部队一般工整,芊默的嘴角不自觉地绽放一个愉悦的弧度。

    这是一个会给人极高幸福感的男人,工作优秀厨艺高超懂得默默照顾人干净整洁勤快能干...咳咳,不要想歪,不是那个能干——虽然那个的确是不错。

    一不小心就想歪,芊默反省,她这般冷静的女人,不至于饥渴到坐地吸土。

    可为什么每次看到他,以为平静不会再有浪潮的心,都会掀起惊涛骇浪般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