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9章她就是这般损人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穆绵绵听到芊默道破她和陈百川的关系,整个人的脸都白了,手吓得哆哆嗦嗦。n菠ξ萝ξ小n说

    想过去抓芊默的袖子,又不敢,举起手又放下。

    这受气小媳妇的表情,真很难让芊默把她跟后世那个监狱大姐大联想在一起。

    小姨是非常泼辣厉害的女人,在陈百川的海参养殖场里当会计,上能怼天下能怼地,就是见了芊默跟老鼠见到猫似得。

    其实小姨才比芊默大了八岁,芊默亲妈跑的时候,小姨也才十二,还是个孩子。

    陈百川跟她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芊默不知道,但是最开始陈百川是这个小他十五岁的小姨子当成孩子再养的。

    “芊默,我跟你爸不是,不是那种,我,你别多想!”小姨紧张地拧围裙,一张胖脸都要滴出苦水了。

    给一段苦情音乐,随时能跪地上嚎啕大哭的那种。

    芊默放软了声音,尽量柔和面部表情,希望别给小姨这么大压力,看她过去都做了什么,给小姨欺压成这样,啧啧。

    “不是那种你怎么知道他一宿没睡的?”

    虽然芊默学位是在监狱里自考拿下的,但她可不是野路子,微表情更不是江湖混子,是心理学的一种,国外fbi办案都在用。

    指导她的老师是国内目前犯罪心理学最顶尖的教授,国内警界最大的boss之一,至于恩师为什么会到监狱教她,这还是个未解之谜。

    总之,她现在这一身本领,全都是科班出身。

    狡猾的老油条在她这双利眸里都是无所遁形,老爸和小姨这破绽百出的,根本瞒不过她。

    “我是,我是,我是看你出门不在家,怕你爸没人照顾,我才过来...我住客厅!”小姨欲盖弥彰,磕巴结实。

    芊默看她,她频繁眨眼,手指攥得发白。

    “正常眨眼频率是每分钟30-50次,当压力过大的时候,心理压力变大就会频繁眨眼,小姨,你眼睛干嘛眨那么快?”

    小姨把眼瞪圆,努力不去眨,她刚刚很快吗?

    陈百川的情史被女儿拆穿,用手下意识地蹭了下鼻子,还没开口,就见芊默对他扬起眉。

    “人在撒谎的时候,鼻子会因血流上升变大,情不自禁地摸...爸,你是想说你跟我小姨不熟是吗?”

    也不过就是盖被纯聊天的那种不熟,一个大龄(胖)女青年,一个多年老光棍,这友谊真的很纯洁,她信...

    才怪!

    陈百川尴尬地放下手,“咳,这学还没白上,继续学。”

    这不就变相承认了吗?小姨要晕过去了,完了完了,她以后不只是三米之外,三十米,不,三百米之外都进不来了!

    “芊默,这事不怪你爸,都怪我,你要气就气我,我现在就走,我以后再也不来了,我——”

    “你不来,我吃谁做的红烧肉?小姨你厨房是不是还炖着肉呢?”

    小姨被芊默刺激的上眼睑提升,眼白都露得比平时多,芊默拍了下她的肚子上的小肉肉。

    “我喜欢你的菜也喜欢你的人,但是我不喜欢你的肉,能不能减减肥?”太胖容易得病。

    “你别欺负你小姨。”陈百川看出女儿没那么排斥绵绵了,被那渣男刺激后,他女儿进步是一日千里啊,他进步也不小,成语都会用了。

    换芊默拿起桌上的报纸挡脸了,穆绵绵捂着嘴。

    天啊,芊默这意思,难道是...接受她了?

    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有点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家里的电话铃适时响起,穆绵绵离得近,她接的。

    “喂,找默默啊,稍等——默默,你电话。”

    软绵绵有些疑惑,她怎么觉得电话那头的女声,听起来很耳熟呢,仿佛在哪儿听过...

    芊默放下报纸接电话。

    “陈芊默。”

    “默默,是妈妈啊,你方不方便跟妈妈见一面?妈妈很担心你啊。”

    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听起来有些急促,芊默的眼眸一点点转冷。

    “好,广场对面冷饮厅。”

    挂断电话,穆绵绵问。

    “默默,是谁啊。”

    “男的女的!”陈百川就在乎这个,总有刁民惦记他女儿!

    “女的...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很耳熟。”

    能不耳熟么,那是她亲姐,芊默的亲妈,穆菲菲。

    穆菲菲早在芊默三岁的时候就跟别的男人跑了,十多年音讯皆无。那时小姨年幼,记不得很正常。

    就在半年前,穆菲菲突然找上芊默,对芊默哭着说后悔,给芊默钱,给芊默买各种礼物。

    缺失的母爱突然就这么跑出来,这让在直男高压管教下的芊默很难着招架,来不及思考这迟到母爱背后酝酿的阴谋,傻不拉几地陷入母亲的陷阱里。

    穆菲菲教唆芊默,让她跟陈百川彻底决裂,从前期的嫁渣男,后期创业坑了老爸,前世芊默做错误的决定,背后都有穆菲菲的影子。

    为什么亲妈会如此狠心,丢下女儿不管还一再把孩子往错误的道上领,这点芊默前世都没想明白。

    哪怕是后期拜名师学心理学,她看透人心却看不透穆菲菲,不明白怎会有人专注坑自己女儿不让亲女儿好过。

    这个谜底前世芊默没解开,她坐牢期间穆菲菲出车祸死了。

    芊默抓起自己的小包,说了句不吃了就出门了,她要解开前世的谜团。

    穆绵绵满脸忧思看着芊默离开,“姐夫,默默会不会是看林翔去了吧?好不容易分开,可别在一起了,要不我偷着跟过去看看?”

    陈百川一摆手,“没事。”

    就冲女儿刚刚的表现,他信孩子。

    熬了多年,终于等到女儿长大了,陈百川想到芊默刚刚用她学的那些试探他和绵绵,越想越逗,一把揽过穆绵绵的腰,肉太多,俩手抱刚好,跟大树一样有安全感。

    穆绵绵尖叫,“你疯了!”

    陈百川嘿嘿笑,拍了下她肉嘟嘟的臀,上面的肉跳了跳,手感真好。

    “疯什么疯,去,给我把茅台拿过来,我得喝点。”

    “医生不让你喝酒...”

    “媳妇,快点!”女儿都承认他的第二春了,还有什么操心的,神清气爽。

    咣当,穆绵绵手里的菜盘掉地上了。

    姐夫刚刚叫她什么!

    陈百川看着地上散落的菜,乐极生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