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7章我们不一样(求推荐票~)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我不走,这是我家。-菠∮萝∮小-说”

    芊默这一句话,比她过去跟她爸吵架总和加在一起效果还惊人。

    小姨张大嘴巴,陈父肩膀僵硬滑稽定格,脚步停在空中,隔了两秒才落下。

    这效果芊默很满意,她指着陈百川。

    “你这个不讨人喜欢嘴非常欠的老头是我爸,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坑我,我为什么走。”

    小姨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赶紧冲过去伸手摸芊默额头。

    “姐夫你看!我说孩子不正常了吧,是不是中邪了?快点找找大神收收魂吧。”

    这也太吓人了!

    一个人的脾气秉性怎么会变这么快啊!这不是中邪是什么。

    陈百川听她竟敢叫自己老头,前一秒还气得要爆血管,下一秒听她说永远都是她爸,一下被击中了。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芊默,这孩子到底受了多大刺激?

    芊默看着他和小姨同款表情,没忽略这俩人站姿走位,从脚的朝向就能看出这俩人偷摸好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无论表情和言语怎样伪装,身体的动作总会泄露人的内心,就比如这俩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腿是不自觉忘一个方向凑的。

    面上装成普通的前任姐夫和小姨子,但身体的距离早就出卖了他们在一起的事实。死活不承认就是怕自己反对吧?

    看来前世自己年少时也挺能作妖的,跟直男老爸半斤八两,互相伤害。

    “你没事儿吧?”陈百川宁愿孩子跟自己对骂,也不愿看她受刺激傻了。

    “我清醒的很。林翔的事让我想明白了,我为我过去的行为向你道歉。当然,你这个老头也要反省,你过去做了一些非常伤害我的事。”

    “我怎么伤害你了?!”陈百川不服。

    他开了个养殖场,听起来是很风光好像很赚钱。

    其实创业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大冬天穿着靴子踩在冰冷的水里养海参,难受的不行就吃去痛片顶着,努力赚钱就为了给女儿更好的生活。

    结果孩子养大了,却恨他恨得不得了。

    “我承认,你给我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但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吗,我最讨厌什么,我上次开心是什么时候?”

    陈百川如鲠在喉,他...不知道哇!

    “爸,人都不是仙,你我都会犯错,我们父女内部矛盾不应该给外人可乘之机,歇火吧。”芊默伸出手,陈百川迟疑几秒,拍了她一下。

    “没大没小的,谁要跟你握手!赶紧把衣服换了,早就看不惯你选的这玩意,坦胸露背成何体统,还有你!”陈父指着小姨的鼻子。

    小姨正感动呢,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执拗的孩子跟她爸握手言和。

    突然被点名,小姨满头问号,她咋了?

    “你这大惊小怪的,我陈百川的女儿是那种受点刺激就彪的人吗?少见多怪,头发长见识短!”

    咆哮完小姨后,神清气爽的出去了,双手背在身后,步伐轻盈,他决定再去给那臭小子补几脚,坑他女儿简直是找死。

    小姨无辜躺枪委屈至极,指着陈百川的方向哆嗦两下又放下,他刚刚明明也很紧张孩子的,怎么孩子没事儿倒怪上他了。

    “小姨,我爸这脾气是不是很讨人烦?”芊默诱导。

    小姨赌气,“对,太烦!”

    “单身这么多年的老光棍,脾气这么差,都没女人愿意嫁给他。”继续诱导。

    “dei!”说的太dei!

    “那只能委屈你了。”芊默拍拍她肩膀,小姨点头,一秒后肥肉抖三下,吓到了。

    三秒后,小姨抖着三层泳圈秒速撤场,芊默1v2,首战告捷。

    芊默现在的战斗力重生到这个节点,对付身边这些人,简直是练满级站在新手村秒小怪,轻松加愉快。

    除了,那个人。

    想到婚礼现场出现的那个跟他高度相似的背影,芊默自信的手势转成不自信的环抱,那人对她情绪的影响从前世一直延续到今生。

    欠别人的,果然不好。

    ...

    闹剧婚礼以林翔被拆穿告终。

    芊默没有留在父亲给她准备的新房里,跟父亲回到了家。

    整件事最开心的莫过于小姨,芊默不用嫁给那个渣男,也不讨厌她了,她终于可以留下来给姐夫和芊默做晚饭了,不用偷偷摸摸的感觉真好。

    陈父坐沙发专注看报纸,偶尔从报纸上方偷看女儿几眼。

    芊默卸了妆,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剪指甲。

    她的衣服都是陈父亲自挑选的,款式多中性保守甚至可以说土的那种,恨不得把女儿所有的美都遮挡住,不让外面那些臭小子觊觎。

    芊默前段时间为了反抗父亲的霸权,买了很多超短裙小吊带,陈百川气得当她面剪了,剪完她继续买,也不知道钱都哪儿来的。

    现在芊默换掉了那些不入眼的衣服,规规矩矩的t恤配夏款长裙,刚洗过的头发披散着,简单的衣服硬让她穿出明星照的效果。

    想到她在婚礼结束后跟自己说的那些,陈百川感慨这孩子真长大了。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陈百川放下报纸,用非常平淡的口气说,假装他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回学校念书喽。”

    她刚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柜子里被收起来的警服。

    警校跟普通大学不同,入学后发警服和公文包,挂得是学员的肩章,毕业后有单位接受,就会换成正式的警衔。

    当初陈芊默和父亲置气,从学校请假时做了永不回去的决定,这身警服她打算扔了。

    重生回来,她就已经有跟前世完全不一样的打算了。

    聪明的人在任何岗位都能做的很好,就比如她。

    放弃犯罪心理学专业从商,混得风生水起,军少给开的外挂固然重要,但也跟她天资聪慧,洞察人心分不开。

    当了那么久的商界女王,她却发现内心深处想要的,并不是从商赚很多钱。

    做不喜欢的事儿,她不快乐。

    前世在监狱里的那些年,看着狱警们穿着她曾经丢掉的制服,芊默后悔了。

    她总会梦到自己扔警服的那个画面。

    每当她想唤醒梦里的自己不要扔就会醒来,等待她的只是冰冷铁窗。

    原来父亲给她规划好的路线,就是她真正想要的。

    今生既然有机会再重来,她绝对不会再放弃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