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6章一招就够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芊默在没出事儿之前嫉恶如仇,单纯的小姑娘看世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认为坏人都是可恶的。@菠灬萝灬小@说

    直到她自己动手砍人,才意识到还有个光照不到的世界。

    每一段犯罪背后都有心酸的故事,犯错就要接受惩罚,不值得去同情,但,一定值得研究。

    若不出事,她大学学的专业就应该是犯罪心理学,却没想到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亲自体验”。

    小姨因组织失足妇女从中抽成入狱,全是因为陈百川病重没钱治,为给姐夫治病,保守的小姨竟做那样的事,不可谓不心酸。

    小姨恨芊默无能害陈父不得善终,却也不允许别人欺负她,在监狱里拿出她大姐大的派头罩着芊默。

    她出狱前一天抱着还没刑满释放的芊默大哭,担心她出去后芊默被人欺负。

    芊默这种长相的确容易挨欺负,但奇迹的是在七年里,罩她的人特别多,她自己也是很沉稳内敛不容易被欺负的那种,没有任何人动她。

    患难见真情,芊默永远都记得小姨抱着她大哭的画面,现在想要修正前世的偏见,好好对待小姨。

    见惯了前世美丽苗条的小姨,再见此时的肉山,真不适应。

    肉山僵硬在那,嘴唇哆嗦着看着芊默。

    “默默,你,你刚刚说什么?!”

    被芊默欺负惯了,稍微好点就浑身不适应。

    芊默善于隐藏自己的表情,为了让小姨接纳自己,她努力地扯出一抹真诚地笑。

    “以后没三米了,我们就是一家人。”

    小姨捂着嘴,满脸惊色。

    芊默摊开手臂,正准备再来个羞耻地抱抱,却见肉山晃悠着三层泳圈冲出去了,一边冲一边大喊。

    “姐夫~不得了了!默默脑子好像彪了,不正常了,鬼附身了!”

    芊默默...

    有必要这么夸张吗,她不过是稍微想对身边人好一点,看给小姨吓的。

    她以前真的有那么任性吗?

    嗯...好像是的。

    陈父正在跟林翔扭打一团,小姨穆绵绵冲过来时,陈百川已经把人要打吐血了。

    “让我知道你们出去散播我女儿的谣言,老子就打断你腿!”

    陈百川的声音穿透玻璃,眉毛下压眼睛瞪大,一看就是盛怒中。

    芊默双手撑在阳台上,以自信地状态把外面每一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陈百川听小姨说女儿出问题,又踹了林翔一脚,他平时有些暴躁,固执己见且观念保守,芊默会有前世那样的性格,很大程度都是为了反抗他。

    直男单独带孩子,带的还是个性子闷心思重的女孩,这就给后来的悲剧埋下隐患。

    陈百川脾气暴躁文化水平不高,很难讲出让芊默这个学霸信服的道理,大多时候管孩子都是直接咆哮。

    裙子短过膝盖,要管。

    屋子收拾不干净,要管。

    偷看台言,要管。

    大学报什么,要管。

    小女孩到了一定年龄都有打扮的渴望,看同学买口红,芊默也偷偷用零花钱买,被发现后,又少不了一通咆哮。

    比较对待外人,对女儿的咆哮他自诩已经克制,但看在心思重的芊默眼里,那已经是狂风暴雨童年阴影,父女俩的嫌隙越来越重。

    芊默曾经最痛恨的就是父亲此时的表情,眼大如铜铃,咆哮时鼻梁处会出现两条横纹。

    但现在看他这个表情,心里不仅不怨恨,甚至还有些感动。

    了解行为背后隐藏的动机,再去分析他的行为,有很多事都可以理解了。

    父亲的方法固然是不对,但他对自己的感情却是真的。

    芊默注意到小姨跟他说自己有事儿的时候,父亲的原本因愤怒下扬的眉头瞬间紧锁,这是不安担忧的表现。

    父亲和小姨一齐往屋里看,芊默做了个擦眼泪的动作,陈百川马上放下正在被把暴打的渣男,大步朝屋里走来。

    年少她读不懂父亲狂躁背后的关心,听信母亲谗言跟父亲相互斗让渣男钻了空隙,只落了个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这个风光一辈子的企业家,最后区区几万的医药费都拿不出来,这是何等凄凉。

    想到前世,她跪在父亲病床前,父女推心置腹说的那些话,芊默平静无波澜的眼红了。

    “默默,你怎么——活该!”陈百川推门而入,看到女儿站在那红着眼,本是关心孩子,一开口就变成了又冲又硬的咆哮。

    “有能耐跟我厉害跟我置气,怎么没能耐出去找那些混蛋撒火?冲我厉害的劲儿都哪儿去了!”

    这个没文化狂躁固执不讨人喜欢的老头,总有能把关心咆哮成让人讨厌的感觉,芊默扪心自问,她若不是心理年龄成熟以及学了心理学专业,听这些也会引起极度不适。

    小姨整个人都凌乱了,伸手摇晃陈百川的胳膊。

    “姐夫,不要啊!”

    孩子刚在外受了委屈,作为一家人不安慰还跑过来骂孩子,也不怪芊默一直跟他不亲。

    “越长大越不听话,我让她考警校,将来坐办公室当个文职,小姑娘安安稳稳的多好,她不听,非得找这么个玩意气我,现在怎样了!”陈百川指着芊默的鼻子。

    “陈芊默,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你不愿意在这家待就滚好了,反正你眼里也没我这个爸!”陈百川想转身出去,不把外面那臭小子的腿卸了,难平心头之气。

    他对芊默咆哮这些,不是他真讨厌女儿,只是男人的表达方式总是很玄妙,看女儿红着眼心里着急,一口气不知道往哪出,出口就伤人。

    小姨后悔了。她干嘛出去找姐夫啊,估计这对父女又该掐起来了。

    陈百川咆哮完也后悔了,他上次跟孩子这么吵架,气得芊默转身出去,没过两天就把渣男领回来,说要嫁人永远也不回娘家。

    小姨手搭在太阳穴那个位置,半遮挡眼。

    完了完了,接下来又要惨不忍睹了。

    芊默被咆哮后不生气也不慌张。

    她早就不是那个跟老爸对骂的小丫头了,对付这种口嫌体正直的男人,一招就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