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4章来点刺激的(求推荐票)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嘴部肌肉很发达,嘴部的表情会在不经意间泄露人的情绪。⌒菠§萝§小⌒说

    芊默说林母与她不举的儿子有染,纯粹是话赶话说到那,但她说完后,林母的嘴竟歪了下。

    歪

    了

    !!!

    虽然速度很快,但瞒不过芊默的眼,她前世监狱里学理论,出去后在商场锻炼出实践,哪怕是四分之一秒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

    正常人听到这样的话,第一反应是生气,在国人价值观里这是最大羞辱,但林母的反应不是生气而是焦虑。

    芊默敢用少将并不存在的节操担保,那绝对是遇到大麻烦后才会有的表情!

    林翔不举,这是她前世后期才知道的事儿。

    俩人婚后始终没有圆房,芊默对他一直没什么兴趣,林翔也做出一副谦谦君子状,说什么要等她心甘情愿,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就一个蛋,棍还不好用。

    芊默当众揭穿林翔,却没想到诈出这一大盆狗血。

    ...刺激。

    可能是为了帮林翔治病,就算林翔身体做不到最后一步,但是肯定有点什么事儿。

    前世芊默跟林翔分房有名无实,但好几次她都看到林翔在林母的房间醒来...当时还以为是他们母子感情好,现在看——

    嗯,都是为了治疗,别想歪。

    林母被芊默这句看似无心的话诈出了真实反应,林翔的心理素质却比他母亲好许多。

    不举的**被当众揭穿的恐惧,远比不上车房飞走、全家不能奔小康的惶恐。

    林翔噗通跪了,对着芊默苦苦哀求。

    “芊默,我的身体没问题,我真的爱你!”的钱车房!

    深情的话配上情深的表情,糊弄前世的芊默一年又一年。

    每次芊默被婆婆欺负想要离婚,林翔就跪下来求她,他妈妈不容易啊,他也不容易啊,天生隐睾不是他的错啊,他和母亲都是可怜的弱势群体啊,她咋忍心丢下他走啊,做人不能那么自私哇~

    博取同情+概念偷换+道德绑架=凤凰无耻男

    芊默鄙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林翔,他的膝盖好像长了弹簧,遇到事儿就跪,宛若全世界都欠他一份关怀,却在掌权后摇身一变,露出丑恶嘴脸。

    林翔拿到了芊默家族企业的掌控权后,对她动辄打骂一口一个她是b子,指控她提离婚是看不起他身体的缺陷,甚至拿她父亲的治疗费做要挟不准她离婚。

    想到父亲骨瘦如柴地躺在病床上的画面仿佛就是昨天,眼前的男人跪地求饶就成了莫大讽刺。

    林翔以膝盖当腿爬过来,紧紧地抓着芊默的裙摆,芊默细高的鞋跟踹得林翔人仰马翻。

    她走到她父亲桌前,从父亲手里抓过原本应该给女婿的红包。

    那里面有一万零一,在这个年代,这绝不是小数目。

    芊默把钱抽出来在空中抖了抖。

    “各位父老乡亲,我不想把事情做绝,在座有我父亲的朋友和我陈家的各位亲戚,大家都知道我平时说话都不会很大声,若不是林家欺人太甚,我绝不会如此反常!都是他们逼的!”

    芊默指着林家母子,为自己性格大变做个铺垫。

    在座的娘家客集体点头,这家人骗婚还说的那么过分,是个人都有脾气。

    芊默继续道,“我这有一万块,哪位心地善良的叔叔大爷愿意上来,把这骗婚的混蛋拽小屋里验证他有问题,这钱就给谁!”

    底下安静了几秒,都在消化新娘什么意思。

    几秒后,有人明白了。

    新娘想要找俩人给新郎拽小黑屋里,脱下裤子,看看那玩意是不是真有问题?

    查蛋!!!

    林翔吓得坐在地上夹紧双腿,这温室小花肿么会如此犀利?

    陈父走到女儿身边,压低声音,“算了,让他们走得了。”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当父亲的顾虑的是女儿的名声,搞得太难看怕以后女儿出去没法做人。

    芊默正视父亲,眼圈一点点红了。

    陈父心痛,以为女儿还在跟他置气,他比谁都明白这场闹剧婚礼背后,埋藏的是女儿对他的失望和不解。

    却不知,芊默看父亲满眼都是愧疚。

    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没有隐藏真情绪,她虐渣手起刀落不手软,心底却最受不住欠别人的。

    她前世,显然是对不起父亲,亏欠他的。

    “爸....”

    不需要多说,就一个字,陈百川改主意了。

    倔强的女儿曾几何时有过这样的无助,事已至此,陈百川也豁出去了。

    “哪位乡亲愿意上来,陈某再加一万!”

    当就算此时父女俩有嫌隙,女儿对他有误解,但对陈父来说,芊默是他心头肉,亏不得她。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坐在台下有俩小伙子冲过来,一把推掉后面想要上台的,两万块啊,不吃不喝攒几年才有!

    林翔一见真有人来,吓得从地上爬起来,怂得想跑,被那俩窜过来的小伙子左右围攻,驾着胳膊就拖进屋。

    林母见大势已去,嚎啕大哭,躺在地上打滚道,“欺负俺们孤儿寡母哦,天老爷啊,都开开眼啊!”

    芊默觉得林翔那秒变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性格,怕是随了他母亲,遗传真是牛逼。

    “孤儿寡母多了去了,每一个都像你们这么无耻地骗婚骗钱吗?”

    她站在台上揭穿渣男的果断,全都落入了不远处穿着空军夏款作训服的男人眼里。

    军装男原本死寂悲哀的表情瞬间焕发了第二春。

    她...不嫁人了?

    他暗恋芊默已经两年多了,碍于某种特殊心理问题,见到女神说不出话,只能远远看着不打扰她,本想军校毕业后找女神告白,没想晚一步回来就听到她要嫁人的噩耗。

    看她穿那么漂亮的婚纱嫁别人,心如万年寒冰,却只能躲在阴暗的小角落里,默默目送她嫁人。

    听她说不嫁,万年寒冰以最快的速度融化成草原,疯狂生长的绿草在心里滋生。

    台上的芊默正等待结果,后背有点毛毛的感觉,仿佛有人偷看她,芊默看了一圈,没发现异常,她压下心底不安,下意识地摸空荡荡的手指。

    刚那突如其来的毛毛感,好像少将盯着她目不转睛看时候的毛躁感,欠人家的情,心虚出癔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