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章谁给谁的下马威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是‘我的’房子,跟你无关。ミ菠※萝※小ミ说”

    芊默说完,林翔的脸部肌肉僵了一下,随即脚开始不自觉地左右摇晃,幅度不大,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微表情指的不只是脸部表情,身体动作也囊括其中,芊默前世在狱中有一堆人罩着,并没有挨欺负,省下的精力都用来自学犯罪心理学,微表情就是她重点研究方向。

    林翔脚部的这个动作,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这是听到不高兴的事后的反应,尽管林翔保持着憨厚地笑,企图遮挡他内心的不悦,但在芊默眼里,他无所遁形。

    贪念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林翔每个毛孔都散发着贪婪。

    芊默心想若她年少时,有现在十分之一的能力,也不会跟前世一般,跟老爸鹬蚌相争却让林翔这个渔翁得利了。

    “一家人,都是一家人...”林翔笑,晃脚的动作加大却不自知。

    林母没有她儿子这般城府能藏住心事,听到芊默刻意挑衅怒了。

    要不是带着房子带着钱,谁愿意要花瓶儿媳妇?她总觉得芊默的脸就是传说中狐狸精的标准样板,让人一看就是不安于室的“坏女人”——好女人哪有长这么好看的!

    “什么你家房子?这是俺儿的!”儿子说了,这是陈家买给“他”的房子,她都想来养老了!

    “房本写你儿名字了?”芊默不慌不忙,林母声音提高吓不住她。

    “该是谁的就是谁的,贪心奢求越界,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芊默说罢昂首阔步离开房间,林母气得跺脚。

    “大翔,俺都跟你弟说好了,将来楼下给你弟娶媳妇,小叔子还没进门她就嫌弃咱家人了?没妈的孩子就是不行,一点没教养,欠打!”

    林翔收敛笑容。疑惑看向芊默的背影,她难道知道了什么?

    作为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林翔努力考上大学,他有雄心壮志,要拉着全家致富奔小康,给弟弟娶城里媳妇,让妹妹有个好归宿,自己也要住豪宅开小车,当人上人。

    想要少奋斗几十年,白富美陈芊默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美好生活以及带领全家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宏图,林翔安抚躁动的母亲。

    “回头管管就好了。”他这社会经验丰富的男人,难道还制不住一个在校学生?

    “小娘们不打,上房揭瓦!”

    这对母子恬不知耻的话传入门外芊默的耳里,眼里满是嘲讽。

    之所以选择林翔做结婚对象,跟父亲对她高压管教有脱不开的关系。

    父亲怕她吃亏,从小就限制她跟男生交往,感情经历为零,暗恋她的男人不少,但没一个敢表白,都觉得她这张脸太漂亮带着仙气神圣不可攀。

    林翔是第一个跟芊默表白的,彼时芊默不懂分辨男人好坏,又赶上跟父亲闹矛盾,一气之下就嫁了。

    在监狱里待了足足七年,再蠢的人也开窍了,给她套戒指的少将那么出色的男人她都见过了,林翔这弱鸡跟少将比渣都不是。

    怎么又想起少将了...

    芊默摸摸空荡荡的手指,那里原本有个他套上来的戒指,欠人家心虚啊...

    婚礼在陈家办,这是林母发难芊默的一个重要原因。

    儿子娶城里媳妇,怎能不在最豪华的酒店摆上几十桌?

    虽然酒席钱也是新娘家掏的,但林母觉得在乡亲们面前丢份了,有钱就能“羞辱”她们孤儿寡母吗!

    带着城里人都不是好鸟的怨恨,林母从屋里小跑而出,路过芊默瞪她一眼,死丫头,一会就给她好好立规矩。

    礼台上放了俩个椅子,陈父以及刚跑过来林母并排而坐,刚刚进行到拜父母给改口费的环节,新娘中暑晕过去了。

    婚礼中断,场面有些尴尬。

    按着流程,该是陈芊默和林翔分别改口叫爸妈奉茶,长辈给红包说祝福词。

    林母不等新人奉茶,走到司仪边像是要拿话筒。

    司仪懵逼了。

    这...什么操作?

    陈父皱眉,不知黑着脸的亲家要做什么。

    陈芊默等的就是这段,跟前世一样。

    林母伸手抢司仪的话筒,司仪以为她紧张忘了流程,忙打圆场。

    “准婆婆是太高兴,对儿媳妇特满意吧?”

    这句话应该是在新人敬茶改口后问,林母不按流程走,司仪只能提前救场。

    一般人都会回答满意,但林家村第一泼妇却没走寻常路,林母大声说道。

    “俺对这婚事不满意,也不满意俺儿找地儿媳妇!”

    这句也跟前世一样,芊默前世被这句弄得不知所措,现在想来,林母不过是玻璃心高自尊罢了。

    见过那么多场婚礼,第一次有人这样直接了当的说对新媳妇不满!

    司仪都傻了...这肿么接?

    林母不顾她造成的轩然大波,自顾自地讲话。

    “大翔他爹十几年前就没了,俺一把屎一把尿地给大翔、大芬、大调兄妹三人拉扯成人,大翔是俺村第一个大学生,长得俊有文化,俺家的门槛都让媒婆踩断了,教育局局长的女儿都想嫁给俺儿,俺儿非得相中这丫头,俗话说市农工商,俺农民排第二,她家做生意的排在最后...”

    林母操着方言说得铿锵有力,表达了不在酒店摆桌的愤怒以及对新娘抢房产的不满,结结实实来了个下马威。

    陈父气得青筋暴起双拳紧握,他本就不看好女儿的婚事,现在更气。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穷还无耻,娶媳妇一毛不花还敢大放厥词,说得好像是陈家高攀。

    林母为自己制造的混乱感到满意,继续道。

    “这家丫头手不能挑肩不能扛,一阵风就能吹走——”

    下一句应该是,但是既然俺儿喜欢,那俺就勉强接受。

    前世就是这么说的,狠狠踩了陈家一脚,大大抬高自家身份给陈家下马威,气得陈父回家就犯心脏病躺下了。

    此时的芊默已经不再是前世涉世不深的小姑娘,女子监狱混七年,这些都是小儿科。

    林母还想说,却觉得手里一空,话筒挪到了芊默手里。

    芊默赶着林母装逼之前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