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907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时间:2019-05-19作者:楼楠

    “公主,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再来晚一会,怕是老奴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一见萧若云终于出现了,这臧嬷嬷自是披头散发、连哭带嚎的扑了过去。

    “萧措,你想干什么?谁给你的权利如此这般对待臧嬷嬷,你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野孩子而已,有什么劝利在这里冲着我的奶娘大呼小叫!”

    这萧若云一见臧嬷嬷早上分手时还光鲜亮丽,结果一会的功夫就变成了这般狼狈模样,再加上这会心情实在不好,自是对着阿离恶狠狠的质问起来。

    本来嘛,昨天晚上曹贵妃和她闲聊,无意中提起,说萧泽身边一个小太监上午出宫办事,途中经过城南的一条巷子,无意中撞见从一个小院出来的几个人,不料对方一开口,说的竟是西夏的口音,

    关键还看着其中一人的长相,好像和西夏那康王妃身边的贴身丫环有几分相似。因着此人跟着萧泽去过西夏,所以对康王妃身边那貌美的丫环,一直有很深的印象。

    一听这个消息,萧若云初时并没当回来,可是回去越想,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再一联想阿离这段时间离奇病愈之事,自是脑子灵光一闪,突然喜上心上。

    由于看来,定是那左沐来了吧,若非如此,那萧措怎么可能会好的这么快。

    没想到无意中竟得到这么个大好的消息,可是把萧若云兴奋坏了,晚上觉都没怎么睡好,一大早天不亮就爬了起来,带着人就准备去城南搜人,

    憋闷了这么长时间的她,此时一心只想着赶紧捉到左沐,出了她这么些气憋在心里的那口恶气,好好解解她心头的恨。

    不料,早上出来后,刚带着人没走多远,就又接到曹家让人送来的消息,说有人见那小院的人出来了,好像是往城门口的方向去了,看那急匆匆的样子,好像是要出城的意思。

    萧若云一听立即就急了,这煮熟的鸭子怎么能飞了呢,匆忙中带着人就准备往城门赶去,只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截住左沐。

    可是走了几步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大放心,怕左沐万一半道看到他们,吓得再找个地方躲起来,

    但是看看身边自己带的人,因着夙夜此次出去办事带走了不少的人,如果截不住人接下来她要大面积搜城的话,人明显不太够用。

    略一思索,就让身边一个叫小卓子的太监,回去向臧嬷嬷捎话,让她拿着自己的令牌,去大理寺多找些人,在城南这一块仔细巡视着点,千万不能再让西夏的人漏了网。

    不料,这臧嬷嬷狐假虎威的拿着公主的令牌召集了人,前后簇拥着坐着马车刚走到这里,不期然发现路竟意外被堵了,

    想到萧若云平时的行事作风,再一看自己坐的本就是公主的车驾,就有心要耍一耍威风,结果不料闹了半天,竟来了这么一出,人没抓到,自己还挨了这么一顿痛打。所以此时见到萧若云自是哭天抹地,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而那萧若云因着在城门一带转了半天都没找到人,此时正憋了一肚子的火,见着阿离,自是没有一点好气,说话做事比着平时不知又嚣张了多少倍。

    “嗬,我冲着她大呼小叫,你倒是赶紧问问你养的这个奴才吧,都打着你的旗号在这大街上吆五喝六的,干的什么好事?”

    见对面萧若云这主仆俩脸色铁青,一个个气得要爆炸的样子,阿离倒是气定神闲的很,

    “动不动的就要拿人去大理寺,关到天牢去,原来你这堂堂的大渝云公主平时就是这么教导自己的奴才吗?”

    其实阿离说话的功夫人也没有闲着,手背在身后,悄悄向旁边的紫烟等人打了个手势。而紫烟和小叶更是心领神会,不动声色的就开始往马车旁挤。

    “我怎么管自己的奴仆与你何干,你管的着吗?简直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边的萧若云自是不知道阿离的想法,只两眼冒着怒火,和阿离针锋相对道,

    “告诉你,抓这些人还真和臧嬷嬷没什么关系,都是本公主要抓的,

    有本事你就冲本公主来,最好现在就去父皇面前告状,看看父皇到底向着谁说话。

    当然了,如果没胆的话,就给我老实滚回的靖王府,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

    看清楚了,这可是在陵城,是我萧若云的地盘,哪轮得着你一个野孩子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而那臧嬷嬷一见萧若云替自己说了话,自是瞬间又挺直了腰杆,对着那帮官差扬声道,“公主的话都听到了吗?说你们呢,一个个的杵在那里是死人呀,还不赶紧给公主抓人,将人这些统统绑起来,扔到天牢去。”

    按说这些官差,虽然职位不大,一个个的毕竟也是清白之身,都是吃皇粮的,自是不能受臧嬷嬷一个老婆子的差谴,但是没办法今非昔比呀,这会萧若云不是来了吗?

    毕竟萧若云这个公主在大渝皇心中的地位,他们还是心知肚明的,从小无原则的宠到大,如果要天上的月亮,就没有给过星星,尤其是像这段时间,他们胡乱抓了这么多人,弄出那么大的动静,百姓怨声载道,御史们也不是为此弹劾了多少次,

    但是结果呢,那大渝皇还不是睁只眼闭只眼,对自己这个女儿听之任之,一点都没有责罚的意思。

    所以这么思量着,有几个心思活泛的,就又开始冲着周围的百姓动手了。

    “萧若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怎么能任由他们这么糟践百姓。

    得民心者得天下,你想过你这么胡作非为的后果吗?”

    就算和大渝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说到底毕竟骨子里还流着萧家的血脉,此刻阿离见萧若云如此任性妄为,登时就急了,

    “你这分明就是在动咱们大渝的根基,你知道吗?

    如果老百姓和朝廷离了心,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这大渝是我们萧家的,我是萧家嫡亲的女儿,我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关你屁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