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760你怎么又出来了?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咕噜咕噜……”秦瑶刚查看完高祥,肚子就不合适宜的叫了几声,

    也是到了这会秦瑶方才想起,自己一天都还没有吃饭,饿的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高祥还在那躺着,几日没怎么动弹了,营帐里自是不能有吃喝的东西,

    没办法,秦瑶看了一圈,最后只得忍痛起身,准备出去先找口吃的垫垫,

    不料出了营帐,秦瑶却有些傻眼了,只见四周静悄悄一片,没有一点声音,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辰和满月,大约已经过了子时了。

    可能是因着刚下过雨的缘由,凉风卷着水气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秦瑶竟感觉到阵阵凉意。

    四处朝着能有吃食的地方张望了一圈,秦瑶失落的发现目光所及之处,全都黑漆漆一片,没有一点光亮。

    多显然啊,这个点,大家应该都睡的正香呢,哪里还有人能像她一样,这会还惦记着吃的。

    算了,都这个时辰了,估计是找不到东西,还是准备再忍一忍吧。秦瑶默默的想着,转身准备回去继续挨饿。

    而就在她失落的一刹那,不可思议的,远远的就发现还有一处微弱的光亮。

    秦瑶心里一喜,赶紧转身仔细看过去,不过,令她不可思议的那灯光处竟然是魏晔然的营账,虽然掩的很严,仍有一丝光亮透过缝隙闪了出来。

    鬼使神差的,秦瑶竟抬腿悄悄的朝着那大帐走了过去。

    其实她并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看看他现在究竟好了没有,自己送的药有没有管用?这么大半夜的还亮着灯,总不能是因为伤口恶化什么的,大夫们还在加班医治吧。

    走的近了,就见门口好像有一个侍卫在那守着,貌似正在打磕睡,头勾的低低的,看不清嘴脸,所以亦不知道是谁。

    秦瑶没惊动看守的,悄悄的绕过去,到了侧面,隔着缝隙,悄悄的往里一点点的打探。

    这一看不要紧,就见魏晔然正披着件外套,罕见的坐在书案前,粗略的看过去,桌上铺的应该是张作战图之类的东西。

    魏晔然灯下凝眉正认真的看着什么,时不时的还握拳在嘴边咳嗽几声,貌似病的并不轻,

    这个人,这是不要命了吗?都伤都这样了,竟然还在研究战事?看到魏晔然这样,秦瑶真想冲过去,一把将他手中的图纸夺过来,将人摁在床上才解恨。

    可是想想,她又忽然有些理解了,前几日她不是无意中还听到有人说嘛,说左沐身体不好,康王可能带着大长公主南下了,

    他和康王本就是生死弟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作战的重事可不就落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家国、天下、情义,他是一个也放不下,说到底,也就只得委屈自己了。

    可能是嗓子咳的实在不舒服,他伸手想喝口茶水润润,可是抓起手边的茶碗里却发现空空如也,

    他终于放下手中的作战图,起身准备去角落里温着的水壶里倒些过来,

    而待他起身行走时,秦瑶更是离奇的发现,他竟然是一条腿一瘸一瘸的在走,

    不对呀,自己记得很清楚,他当时受伤的并没有这条左腿呀。

    秦瑶心里紧张着,凑上前仔细一看,就见魏晔然一个膝关节又红又肿的,看那走路的姿势,应该很痛苦的样子。

    秦瑶抬头看了看这又阴又冷的天,她记得左沐曾给她说过,像这种阴雨天发作的病症应该是风湿性关节炎才对,

    记得当初老胡在山寨时就有这个老毛病,一赶着下雨连阴的天气,两条腿都疼的脚不能粘地,结果不料后来左沐配了几副膏药,一贴竟好了不少,到了后来,几乎是痊愈了,根本没怎么复发过。

    对了,自己刚才为高祥找药时,好像看到自己那小药箱底层还有几副才对,记得当初左沐配了让自己捎给老胡,怕他不注意旧疾再复发,但是自己因着接二连三的琐事,好像将这个给忘了,顺手就扔在小药箱子里了,这次还被阴错阳差的给带来了。

    思及此,秦瑶心里自是瞬间一喜,可能是由于太过于激动,一不小心,脚下一个不稳,一个趔趄竟绊在一个小石子上,小石子被踢飞,落在大帐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

    “谁,出来!”里面的魏晔然毕竟功夫了得,显然很快就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转头警惕的盯着这边,大喝道。

    吓得秦瑶溜的那叫一个快,一转身,风一般溜回了自己的营帐。

    秦瑶有所不知的是,她这前脚刚离开,后面帐前守门的长升就睁开了眼,双眼清明,哪里有丝毫困顿的意思,看了看秦瑶逃走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边长升的小伎俩,秦瑶自是不能知道。

    回到营帐里的她想到魏晔然身上的伤是坐卧不安,拿着那几贴膏药是看了又看,一会揣在怀里,一会扔在床上,一时间不知道要自怎么办才好。

    想送吧,又怕魏晔然说自己,再看出了猫腻。

    “算了,不管他了。”秦瑶心里暗暗想着,强迫自己躺到床上,努力想快些进入梦乡。

    可是一闭上眼,出奇的,脑子里浮现的全都是魏晔然那又红又肿的膝盖,还有痛苦的、一瘸一瘸走路的样子。

    强行撑了一会,无奈秦瑶终是没有管住自己,一跃坐了起来,“算了不管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送药了,大不了不相信自己再关几天禁闭就是了。”

    秦瑶直接跳下床,拿起膏药就急匆匆出了门。

    不料,刚走到营帐外面,就和一个人直接撞了个满怀。

    “怎么又是你?你怎么又出来了?”乍然又看到秦瑶,长升不禁脱口问道。话出口,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吓得赶紧捂住了嘴。

    “升……升爷……,我……我……”秦瑶低着头,根本不敢看长升,结巴着,半天没有解释个所以然来,自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长升话里的漏洞。

    “行了,你也不用解释了,正好,这是将军一会要吃的消夜,你既是大晚上不磕睡,没事胡乱窜,索性就给将军送过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