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717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简直是胡闹,身为一个皇子动不动就寻死觅活,净使些妇人的伎俩,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再说了,朕这是在旧事论事,这根本不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他的问题,你明白吗?

    说实话,朕倒觉是这事措儿做的对,那只犬其实早就该死,

    你自己看看你自从养了那只犬后成了什么样子,整日里玩物丧志,不务正业,朕倒觉得今天应该重罚的人,其实是你才对?”

    “皇上如果要罚,就请责罚臣妾吧!”

    大渝皇这厢正数落着萧泽,就见门口人影一闪,竟是曹贵妃梨花带雨的进来了。

    只见她来到房间内,扑通跪到了皇上面前,请罪道,“皇上,泽儿是臣妾所生臣妾所养,子不教母之过,都是臣妾无能,没有教育好他,

    都说小孩子是一块璞玉,大人将他琢成什么,他自然就会长成什么模样,所以皇上如果觉得实在不解恨,看不上泽儿,就请狠狠的责罚臣妾吧。”

    “你……你这……”被曹贵妃这么不软不硬的一怼,大渝皇还真不好意思再发作了,

    毕竟嘛,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是子嗣困难,就只有萧若云和萧泽两个成年的孩子,可不就偏爱了些,

    尤其是萧泽,从小到大由别说由曹贵妃护着,慈母多败儿,就连自己也是生怕他再有意外,生生让自己断了后,时时给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什么都不让碰,什么都一味的纵容着,

    现在这孩子长大了,不成器了,再怪孩子不务正业,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母妃……”一看到救星来了,大渝皇都被怼的无语了,萧泽像个孩子似的立即哭着扑了过去,

    母子俩抱在一起,自是一时间鼻涕眼泪的哭成了一团。

    “唉,罢了,罢了,今天之事就此揭过吧,你们都各自回去吧。”手心手背都是肉,大渝皇长叹一声,干脆是谁也懒得管了

    “儿臣有罪,儿臣请求父皇责罚。”就在曹贵妃和萧泽以为没什么事,起身走到殿门口时,只见一直跪在角落不声不响的阿离,突然磕头请起了罪。

    “你这孩子,朕都不追究此事了,你怎么反倒犟上了,”见阿离突然来此一出,大渝皇也是一怔,好奇问道,“那你说说,你今天到底有什么罪?”

    “儿臣有违父皇的教导,出手杀了兄长的宠物,打了兄长的随从,儿臣有错,请求父皇责罚。”阿离笔直的跪在地上,掷地有声的请求道。

    “父皇您听听,您听听,他自己都说他自己有错,主动请罪了,就您还护着他,”一见阿离都这么说了,萧泽以为自己得了理,兴奋的转身就要跑回去打阿离算帐。

    幸得曹贵妃眼疾手快,及时伸手拉住了他,

    “泽儿……”曹贵妃狠瞪了萧泽一眼,摇了摇头。

    她这个蠢儿子呀,真是被她宠坏了。此时的曹贵妃真是一脑门的汗。

    大渝皇瞥了萧泽一眼并未搭理,而转眸看着阿离饶有兴趣的问道,“哦,那你说说,朕要如何处罚你,你以后又要怎么做?”

    “今日之事,措儿有错,父皇怎么责罚,措儿均无异议。”阿离又磕了个头,方一字一顿的回道,

    “但是儿臣要讲的是,日后,如果再碰到今天的情景,儿臣依然会出手打死那畜牲。”

    “父皇您听听,您听听,他这是什么嚣张的口吻,他这是要打死那畜牲吗?我看他要打死的是儿臣才对吧?”曹贵妃手一松,萧泽立即又跳了过去。

    “你闭嘴!”大渝皇厌恶的大声喝止住萧泽,回头看着阿离和颜悦色的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既然知道父皇会罚,你下次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你自己也说了,泽儿是你的兄长,兄弟如同手足,务必兄友弟恭,他这也就只是养了个宠物犬而已,虽然确实是看着不像话了些,但是只要他以后管理好,只自己带着在御花园玩耍,约束着不让它咬人不就行了吗?

    你干嘛要一直抓着不肯放过,见一次杀一次呢。”

    “父皇有所不知,这畜牲并不是普通的犬,它还有个名字叫獒。”

    阿离看着大渝皇,恭恭敬敬的回道,

    “獒虽然也是犬的一咱,但是其实则却是一种比狼还凶残的动物,待长到成年时甚至可以和狮子老虎单独作战,而不分胜负,

    这畜牲生性凶残彪悍,平素惯爱食肉,大多是以捕食小动物为主,如将这些东西养在咱们御花园,等的他日长大成年,伤及下人是大,儿臣是怕有一天再被歹人利用,不小心误伤了父皇。

    退一万步讲,就算伤害不了父皇,照瑞王兄这个养法,平素任由其扑咬下人,一旦真出了人命,传出去损的也是我们皇家的颜面,

    难免老百姓会私下议论,说父皇您堂堂天子,不将老百姓当人、草菅人命之类的。”

    “胡说,你少在这血口喷人!”见阿离越说越不是那么回事,这次不待萧泽发飙,曹贵妃立即就怒了,指着阿离大声斥责道,

    “皇上您听听,您还在这坐着呢,他这就开始颠倒黑白了,

    您也瞅到了,那明明就只是一条黑狗,就算再凶又怎样,无非是咬几口人而已,怎么在他眼里就上纲上线,成了比虎狼还凶残的东西了?”

    “回贵妃妃娘娘,儿臣没有胡说,这件事想求证并不难,只要请一些经常去塞外的人士过来询问一二,请有人能知晓这个动物的禀性。

    它真的不是普通的犬,真真切切的是一只没有成年的獒,

    现在之所以看着还算温驯,攻击力不大,乃是因为它还处于幼年,只有两三个月而已,待他长成年,并不比狮子老虎逊色,

    别说人,在野外,这畜牲,吃狼都是常有的事,”

    “你……你胡说,就算是獒,你怎么知道他吃狼的?”见阿离越说越玄乎,萧泽忍不住出声质疑道。

    “很抱怨,因为措儿小时候就是在狼群中长大的,我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是狼的天敌,能威胁到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