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642到底在找什么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还熬好送过去?为什么不抓了药直接在元府熬?那岂不更方便?”

    “对呀,我也就是奇怪此事呢,

    所以赶着有一天天不亮,我就站在元府外截住了小五,

    结果,小丫头还真就偷偷摸摸的提着罐药,竟像小偷似的,一路溜着墙根,一步三回头做贼似的到了元府,将药偷摸交给了一个门口侯着的婆子手里。

    就这送完药,人小五还不肯走,一直蹲在府门口,直到那婆子出来给她说了几句什么,她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我一见就不干了,这弄的什么事啊,这本来是在百草堂给她找份当明正大的差事,怎么干来干去,别的什么没学会,倒弄的像个贼似的,干起了这天不亮就起,见不得人的勾当。

    气急了的我,上前一把抓住小雅就质问了起来,问她偷偷摸摸的到底在干什么,那药是给谁的?那婆子又是谁?

    小五一开始还任死都不说,最后也是被我逼急了,才哭着说,竟是元宗得了重病,每天后半夜都头痛得厉害。

    这百草堂里大夫换了好几拨,药方也换了好几个,确是吃着一直都不见效,连他自己都说,怕是要活不成了。

    但是为了怕秦瑶担心,再加上这段时间为了照顾元宗,秦瑶亲自睡在熬药的小厨房隔壁,所以元宗就悄悄想了法子,趁着每天早上秦瑶练功的间隙,让药铺的人熬好了药送过去,而他则在秦瑶完全不知情、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药喝了。

    至于小五为什么每天天不亮就熬药、送药,后来为什么蹲在府门口不肯走?

    则是她自告奋勇,亲自把这份活从老掌柜手里抢来的。蹲在门口也想等元宗喂完药,婆子再给她复述一下元宗的状况,人才肯不舍的离开。

    大家都以为他们这样做滴水不漏的瞒着秦瑶,而秦瑶其实早就通过院子里的药渣和药味发现异常了,但是她心里也是害怕元宗晓得自己后伤心,再自暴自弃,就故意瞒着他们,装作一点都不知情,还尽量把每天晨练和午睡的时间拖的长些,好让元宗喝药时能尽量从容些。”

    “我的天哪,他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好端端的竟到了这副田地?这相处模式也是够奇葩了?”听到这里,就连左沐都忍不住叹道,

    “还有那元宗,究竟得的是什么病?非要这么神神秘秘,就算百草堂那几个大夫治不好,可以找别家的大夫试试呀?为什么非要这般藏着掖着,搞自己弄到这苦情的地步?

    这样,我告诉你小雅,你安排小五悄悄的盯着,如果元宗这两日病情好转了也就算了,但凡再发病了,让她一定想办法通知一声,我过去看看……”左沐说着,却见小雅突然住了嘴,直勾勾盯着自己,压根不接自己的话。

    “喂,张小雅,我给你说话呢,你这干嘛呢?”左沐伸了伸手就在面前晃了晃,无语道。

    就在左沐奇怪时,却见小雅竟突然起身越过她,直接跑了过去,“那……那个,你怎么又回来了?在找什么呢?”

    到了这会左沐自是明白了,原来不是小雅有问题,而是这身后有情况,

    回头一看,就见秦瑶不知何时又回来了。

    不过却是好像根本懒得理她和小雅,一副魂不守舍忙忙叨叨的样子,还走,还边东张西望着,不知道在急着找什么东西。

    “喂,说你呢,到底找什么呢?这是掉金元宝啦?”看秦瑶这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小雅不可思议的追问道。

    却见秦瑶仍是没有理她,而是一路终于走到左沐了面前,却是又开始围着小桌上上下下仔细搜索了起来。

    “秦瑶,你这是又怎么了?你不是急着回去吗?这到底在找什么呢?”看秦瑶这样,左沐也忍不住开口追问道。

    左沐问过后,却见秦瑶仍是不肯开口说话,

    就在她和小雅相对无言,不知道秦瑶到底葫芦里在卖什么药时,却见秦瑶竟忽然转头看着她,红着眼睛问道,“阿沐,我……我刚才放到这里的那个络子呢?你……你看到了吗?”

    “络子?”左沐一怔,“什么络子呀?”

    “就是有这么……这么大,上面打着这种这种花色……”秦瑶急的手忙脚乱的比划着。

    “这样的?”左沐被秦瑶完全说蒙了,摇了摇头如实道,“好像没见过吧。”

    “啊,没有见过?”一听左沐说没见过,秦瑶急得眼里泪花都出来了,“阿沐你再帮我好好想想,你刚才到底在哪看到了没有,刚才这里就我们两个,你怎么可能会没看到呢?

    对了,你是不是故意帮我收起来了,在逗的是不是呀?”

    “收起来?”左沐一怔,不忍心让秦瑶空欢喜一声,只得硬着头皮道,“秦瑶,我是没……没有见,我从你进来到现在,我都没有离开过这片地方,根本没有收起来任何东西。”

    “可是如果你没有收拾的话,怎么会找不到呢?”秦瑶说着,伸手咚咚咚打起了自己的头懊恼道,“哎呀,这可怎么办呀,怎么会丢了呢,我明明今天出门的时候还带着它的呀。

    我现在竟然连它都弄丢了,我可真是没用,我干脆自己死了赎罪算了?”

    “秦瑶你别急,慢慢说,你再说的详细些,到底是什么颜色的络子?我们大家帮你一起找。”见秦瑶这样,左沐忙心疼的阻拦道。

    “就……就是一个络子呀……”秦瑶是越急越乱,越乱越说不清楚了。

    “算了,还是我来说吧,是一个红色的络子,是她父亲去世时留给她的惟一异物,大概有一个玉佩那么大吧,上面的花色看着挺复杂的。”关键时刻,小雅简明扼要的介绍完,

    一直跟在秦瑶身边的她,对她器重的东西自是也印象深刻。

    不过说完,就连小雅都凝眉疑惑起来,“不对呀按理说红色这么鲜艳的东西,如果真的在这附近,应该很容易发现的呀?”

    “红色?”左沐忽然脑子一闪,好像还真有点印象蹦了出来

    “对了,我知道了,你们说的是那个红色的小中国结对吧?我好像见秦瑶换完衣服出来,有拿着她来着。”

    “中国结?”听到左沐的说法现在倒轮到秦瑶一怔,不过她这次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点头欣喜道,

    “对对对,就是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