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576是福?是祸?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什么情况司马铖,你来的这段时间和涂老将军、魏晔然接触了这么多次,难道你都没听他们提起过涂大小姐?你确定你没有在骗我?”

    “涂老将军还有女儿?”司马铖一怔,看那神情真的不似作假,“这个我有什么好骗你的,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听晔然闲谈时提起过一次,说涂老将军有两个儿子,大的无心习武,经了商,小的倒是随老将军,是个带兵打仗的料。

    至于女儿吗?我还真没听晔然,也没听别人说过。”

    “好吧,真是服了你了,就你还想着为别做月老牵线呢,可真是太失职了,竟然连这等名声在外的大家闺秀都打听不到。

    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涂老将军他不仅有两个儿子,他还有个一个女儿,并且人不知长得温婉娴雅,惠质兰心,关键还受其父的影响,有英雄崇拜情节,

    她呀,其实这些年一直在悄悄的暗恋晔然呢。”

    “真的?还有这事?”听到左沐的话,拉着人再三确认道,“你确定你没有弄错,这涂老将军真不仅有女儿,关键还喜欢晔然?你该不会是从哪道听途说听来的小道消息吧?”

    “什么小道消息,我很确定没有弄错,这事我非常非常的肯定,因为我就是听人涂兰亲口承认的。”

    “还真有这事,那可是天大的喜讯呀,”一听事情千真万确,司马铖激动坏了,拉着左沐再三叮嘱道,“我给你说,你可得上点心,若真是郎有情妾有意的话,一定好好撮合撮合他们。”

    “郎有没有情我不知道,反正妾是肯定有意的。不过这事现在也用得着我,说起来人白启可比你上心,已经在我知道之间就已经差人在努力撮合两位了。”

    “这个白启,倒终于靠谱了一次……”话说了一半,司马铖终于意识到了哪里有些违和,奇怪道,“哎,不对呀,你初来乍到,整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怎么会就突然认识涂老将军的女儿呢?”

    左沐眼一翻,得意道,“这个呀,保密!”

    不过,话音刚落,其又自揭老底的拉着司马铖问道,“对了司马铖,你知道我今天上午去见秦瑶时,都碰上谁了吗?”

    “谁?”这边左沐来了劲,司马铖倒有些意兴阑珊,

    “你猜猜嘛。”左沐撒着娇道。

    “云裳!”司马铖想也不想,一口叨出真相。

    “什么情况司马铖,有你这样的吗?一猜就中,可真不好玩。”见魏晔然前面明显是在逗自己,左沐有些生气了,撅着嘴转过身去,不想再理他了。

    “好了,真生气啦。我也是上午听晔然说的,白启托付晔然代为照顾一下她。”说到这里,司马铖忽然一声长叹,愁容满面,“唉……,命苦啊。”

    左沐这边听到白启托魏晔然照顾云裳,本来心情还挺好,庆幸白启真的有把云裳放到心里,但是忽然听到最后这一声叹气,自是立即炸了锅,

    “喂,司马铖,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们姐妹好不容易重聚,你不跟着高兴就算了,倒是突然愁个什么劲呀?

    你就不能妇唱夫随,陪着我也高兴高兴呀。”

    “亲爱的,你确实他们的到来对于我是福不是祸?”司马铖十分认真的看着左沐,郑重问道。

    “你这话说的,就算没有福,但是也不至于是祸呀,你倒是好好给我说清楚,祸突然能从哪里来?”

    “多明显呀,你一贯的风格,难道不是一见着你那帮小姐妹,肯宰就能把我这个夫君扔到一边吗,尤其是云裳他们几个,玩的花样实在太多,真不知道三天两头的招你出去,都有什么好玩的。”司马铖索性也不遮掩,实事求是的回道。

    “讨厌,你这人可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么想。”

    “那你还要我怎么想,你夫君我说的是实情好不好?

    来来来,出去疯玩了大半天,倒是先让你夫君我解解馋,香上两口如何?”

    “想解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必须尽快帮我探出晔然的口风,看他追究对涂兰有没有意思,我也好在后面给涂兰鼓劲呀。”

    “遵命,娘子叮嘱的,夫君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既然你提的条件我都答应了,那接下来你是不是也要满足我的条件了。”

    司马铖说着,不待左沐回应,抱着又开始好一通胡作非为……

    几日后,左沐本以为自己美人计也使了,命令也发出去了,以司马铖和魏晔然的关系,肯定能第一时间打听到魏晔然的想法的,

    不料,司马铖去探了几次,竟全都无果而归。

    “这次问清楚了吗?晔然到底怎么说的?”一天晚上,见司马铖终于又从魏晔然开了半天的会回来了,忍不住兴奋的追问道。

    “问什么呀?会一开完,我都还没来得及提涂大小姐的名字呢,晔然就忽然又犯了心口疼,然后我就又匆匆回来了。”

    “我去,又犯胸口疼,为什么会这么巧?”左沐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难道晔然其实胸口疼是装的,其目的是不想听你提涂大小姐这茬?

    “不能够吧,”司马铖认真想了想,立即摇头否定道,“我都还没开口说呢,他倒不见得知道我说的是涂大小姐这事吧,

    倒是他那胸口,我看他是真的疼,今天更是脸色煞白,看着竟差点昏过去。

    对了,你也是大夫出身,你说他这心口疼也有小十日了,怎么就会一直不见好,这大夫也请了不少,怎么会都不见效呢?”

    “多明显的事,不对症呗。”左沐嘴一撇,一针见血道。

    “看,我就说我娘子厉害吧,一句叨中要害,那要不劳驾娘子您抽空帮晔然去看看。”

    “诊病本就是医者的天职,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你可不可以也快点兑现你的承诺,能不能别让我再继续等下去了,人云裳那边还等着听我的信了。”

    “好啊,只要你把晔然的心口疼治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将答案给你问出来。”

    “一言为定?说到做到?”左沐确认道。

    “一言为定!这次肯定不失言!只要前提你治好晔然就好。”

    “没问题,这种事情交给我!”左沐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给读者的话:

    这两天发的章节有些仓促,没办法,老公生病了,动了个小手术,就这些还是我在病房陪护的间隙偷偷码的,大家先凑合着看吧,回头得了空,我再好好改错别字什么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