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494叶念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呢。”到了这会左沐总算是有些明白了。

    怪不得慕琛会特意将茉莉那种朝三暮四又虚伪的丫环放在自己身边,原来是他以前就知道茉莉是敦亲王的人,所以才将计就计不动声色的安排了叶子在那里,悄悄的盯着他们,

    也就等于说,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敦亲王方的一举一动,其实一直都在慕琛的掌握之中。

    至于让茉莉劫走自己,现在看来应该也是慕琛计划的一部分,是他故意给了敦亲王可乘之机。

    想通了这层后,左沐以前所有的疑惑可以说也都迎刃而解了,

    因为以前好多次,左沐都曾发现过小叶子看自己的眼神充满内疚,她以为叶子是因为不能言语,从而给了茉莉为难左沐的机会,所以感到不好意思。

    现在看来这眼神哪里可能是因为茉莉,分明应该是因为慕琛的做法才对。

    “这么说来,其实你也早知道茉莉的身份,知道她早晚有一天会劫持了我?”想通了所有来龙去脉后,左沐最终向小叶确认道。

    “知……知道的。”

    听左沐如此问,小叶眼眶一红,又扑通跪下砰砰砰磕起了头,

    “公主,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您这些日子处处为奴婢着想,一直待奴婢如亲姐妹,可恨奴婢却懦弱无能,竟没有勇气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您,

    其实奴婢一直不敢说实情,除了慑于阁主的威严,也是怕您知道了真相后,得知奴婢原来是用来监视您的,会对奴婢失了望,

    公主您有所不,小叶从小跟着养父长大,从记事起,每天做的事除了练功就是练功,八岁到了天机阁后,每天的行程又除了杀人就是杀人,从来没有尝过人世间的温暖的关爱。

    只有跟着您的这段时间,小叶才觉得自己真正活得像了个人,总算过上了好日子,知道原来被人关心、处处被保护的感觉竟然能这么好。

    公主,说一千道一万,真的对不起,是小叶的犹豫和自私害了您,

    若不是小叶犹豫了这么时间,早些做决定把阿离放出来的话,断不能让您这一路受这么多苦。”

    “傻丫头,事情说开不就好了,毕竟你也是逼不得已嘛……”左沐伸手将小叶再次拉起来,宽慰道。

    不料她宽慰的话刚说了几句,却见左毅竟突然凑了过来,盯着小叶上上下下看了起来,

    就在左沐正好奇他的动机,准备张嘴询问时,却见他又突然开了口,“这位姑娘,你刚才话中有提到你有位义父,

    那么请问一下,你的名字可叫念儿,你那义父可是叶殇?”

    “念……念儿……”小叶一愣,怔怔的看着左毅。

    说实话,自从义父去世后,小叶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人喊过她念儿了,现在乍然听起来,竟有些恍若隔世。

    “怎么?难道是我认错了吗?”看小叶半天没有应声,左毅渐渐的也有些不确定了,一脸的疑惑,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按说不应该呀?虽然过去了不少年头,但是看着眉眼明明还是小时候的样子,没多大变化呀。”

    “是……是的,我确实有个名字叫念儿,”小叶反应过来,忙拭去眼角的泪花,反观着左毅好奇道,“只是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好像以前并不认识您吧?”

    “哦,原来是真的,并不是我的错觉呀。”听到小叶终于亲口承认了身份,左毅终于也长出一口气恍然大悟道,“我说呢,怪不得叶大侠死了这么多年,世人都一直在传,他仍在世间游荡,仍有不少人听过他的招魂曲,

    当时我就想,总不能是被他人冒名顶夫的吧?

    现在看来,外人传的那些曲子,应该就是你吹的了?”

    “确是我吹的,只是你怎么会对我义父的事这么清楚。我义父去世至今在世上都还是个谜,你为什么会这么确定?”仔细盯着左毅看了半晌,小叶忽然警惕起来,冷声道,“说,你到底是谁?这么刻意打探我们父女的情况,到底有何用意?”

    “小叶你别误会,这不是别人,是我从小到大的大哥左毅,”左沐怕小叶再误会了左毅,引起什么不必要的纷争,忙从旁轻声解释道,“我们虽然没有血亲关系,却是比亲兄妹还要亲,所以对于大哥的人品,你丝毫不用担心,可能他也就是好奇和崇拜多打听了几句叶大侠的事,绝对不是对你有丝毫恶意的意思……”

    左沐本是替左毅的唐突打圆场,不料,人左毅却一点也不领情,忽然打断左沐的话,收正道,

    “不是的丫丫,你又搞错了,

    我这哪是随便打听的呀,我是亲眼所见,见他义父叶大侠病重的日子,是如何撑着残体一点点撑下去的。

    还有念儿,你这小丫头也真是,怎么可以记忆这么差,转眼就把大哥哥忘的一干二净了,要知道当年我还特意给你带过不少好吃好玩的,

    这和你的关系就算说不上是丫丫这样的至亲,总也是个故人了吧?”

    “你确定我们见过面?”听了左沐的解释,小叶又盯着左毅,仔仔细细看了一会,仍摇摇头一脸茫然道,“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们是在哪见的呀?”

    见小叶的神情真的不似作假,左毅终于一拍脑门懊恼道,“好吧好吧,我明白了,这事根本怪不得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太马虎了,

    你当时那么小,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对我有记忆。

    不过也没关系,你记不记得都无所谓了,见你现在总算是平安长大了,箭术又练得这么厉害,想必你义父现在泉下有知,总算是也能瞑目了……”

    “哦,我……我想起来,你……你是那个大雪天偷着给我送娃娃和吃食的大哥哥……”

    就在左毅完全放弃希望时,却见小叶突然欣喜的喊了起来,扑上前一把拉住了左毅,

    “大哥哥,原来是你呀,真是不好意思,因着你去的那段时间老是下雪,你又穿着厚厚的斗篷,再加上我当时练着功,所以害的我从来没有看清楚你的模样,只记得你每次都是跟着一位道长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