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483孙女小雅(1)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那他每天在山上到处跑都什么目的呀?你们也没问过?”左沐好奇追问道。

    “是呀,一开始我们也很疑惑,也追问了的,可是无奈人孩子闷着头就是不回答呀。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见孩子实在不愿说,索性我们也就只好不管了。”

    说起这事,老婆婆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无奈,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

    不料,在老头子四十八岁生辰的那天,也就是孩子十八岁那年,那孩子竟突然向我们开了口,跪在我俩面前泪流满面的发誓言说:从此以后他只有一个名字就是张登,而我们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你可能不知道,张登并不是别人,就是我们那失踪的亲生儿子的姓名。

    所以乍然见孩子开口说这话,我们老两口眼泪登时就下来了。

    我们是想过孩子有一天可能会开口说话,但是我们却没想到孩子第一句竟会这么说,这么小的孩子就如此知道感恩,

    那天可把我们老两口激动坏了,高兴的一宿没有合眼。

    不料好景不长,就在生辰后过去没几天,那孩子竟突然提出自己想要出去,到山外面想办法做点小生意。

    这时我们才知道,那孩子天天在山上跑,原来是在找走出这条大山的路,在想着怎么出去。

    我们老两口和附近的村民多少年都在这山里生活,哪去过外面那花花世界呀,一听自是不能同意,

    但是我们长劝短劝,人孩子就是不听,收拾两件衣服,就准备上路。

    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见他去意已决,我们也不好强留,无奈就只好给他备了干粮,又拿出仅有的一点银子,让孩子走了。

    这一走,后来就没了音讯。”

    “他后来就没有回来过吗?”听到那养子就这么走了,左沐感觉自己比老太太还要揪心,替他担心道,“你们也没有去找过他?总不能是在外面出什么事了吧?”

    “没有找过,我们一直以为是那孩子自己不想回来,

    再说就算是想找,我们老两口连这片山都没有走出去过,也无从下手呀。

    就在我们老两口死了心,以为孩子不会再回来时,谁知五年后那孩子竟然又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带了一堆的金银绸缎鸡鸭鱼肉,关键还带回来个媳妇,媳妇还怀孕了,挺着个大肚子。

    可把我们老两口乐坏了,激动的连路都快不会走了。

    儿子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劝我们跟着他离开,去外面的城里生活,我们自然是一口拒绝的。我们毕竟在这山村里邻里邻舍的住习惯了,自是不愿意冒然前去一个陌生的城池。

    两口子不死心,一替一个轮着番的劝,但是老头子却一口咬定,不愿意为孩子们添麻烦,哪算是最后死也要死在这小山村里。

    小两口没得办法,见实在劝不动在家里住了几日就走了,

    不过人虽然走了,此后却隔上一两个月就会回来一次,带一些吃穿用的东西。

    后来又过了大半年,小雅就出生了,儿子可能也是见我们老两口在山里日子过得太清苦,小两口就把小雅留下来,给了我们带。

    自从有了小雅,我们老两口的日子别提过得多开心了,院子里不知道多了多少欢声笑语,并且因着小雅在这,儿子两口子也回来的勤了。三不五时的一家人就能聚到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小雅慢慢的也长大了,眨间就七岁了。

    一年冬日快过年时,儿子又提议想接我们二老去城里,说今年过年对他来说尤为重要,他要办个什么大庆,想让一家人在一起好好过个团圆年。

    其实这期间接触的多了,我们也从儿媳妇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得知:原来我那养子以前竟是洛城一户富商家中的公子,是自己家二叔见他们家生意越来越好,挣了不少钱,慢慢的就起了歹念,勾结劫匪谋害了他们,抢走了他们家财产。

    儿子七年前进城,通过自己的努力历尽千辛万苦总算赶走了二叔,重新夺回了自己家的财产。

    并且经过这几年孩子的努力,他们家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拥有好多客栈、酒楼和店铺,现在俨然已是洛城首屈一指的富豪了,

    我们老两口一听,自是更不能前去了,儿子现在好歹是个体面人,我们这样的山里人过去被人知晓了难免会遭人诟病,给儿子脸上抹黑,所以思虑再三就没有同意,只让小雅陪着两人回去过年了。

    谁知这一去,就又没了音讯……”

    说到这里,可能真的是讲到了伤心处,老人的泪水唰一下夺眶而出了,

    左沐心疼的忙掏出帕子帮老人擦拭,“到底怎么了,可是又出了什么事?”

    “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眼看都到十五了,当时走的时候,孩子们说好的一家三口回来陪我们老两口一起过元宵节的,

    结果正月十五那天我们老两口早早包了元宵,煮了饺子,挂了大红灯笼,只等着一家人团聚呢,却是从天明盼到天黑,愣是没见到一个人的影子。”

    “连小雅也没有回来吗?为的什么呀?”

    “我们也纳闷呀,按说不应该是这种情况呀,要知道就算儿子两口子生意忙回不来,以小雅和我们老两口的感情,也定是不能爽约呀。

    毕竟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离开我们这么久,孩子是不可能不想我们老两口的。

    结果不仅过了十五,一直到过完整个二月,孩子也没有一点音信捎回来。

    终于在苦等了多日无果后,我们老两口再也熬不住,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决定亲自前去洛城看看。

    结果千里迢迢赶到了洛城,一打听我俩就傻眼了。

    原来我儿子家在大年三十竟突然失了火,诺大的一个府邸,全家几百口人竟没有一个人逃脱厄运。”

    “天哪,怎么会这样?也太惨了!”随着老婆婆的讲述,左沐也听得不禁热泪盈眶。

    不过伤心之余,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不禁问道,“可是阿婆你们就没有觉得奇怪吗?就算是失火,等火全烧起来的时候,总也是要有个时间差的呀,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个人跑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