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475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这怎么可能,按说不应该呀,他们不是亲兄妹吗?慕峰为什么要害自己的亲妹妹,丫丫你确定这些消息可靠,不是别的什么人造的假?”

    “千真万确!”左沐心一横,索性全盘交代道,“大哥您有所不知,慕峰表面是一国之君,人模狗样,其实私下里,他就是一个变态狂。

    他因为贪恋我母亲的美色,求而不得,所以一怒之下在深山中修了个宫殿,将母亲囚禁了起来。

    安平长公主告诉我,她其实在我刚到月氏时就知晓了我的身份,知道我并不是慕玥,怀疑我有可能是霜公主的女儿。

    昨天她还特意领着我去了趟峰月宫,我母亲就是被慕峰囚禁在那里,过着非人的生活,所以为了母亲,我必须要杀了慕峰那个禽兽……”

    左沐越说越激动,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杀了慕峰那混蛋,可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好像是什么碗盘落地摔碎的声音。

    兄妹俩转眸循声望去,就见周老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外,此时正怔怔的望着左沐,一脸的震惊,竟连手里热腾腾的药碗掉了都没有察觉。

    左毅一见,不少药汁都溅到了周老脚上,滋滋的冒着热气,忙迎了上去,关切问道,“周老,你怎么了?没事吧?烫着了没有?”

    周老却对左毅的关心和询问视而不见,一双眼睛只直勾勾的盯着左沐。

    左毅一头的雾水,自是不明白周老这突然间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有这么突兀的反应。

    转头看了看左沐,又回头看了看周老,只见两人均不开口,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看得左毅夹在中间是一头的雾水,只得耐着性子上前轻唤道,“周老,周老,您这么看着丫丫做什么,您确定您真的没什么……”

    结果不料,左毅话只说了一半,就见周老一行浊泪竟罕见的夺眶而出,

    人踉跄着想要进屋,可不料刚迈开腿,一不小心脚又绊到了门槛上,一个趔趄竟险些跌倒,吓得左毅赶紧伸手搀住了他。

    “原……原来你真是霜丫头的女儿!”

    周老拂开左毅的手,双手使命抓着门框,勉强稳往身体,老泪纵横道,

    “怪不得……怪不得初次见你,老夫就觉得格外亲切。

    怪不得我总是能从你的身上看到霜丫头的影子,

    原来这些并不是老夫老眼昏花出现的幻觉……”

    “霜丫头……”其实刚才周老乍然出现看自己的神情,左沐就猜出了大概,怕是周老听到了自己的身份。

    但是她确是没想到周老和慕霜公主的关系竟会这般好,竟然用这么亲切的称呼,

    看来安平长公主说的没错,周老确实和母亲关系非同一般。

    只是既然他们关系这么好,那么他肯定应该知道母亲的下落,自己的身世才对?

    “周老,您以前和我母亲——霜公主很熟对不对?”左沐拼命压抑着心中的激动,颤声问道。

    “废话,霜丫头是我在这世上收的惟一的徒儿,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我们的关系不仅熟,而且是非常好。”周老哽咽着打断左沐的话,不容置疑道。

    见周老竟承认的这般爽快,左沐也顾不得身体虚弱,甚至连鞋都没顾上穿,直接扑过去,拉住周老恳求道,

    “周老,丫丫在这里恳求您,求您看在我母亲的份上,务必告诉我,我母亲现在何处?我的生身父亲又是谁?您可知道他们的行踪?”

    乍然听左沐这么一问,周老顿了一下,半晌方木然的摇了摇头,“对不起孩子,这个我并不知道。

    我既不知道你母亲后来去了哪里,也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亲生父亲。”

    见周老这神情,左沐心里又是咯噔一下:竟然连周老都不肯说,看来自己的生身父亲真的是慕峰无异了。

    想到伤心处,左沐不禁潸然泪下,喃喃道,“原来真相真的竟是如此不堪,原来我真的是多余的,是压根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的一个耻辱……”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听左沐突然冒出了这么几句丧气话,周老气得胡子都跟着颤了起来,直接打断左沐的话,指着她骂道,“世上怎么有你这种傻孩子,哪有你这么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轻贱自己的,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困难重重,很不容易,怎么能是多余的呢。”

    “您老人家说的那是别人吧,怎么可能会包括我?”左沐一脸的无奈,苦笑道,“想想多可笑呀,竟有人的生身父母亲会是一对亲兄妹,而那个人还偏偏是我!”

    “傻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到了这会,周老算是终于听明白了左沐话中的深意,连忙纠正道,“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不是不肯说,老夫是真的不知道你生身父亲是谁,

    但是有一点你大可以放心,老夫可以用人格担保,你的父亲绝不可能会是慕峰那个王。八蛋,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您老人家这话是何意?”左沐泪眼看着周老,哽咽道,“其实您不用刻意安慰我的。

    再说了,刚才您不是还说,您没有见过我的生身父亲吗?

    恐怕您还不知道吧,其实我母亲当年并没有逃脱,离宫后,她一直被慕峰囚禁在峰月宫里,

    我昨天还和安平长公主亲自去了那宫殿,那里有一根很粗很粗的铁链,平时就是用来拴着我母亲的,

    我在现场还发现了一根骨笛,安平长公主说那是母亲的宝贝,平素她将它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从来笛不离身,

    可是现在,那骨笛却被生生折成两半,

    看那情形,母亲应该在那里囚禁了很长时间,过着生不出死的日子,所以……”

    “孩子你是真的想多了!”周老再次打断左沐的话,十分肯定的道,“其实这事也不能怪你,毕竟你没有和霜丫头接触过,自是不了解她的性子。

    依霜丫头那个烈性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如果她真的让慕峰得了手,她是绝对不会苟活的,更不可能会再生下你。

    还有,其实早在你手术那天,我就已经向淼姑娘打听过了,你今年刚过十七岁,而你母亲是十八年前离开的慕峰,从时间上还差着几个月呢,根本对不住,所以你绝对不可能会是慕峰的孩子啦。”

    听周老说的如此斩钉截铁,左沐一时间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说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