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395果然是女生外向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怎么了?这是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出神?我怎么没发现,这里有什么特别迷人的风景呢?”

    就在左沐以为一切都万无一失的时候,只听身后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左沐心里一跳:我去,要不要这么巧,自己刚做好不辞而别的准备,人就真的回来了。

    看来若还想照原计划不辞而别,恐怕还真就不行了。

    站在那里缓了缓神,左沐慢慢转过身去,

    就见身后一袭白衣的男子正静静的伫立在身后,手握梅花扇,淡笑着注视自己。

    微风吹来,一袭白袍随风飞扬,看着倒是和第一次相见时的白衣大侠风格相似。

    这养眼造型,看着倒是无害的很,恐怕任谁也不能想到,这位就是集各种名誉与权利于一身,名震天下的天机阁阁主、月氏太子——慕琛吧。

    “站在这里不欣赏风景,还能做什么?”左沐做出一副坦荡荡的样子,轻笑着反问道,“你不稀罕那是因为你见的多,哪像我们这笼中之鸟头发长见识短的,

    只是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倒是吓了我一跳。”

    “自然是走着上来的,听你这语气,倒像是早就猜到我会来。”听到左沐的语气,慕琛挑了挑眉,爽朗大笑道。

    “对呀,”左沐狡黠一笑,了然道,“因为那老大夫每次都喊我公主,而这里显然又不是安南,所以我思来想去,琢磨了这么些日子,恐怕也只有你这里了。”

    “哈哈哈,还是我们丫丫聪明。走,回去吧,外面风凉,别受了寒。”慕琛轻笑着,揽着左沐往院子里走去。

    两人走到马车旁,就见那对小夫妻还在卸东西,尤其是那小姑娘,看到两人朝他们走去,不知是害羞,还是怕人,竟哧溜一下又缩回了马车,

    等他们走进院门了,才又悄悄探出头来,对着二人是打量来打量去。

    感觉到身后探寻的目光,左沐渐渐起了逗弄的心思。

    不期然的猛一回头,四目相对,小姑娘吓得哧溜又缩回了马车。

    这小东西,倒是可爱的紧,该不会是属泥鳅的吧。左沐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很显然,慕琛倒是对这两个送东西的并不感冒,自顾自的走进凉亭,率先倒上一杯温茶,递给左沐道,“你就不好奇,我怎么会隔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直到今天才来?”

    “好奇呀,如果琛太子愿意告知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左沐接过茶,慢条斯理的喝了两口,从善如流道。

    瞥了瞥左沐那心不在焉的样子,慕琛坏坏一笑,故意轻叹道,“哎,说来说去,还不得怪你那夫君找的事……”

    “我夫君……”左沐一怔,茶碗都没来得及放下,一把抓住慕琛的衣袖,紧张追问道,“你说的是司马铖吗?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可有中那司马克的计谋?”

    “哎呀,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是女生外向呀!”

    看到左沐这副着急模样,慕琛自然是一肚子的不满意,就连语气中都透着股酸气。

    “我这来了半天你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一提到司马铖就瞬间来了精气神,像被突然打了鸡血似的……”

    “哎呀,琛大太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好不好?”见慕琛真拿起乔,左沐倒是反应够快,迅速摆出一副伏低作小的虔诚姿态,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谁让她现在想从人家嘴里套出些消息呢。

    “再说了,我之所以担心司马铖,还不是因为他这段时间比较凶险,哪像您呀,这么能干厉害,每天就这么轻松松一坐,天下就尽在您的掌握之中了。”

    “你这臭丫头,嘴倒是挺甜。

    好了,好了,你可别晃了,再晃手中的茶水全都洒在我衣服上了。”

    看左沐这瞬间变脸的水平,慕琛深深的无奈道,

    “你放心,你那男人现在好得很,

    说实话,他虽然保护媳妇的本事不怎么样,打仗倒是厉害的很,司马克哪里能是他的对手。

    不过看现在的形势,他好像和司马克进行了谈判,二人应该达成了什么协议,貌似以秦山为界,准备将西夏南北分治了。

    估摸着到时候你男人掌管南夏,司马克掌管北夏。”

    “这样啊,只是司马铖知道我在这吗?他可有说什么时候来接我?”相比较司马铖和司马克兄弟俩的协议,司马铖将来统治多大的领土,左沐倒是更感兴趣她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反正消息我已经送过去了,他现在刚站稳脚跟应该比较忙,估计过完这段时间,人自然就会过来接你了,”慕琛接过左沐的杯子,自己续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那好吧,反正只要他没事就好,”

    一听司马铖没事,左沐立即又恢复了刚才寡淡的嘴脸,看慕琛一副淡然渴水的模样,颇有几分不满的反问道。

    “只是这些好像和你也没多大关系呀,犯得着你浪费这二十多天的时间吗?不要告诉我,那信其实是你亲自送给司马铖的。”

    “哎我说,你这臭丫头,怎么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

    慕琛无语的点了点左沐,只得无奈放下茶碗,全盘交代道,

    “你是不知道,你出事后,那司马铖杀了司马据还不算完,非要还揪着萧若云不放,

    其实他杀萧若云我也不反对,你要是杀她也行啊,偷着派个杀手解决了不就行了吗?

    司马铖不是,直接大刀阔斧、光明正大的派人真的追杀到了大渝境内,并且还没把人给杀掉,

    这能还行,直接惹怒了大渝皇,

    那萧贺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出过这种明亏,丢过这种脸面,再加上萧若云又是自己最喜爱的女儿,听说好像你坠崖那天,她在崖边腹部就中了一刀,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得知这些后,萧贺当场扬言就要派兵打回去。

    这边就够乱了吧,那边安南薛牧一听到消息也不干了,二话没话带上人就要冲上去也和大渝干仗,也不管自己那点力量打不打得过。

    你说说,这俩人,一个是你最爱的男人,一个是最爱你的男人,哪一个出了事你不得跟着伤心,没得办法,我这个亲大哥只好出面喽,

    这不,亲自去了大渝一趟,好说歹说才拦下这场大仗。

    你自己说说,我这段时间一下做了这么多事,到底辛苦不辛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