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361我来替你喝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昭然……”左沐一看情形不对,忙伸手拉住了魏昭然,“注意影响!”

    毕竟魏昭然和亲的事还没有尘埃落定,或者说因着慕琛态度还不明确,或许还有转机的机会,所以左沐这会自然不希望魏昭然公然和萧泽撕破脸,将事情闹的一发不可收拾,在月氏来的使臣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你看他……”虽然被左沐拉住了,魏昭然仍一脸的不忿。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急,眼下我先对付。”左沐轻声安抚完魏昭然,施施然站起身,冷眼盯着萧泽道,

    “六皇子的意思,是想让本妃也喝一杯是吧?”

    “那是当然,就是不知道康王妃是否看得起我大渝,肯不肯赏这个光了?”萧泽嬉皮笑脸道。

    “现在大渝和西夏两国友好,喝一杯而已嘛,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遗憾的是,本妃在喝酒之前向来都有一个条件?”左沐略一思索,沉声道。

    “哦,什么要求?快说快说!”没想到左沐这么快就轻易答应了,萧泽急不可待的问道。

    “就是我喝一杯,六皇子你必须连喝十杯。”左沐眼眸一转,微启朱唇道。

    “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有这么不对等的条件,你是不想与小王喝酒吗?”萧泽一怔,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公平。

    “这样呀,那如果六皇子非要这么想就没办法了,”左沐拉下脸,毫不思索的又坐了回去,放下了酒杯,“就算本妃再想为两国友好出力,但是毕竟我只是区区一介女子,并且还怀着身孕,和你一个大男人一块喝酒,本就是极不公平的事。”

    “好,喝就喝,来人呀,拿酒过来,十杯就十杯,”看左沐又坐了下去,萧泽干脆一撸袖子叫来了酒,

    最后看着叫来的酒,还不忘冲着左沐得意一笑,“或许美人还不知道吧,小王其实有个外号叫千杯不倒。说实话,喝你这十杯酒,还真跟玩似的,根本什么都不算。”

    说完,人端起杯子就要直接喝。

    “慢着,既然和本妃喝酒,这酒自然要本妃亲自倒,这样才显得对你大渝使者的尊敬不是?”左沐制止住萧泽,起身,还真为萧泽一杯杯斟起了酒。

    “好好好,不错不错,美人王妃倒的,自是要一滴不剩的喝完才好。来来来,再多倒几杯,本王一块干了。”

    看左沐亲自斟完酒,萧泽直接端起两个杯子,牛饮似的就开始往嘴里倒。

    随着萧泽两杯酒下肚,周围竟还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喝彩声,

    好吧,可真是一群善良的主呀,这是惟恐事情闹的不够大吗?

    还是觉得自己这个大肚子王妃,被别国的人跑上门来欺负,他们觉得还挺有面子。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没想到这死胖子好像还真挺能喝,喝了这么几杯,都还能撑着没有倒。

    只是今晚喝了本奶奶斟的酒,就算你有再大的酒量,只要这十杯喝完,姑奶奶也保你醉上半个月醒不过来。

    左沐面上不动声色盯着萧泽一杯杯喝下去,心里却在默默计算着时间。

    “等等,我喝完也可以,但是我这都喝了几杯了,你总要也抿上几口吧。”喝了几杯,萧泽不知是受了什么提示,还是人忽然变聪明了,竟突然对左沐也提起了要求。

    没想到这萧泽也不完全是个草包,竟想起来反将自己一军。

    左沐犹豫着倒了一杯,正考虑着是先喝一点含到嘴里,待会再悄悄吐掉,还是干脆不再拖延,直接出手将萧泽给干倒?

    从时间上来说的话,这厮已经喝了几杯,估计也撑不了多少时间了。现在如果冒然出手的话,毕竟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如果被发现了,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左沐正犹豫不决之间,却见手中忽然一空,

    一恍神,手中的酒杯竟被人突然夺了去,

    “我来替你喝!”

    “琛太子……”

    “琛表哥……”

    看到慕琛的突然出现,众人皆是一愣,尤其是萧泽,本能的转身就想逃跑,

    可是看了看周围,全是鼓励自己的目光,再加上左沐这个大美人刚才好不容易都答应陪自己喝一杯了,

    *熏心的他,壮了壮胆子,勉强清了清嗓子心虚的问道,“那个,琛……琛表哥,我和康王妃正在喝酒呢,您过来干什么?”

    “自然是过来喝酒的呀,”

    慕琛挑了挑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悲,

    “六皇子不是想找人喝酒吗?本太子奉陪就是,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这样,咱们两个喝,不用以一抵十,一对一就行,”

    “这……好像有些不太妥吧?”一听说慕琛要和自己喝,萧泽立即退缩道。

    “怎么?六皇子也是觉得只喝酒没有什么意思吗?

    其实本太子也是一直这样认为的,我觉得如果酒里再加点东西的话,肯定会更有味道的。”慕琛说着,从怀里摸出把匕首轻轻一甩,

    就见手起匕首落,已经深深的嵌进桌子里,只留一点木质的把柄还露在外面。

    “琛……琛表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匕首萧泽脸色一白,吓得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越发心虚了。

    “能有什么意思,自然就是唱酒的意思呀。”

    慕琛并不看萧泽,而是余光扫了眼那匕首,自顾自的建议道,

    “要不加点鲜血吧,你觉得怎么样?

    听说如果酒中加点心口血,会变得更加美味,对身体也是大补。

    这样,我的杯中加你的心口血,你的杯中加我的心口血,咱们两个互刺对方,取对方的心口血吧。

    每人一次机会,当然,如果你刺不中的话,就怨不得别人了。

    你年龄小些,也省得事后有人说我以大欺小,你先来吧,我站这不动,随你刺,如何?”

    “你……你武功那么高强,我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对手?”

    听到慕琛讲完游戏规则,萧泽的脸唰一下吓的没了一点血色,半天才战战兢兢的质问道,“你……你这不是明摆着在欺负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