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248这个冬日必须病发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见白太后说的如此轻描淡写,皇上又是一愣,“一个多月,母后的意思是……”

    白太后缓缓起身走到窗边,目光缥缈的望向窗外,只见秋风中,一片片黄叶被秋风卷离枝头,各自飘零,看着甚是凄凉。

    “听说那王太医诊脉后不是曾讲,像他这种得了寒毒的人,冬日最是难熬吗?”顿了半晌,白太后的声音方再次幽幽响起。

    “王太医确实有讲,说他这身体一旦冬日病发,就是大罗神仙来了,恐也再无回天之力。”皇上还是有些不明白太后的深意,只得如实答道。

    “那不就结了,”白太后突然转过身,紧盯着皇上的眼睛,沉声道,

    “他去年冬天不就差点没有熬过去吗?这件事可是举国皆知。

    你这大位已经登了十几年的光阴,此一时彼一时,亲王多他一个少他一个,世人又有谁会在乎?”

    “这……”皇上心中一惊,略一思索,不禁长叹一声道,“母后英明,是儿臣愚钝了。拖了这么些年,这个冬日康王的寒毒确实该发作了。”

    见大事已定,白太后转身重回榻边,老腰一扭重又歪靠在了贵妃榻上,轻叹一口气,自哀自怜道,

    “哎,我老婆子年纪大了,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总想着眼么前没个人清静的很,要是时不时能有个人能过来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你身为一国之君,自是抽不出时间,但是总也不能拦着你的兄弟、儿子们不是,其实也不用他们贴身照顾我什么,哪怕就是过来陪我说说话、解解闷也行呀。”

    白太后这般一说,皇上自是立即心领神会,大步进出慈安宫,冲着门口的老太监朗声道,“传朕的旨意,太后娘娘身体有恙,自今日起,各位皇子、王爷,轮流进宫为太后娘娘侍疾。”

    “老奴遵旨。”刘公公得了令,立即磕都不打,嘚嘚嘚的下去传旨了。

    几日后,残月院

    清晨左沐迷迷糊糊醒来,习惯性的伸手一摸,只见外边的床又凉了半截,身边早已又没了人。

    “公主您醒啦?”安嬷嬷听到动静,笑眯眯的走进来,手中的托盘里那白底蓝花的大汤盅甚是醒目。

    安嬷嬷熟练的将汤盅往小几上一放,先盛上满满一小碗晾着,转身方去扶左沐坐起来,“公主您别再赖床了,快起来把这乳鸽莲子红枣汤喝了吧,这可又是王爷天不亮就起床亲手为您煲的……”

    左沐本也没有赖床睡懒觉的习惯,听到安嬷嬷的召唤闭着眼睛本已经起了一半,结果一听竟是又要喝汤,哀嚎一声扑通又倒回到了床上,

    “天哪,怎么又喝补汤呀,这十多天来,七七八八的汤我都喝多少了,司马铖他这是什么居心,真要把我当猪养啊,天天变着法的炖汤给我喝,他干脆改行当厨子得了。”

    左沐一脸的不耐烦,安嬷嬷却是高兴的很,转身将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端到左沐床前,轻声和气的劝解道,“公主且莫这样说,王爷不厌其烦的这样做,还不是因为疼惜您。

    别说是皇家,放眼整个西夏看看,除了咱康王府,哪家的夫君能这么紧张娘子的身体,王爷处处为您着想,这是您修来的福气。

    来,听嬷嬷的话,快把这汤喝了……”

    看安嬷嬷劝起来又一套套的停不下来,大有左沐不喝,她就要长篇大论没完没了的架势,无奈,左沐只得随便拿起帕子糊弄把脸,没好气的接过了小汤碗,咬着牙喝了一口。

    “这才是嬷嬷的好公主嘛。”看左沐终于又听话的喝了,安嬷嬷更开心了,笑得简直见牙不见眼,“老奴寻思着呀,只要这些补汤跟得上,用不上半年的功夫呀,您一准能为王爷怀上个大胖小子。”

    “我……噗……”左沐一口汤含到嘴里压根没有机会咽下去,结果听到安嬷嬷的话,一激动全给喷了出来。

    “安嬷嬷,算我求您了,这汤我都喝了,您就别说这茬了行吗?”左沐捂着脸道,“那司马铖到底给了您多少好处,您见天的替他在我耳边念经洗脑。”

    “公主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这还能用和着王爷给我好处,这不是人之常情嘛,哪有人成了亲不想生孩子的道理。

    再说您看看您和王爷,这一眨眼的功夫,成亲都已经一年多了,现看看王爷身边的那些同龄人,哪家的孩子不是能跑能跳的了

    不是老奴说您,这事您要换位思考一下,换成您是王爷,就算明面上不说,心里那肯定也是急的七上八下的呀……”

    “嬷嬷……嬷嬷,您这就不对了,怎么说来说去,又成我的问题了。”见安嬷嬷本末倒置说起自己又没完,左沐只得弱弱的小声提醒道,

    “您又不是不知道,上次无极道长不还叮嘱呢嘛,说司马铖他现在体内有寒毒,不能要孩子。”

    “现在不是能不能要孩子的问题,就算现在不要孩子,可也不能连房都不能圆呀,”

    安嬷嬷说了半天,终于绕到了重点,

    “你见哪对夫妻成亲一年多还不圆房的,我看就是王爷怜惜你,任着你的性子胡闹。

    还体内有寒毒,我就不信圆次房,对公主您能危害到哪里去,我看那无极道长就是没事吃饱了撑的,瞎吃萝卜淡操心。”

    “怎么能是吃饱了撑的呢,他体内有寒毒明明就是客观事实嘛,人无极道长只是用事实说话,我觉得无极道长倒是中正的很。”听到安嬷嬷竟连无极道长也数落上了,左沐忍不住吐槽道。

    “什么中正,让他给王爷看病,他只说王爷就是,临了干嘛又叮嘱那一句,还不是瞎操心。

    不过,也别说,这点和你师父那沐道长倒是有一拼,

    当年沐道长就是,一会看不到你就心慌的很,哪怕老奴贴身看着都不行,好像全世界就他知道疼惜你,别人都会虐待你一样。

    是不是现在这年头的道长都是这样呀,爱操些闲心……”

    看安嬷嬷越说越没个遮拦,眨摸眼的功夫连将两个道长都到一块了,左沐连忙轻咳一声,打断她的话,转移话题道,

    “对了,司马铖人呢,怎么一大早的起来,半天都看不到他,又跑哪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