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241救命之恩?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康王府营帐里,

    “噗噗……”司马铖趴在床边,已经接连吐了好几大口鲜血。

    “司马铖,司马铖,你怎么样?你别吓我……”看着痰盂里这么多的血,左沐吓的声音都变了。

    “王爷这是拉弓动了真气,引得寒毒病发体内气血逆行,我给他先输些内力,好歹止住血。”阿离一见,跳上床就欲为司马铖输送内力。

    “我先来吧。”薛牧看了左沐一眼,上前一步,主动请缨道,

    “在这西夏,我毕竟是个外人,如果在康王府的营帐停留太久的时间,难免会引人猜疑,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薛将军言之有理。”魏晖然一听,也立即附和道,

    “想来此时帐外一定埋伏着不少只眼睛,如若让那边的人知道那箭其实是王爷射的,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所以我们先输了内力,不动声色的离开,起码先混过今天晚上再说。”

    “不,救王爷要紧,顾不了那么多,还是我先来吧……”看有人和自己抢,阿离固执着不肯离开。

    “既是如此,大家就别争抢了,我先来,看效果怎样,如果行的通的话,就薛牧跟上,晖然最后一个吧,至于阿离,漫长一夜的时间,你有的是功夫给王爷输内力。”

    见事情基本敲定,白启离不犹豫的将阿离拉下来,自己主动坐在床边,第一个为司马铖输起了内力。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白启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司马铖的气血却稍稍缓了一些,起码血是止住了。

    薛牧一看,白启这么卖命输送了这么多,再看左沐哭的眼睛都红了,自是也不好太吝啬,忙也输送了体内不少的真气。

    输完真气,见白启仍是脸色苍白,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难得友好的伸出手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好。”到了现在这步田地,又难得见薛牧如此真心实意,白启大局考虑,怕自己一个人露出破绽,自是也没有再推脱的必要。

    “稍等一下,我送你们。”

    左沐一看,忙起身追了上来,“这个是补气血的药丸,你们先吃一粒,回去后隔一个时辰再吃一粒,好歹明天能恢复一些身体,最起码别让那边的人看出异样。”

    “嗯。”二人也不犹豫,接过药丸一口塞进了嘴里。

    眼看薛牧已搀着白启出了营帐,魏晖然也输完真气跟了出去,左沐想了想又追了出去,

    “既然今晚上是虚惊一声,知道昭然只是昏迷并无大恙,我也就放心了。今晚我就不去看她了,晖然你回去后定要好好照顾她。”

    “这是自然,这点小事我这个当哥哥的还是能做到的,毕竟康王叔这边更需要你,至于昭然就不劳康王婶您费心了。”魏晖然拍着胸脯保证道。

    “还有薛哥哥,”

    叮嘱完魏晖然,左沐又转眸看着薛牧真挚道,“你回去还是要好好谢谢腊梅那丫头,今天的事多亏了她,若不是她,恐怕我今晚就真的病丧蛇口了。

    你告诉她,这个救命的恩情我左沐记住了,回去一定好好重谢……”

    “什么?哪个腊梅呀……”左沐本要好好感谢一下腊梅,谁知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魏晖然突兀的打断了,“我们没有见过什么丫环呀?怎么就成你的救命恩人了?”

    “是珊儿身边的贴身丫环,瘦瘦小小的那个,一个小丫环而已,可能你平时粗枝大叶的没太在意吧,”

    左沐笑着解释道,“今天晚上要不是她赶过来,及时通知了你们,你们关键时刻又赶到射死了那两条大蟒蛇,我可不早就小命不保了吗?你说这算不算救命之恩?”

    “什么……什么通知我们呀?我们今晚上压根没有见什么丫环呀,”

    魏晖然彻底被说糊涂了,不可思议的喊道,

    “我们之所以去,是康王叔一直感觉心神不宁,眼睛跳得厉害,我们一问安嬷嬷才晓得你出去了,

    因为不知道你具体去了哪里,我们费了老大劲才找到地方,若不然也不会让那萧若云得意了那么半天。”

    “什么?不是腊梅告诉的你们?”现在左沐也有些迷糊了,“腊梅不是说来找晖然的吗?我有明确告诉她晖然就在康王府的营帐里呀,

    并且这两天她还过来为薛哥哥拿过两次吃食,怎么可能会这么半天也没通知到人呢?”

    左沐没有看到的地方,听到她和晖然的对话,白启额头青筋突然暴起,眼眸暗了又暗,咬了咬牙,刚要开口讲什么,却被薛牧抢先开了口,

    “哦,腊梅可能也是过于担心你们,一时情急有些乱了方寸,她倒是回去喊我去了。”薛牧看了白启一眼,沉声道。

    “那就好,那就好,吓我一跳,还以为腊梅突然怎么了呢。”听得真相终于大白,左沐也没有多想,拍着胸脯轻笑道。

    “我们先走了,你好好照顾王爷。”薛牧没敢看左沐的眼睛,交代完腊梅的行踪,简短告完别,就准备抬脚离开了。

    可是,走了两步,却发现白启还愣在那里并没有跟上,眼睛虚无的盯着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薛牧顿了一下,终又走回去,再次开口道,“走吧,大哥,我送你回营吧。”

    “好吧。”白启看了看她,还是跟着薛牧,两人并肩离开了。

    等左沐送完三人,回到营帐,就见阿离也已输完了真气,不知去了哪里。

    终于没了旁人,只剩司马铖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那里,眉头紧皱,脸色苍白的像张纸,几乎没有丁点血色。

    看着这样的司马铖,左沐心痛得几乎都快忘了呼吸。

    她早已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痛,扑回到床边,心疼的一下抱住了司马铖,哽咽道,

    “你个大傻子,你不知道动用如此大的内力,对你身体的亏损有多大吗?

    你就不想想,如果因为这两支箭,他们真的怀疑到了你怎么办?

    你这么些年的努力也不准备要了吗?父皇母后的仇都不报了吗?

    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

    感觉到左沐的到来,司马铖慢慢睁开眼,抬手轻抚了抚左沐的黑发,安抚着,“沐儿别怕,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还好好的躺在这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