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218病发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公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可能是由于左沐的呼喊声太过凄厉,安嬷嬷睡眼惺忪的也赶过来查看情况。

    可是待看到地上司马铖的情况,安嬷嬷也吓了一大跳,“公……公主,王爷这是怎么了?”

    “嬷嬷,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就轻轻一踹,然后他就跌下来,就成这样了。”左沐彻底吓傻了,哭着道。

    “公主不怕,嬷嬷在这。”一看左沐吓成了这样,安嬷嬷反倒变得镇定下来,立即拿出了一副为母则强的架势,

    “公主您先起来,别一直坐这,地上凉,还有王爷也不能总躺在地上,老奴这就想办法把王爷给弄到床上去。”

    经安嬷嬷一提醒,左沐方才想起来,司马铖确实还躺在地上,忙战战兢兢的起身帮安嬷嬷将司马铖抬到了床上。

    “嬷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左沐真的凌乱的很,站在床边,手足无措的问道,“司马铖的呼吸看着越来越弱了?”

    左沐觉得这是她两世一来,脑子最不清楚的时候,

    她心里乱的如一团麻,暂时根本无法从刚才发现的惊人秘密中走出来,傻呆呆的站着,并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

    “公主不急,您先坐这歇着,老奴去打盆温水来,帮王爷擦试掉这些血渍,对了,您平时备着的那些药丸呢,老奴记得那粉红色的,不是补血补气的吗?可否让王爷先服一颗?”

    左沐不理智,安嬷嬷倒是出奇的冷静,边打水为司马铖擦拭,边小声建议道。

    “哦,对对对,我还有药丸呢,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左沐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去找药瓶,手忙脚乱的忙活了半天,才好不容易将两粒药丸塞到司马铖嘴里。

    药丸刚刚服下,就见无极道长就和阿离一起赶了回来,时间之短完全超乎左沐的想象。

    无极道长进来后,粗略查看了一下司马铖的病情,从怀中取了一个小瓶子,打开倒出药丸,熟练的就要往司马铖嘴里塞。

    “哦,这种补气的药丸,我们公主刚刚已经喂过王爷两颗了。”安嬷嬷一见这小瓶子和左沐刚才拿的极为相似,连忙从旁轻声提醒道。

    “哦,”无极道长一怔,瞟了左沐一眼,默默的收起药瓶。

    “嬷嬷你去把上次开的药再熬上一副,阿离去打些热水过来……”不过很快,无极道长并没有耽误太长时间,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为下一步医治做起了准备。

    “是。”安嬷嬷和阿离自是格外配合,磕都不打的出去了。

    所有人都走了,只有左沐一个人,还傻呆呆的站在床边,一副惊魂未定、吓坏了的样子。

    “康王妃,您不也是医者,现在请拿起您的银针,王爷的寒毒比较霸道,贫道需要您的配合,我们一起来为王爷针灸。”无极道长转眸看着左沐,冷声要求道。

    “不,我不行,我现在心里乱的很,根本做不到。”左沐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想也不想的就摆手拒绝道。

    此刻的左沐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医者不自医,

    此时她眼中的司马铖只是一个亲人,她根本没法将他当成一个普通的病人,来集中精力下针。

    “你为什么不行?医者的天职是什么?”

    “救死扶伤!

    你不能因为这个人和你有亲密关系,就自己先乱了方寸,

    在我们医者的眼中要一视同仁,无论他是谁,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

    他都只是一个病人,他现在需要你的救治,而不是你的垂怜和眼泪。”

    无极道长看着左沐,一反上前见到的慈眉笑颜,板着脸厉声道,

    “现在就拿起你的银针,拿出你医者的状态来,按我说的方法来针灸,”

    面对无极道长的疾言厉词,左沐如被人当头棒喝,深吸两口气,她勉强沉了沉心,开口道,“那好吧,要不我试试?”

    “是必须行!病人没有机会,死神也不会给你试的时间,我们必须和死神竞争,把人抢回来。”

    面对左沐的让步,无极道长貌似仍不满意,继续大声要求道,

    “现在就拿起针,按我说的穴位,准确无误的扎下去,你必须做到。”

    “是,我一定行,我一定可以。”左沐顺着无极道长的话大喊了几声后,头脑确实冷静了不少。

    她果断拿起针,在无极道长的指导下,和无极道长双管齐下。

    果然,在两人几针下去,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司马铖忽的坐起,吐了几大口黑血。

    人虽然并没有清醒,但是明显缓了过来,脸上也渐渐恢复了些许血色。

    “好了,王爷现在已无性命之忧了。”无极道长拭了把额头的汗,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看司马铖终于脱离了危险,左沐吊起的一颗心总算落下,一直憋着的情绪,也总算释放出来,扑到床边抱着司马铖哭道,“司马铖,对不起,都怪我,怪我没有拦着你喝酒,怪我刚才不小心又让你跌了一跤。”

    “王妃不要这样说,王爷的病,根本不是你的错,”

    面对左沐的自责,无极道长看了眼一旁的阿离和半道赶来的桂嬷嬷,笃定道,

    “王爷本就寒毒蚀身,他这次发作,是因为他这段时间心智不稳,忧思过度,自己先乱了心智反致,”

    “你是说,他病发,其实和我刚才那一脚没多大关系?”左沐一怔,不可思议追问道。

    左沐也是学医的,她自然也晓得,或多或少,司马铖此次病发的如此凶险,肯定和那一脚还是有些关系的。

    可是,出乎她的意料,无极道长否定的那是毫不含糊。

    “准确的说,是完全没有关系,你踹不踹他,都会病发,都会是这个结果。”

    无极道长捋了捋胡子,看着又恢复了一贯的和蔼可亲,

    “只是,日后且不可再让他饮酒,醉酒后他容易出现幻觉,扰乱心智。

    还有,他苏醒后,可能会丧失病发的这一段记忆,所以大家没必要刻意在他面前提起,以免给他造成心理负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