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166白珊的意中人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薛牧?”左沐一惊,这倒是个意外,“他怎么突然会来?”

    “对呀,你事先都不知情吗?”魏昭然小心觑了眼左沐,目光里竟罕见的含着一丝心疼。

    “不是,你这什么意思?我们离这么远,他来不来的,我怎么可能会提前知情呢?”左沐瞟了魏昭然一眼,想也不想的脱口反问道。

    可是,看魏昭然飘忽不定的眼神,左沐忽然想到了什么。

    好吧,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腊月二十八那天,她是和魏昭然一块出门看的灯,然后她就莫名消失了,估计为了哄住昭然,隐瞒左沐的踪迹,这中间司马铖不定编了什么谎呢。

    我去,这丫头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还喜欢薛牧,和他旧情未了,藕断丝连吧?想到这里,左沐不禁有些头疼。

    “没……没什么,只要你和康王叔过得好,自然比什么都重要。”看左沐半天不说话,魏昭然显然又想歪了。

    “你……”左沐张了张口,想解释什么,可是一时终又不知从何说起,再加上白珊还在这里,有些话说起来并不方便,最后只得回以一个安抚的笑容,“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这边魏昭然和左沐眉来眼去的打着哑谜,白珊一个人怔怔的坐在旁边,却全然并不知情。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她,嗫嚅了半天,方红着脸试探着向左沐问道,“那……那个康王婶,我向您打听个事,你们安南国都有多少年轻的将军呀?他们身上会带有什么信物吗?”

    “信物什么的我倒是一下说不上来,不过,大大小小的将军总有好多个吧?”左沐盯着白珊好奇道,“怎么了?”

    直到现在左沐才发现,白珊那丫头今天从进门起,神情貌似就有些恍惚,兴致也不是很高的样子。

    “别看了,她的魂早就被人勾走了,自从有了意中人,咱们的白大小姐就只剩一俱行尸走肉了。”魏昭然从旁笑着打趣道。

    左沐一惊,“怎么情况?发生什么事了?”

    “其……其实也不是,康王婶您别听昭然瞎说,我就只是担心他而已。”

    白珊羞红了一张俏脸,扭捏了半天,下了半天的决心,终壮起胆说道,

    “是年前,跟着祖父在西山别院的时候,那段时间我心情不太好。

    刚好有几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在腊梅的撺掇下,我们去踏雪寻梅,竟意外碰到一男子重伤昏迷在梅林里。

    出于好心,我和腊梅就将人拖到了附近的一个废弃的茅草屋里,然后天天偷偷跑去照料他。

    不料,有一天早上,我再去时,他人就不见了。

    我现在很担心,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离开?如果是身体恢复了,自己走了倒也罢了,怕就怕他是被坏人掳走了或什么动物给害了。”

    “现场你没有看过吗?”

    “我仔细看了,小屋里什么都没动过,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就只是少了个人。”

    看白珊这般忧心,左沐帮着分析道,“如果是被人掳走了,起码应该有打斗或挣扎的痕迹吧,最起码现场看起来会比较凌乱民,

    被动物害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天寒地冻,本来外出寻食的动物就少,如果是饿疯了饥不择食的动物,看到有血有肉的人会立即进食,那现场还不得弄得到处都是血渍呀?

    照你描述的,小屋很整洁又什么都没少,可能性大概就只有一个,是他自己决定走的。”

    见左沐分析的有理有据,白珊终于长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太好了,只要他没事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呢。?”

    说完,想到什么,忙又从袖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左沐面前,“对了,他走后,我在床底下发现了这个,您看这是你们安南的东西吗?”

    左沐拿起,只见这是一块上好的黄花梨木,被打磨成椭圆形,一面刻着只老虎,另一面是一个安字。

    左沐瞅了瞅确实有些眼熟,随口问道,“看样子这是一个将士随身携带的腰牌吧?既然有这个安字,想来应该是和安南有关的?”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他胸口有很多伤口,一看就是经常打仗落下的,所以我才问您安南年轻的将士有哪些?”白珊希冀的问道。

    左沐实在不想看到白珊失望的神情,所以只得自顾自的打量着腰牌,如实道,“是倒是这么个道理,只是只有这么一个腰牌,看着并没什么特殊之处,再说安南的将士有这个的多了,经常打仗的哪能没伤没疤呀,仅凭着这个,恐怕一时真不好找到人呀。”

    “其实,我也没有奢求能找到他,只要能确定他现在平安无事就好。”白珊咬了咬唇,嗫嚅的问道,“不……不是听说,您和安南的薛大将军很熟吗?您看能不能让他帮着打听打听?”

    “唉,你这丫头,怎么以前没看出来,竟还是个痴情的种子。”左沐轻叹一声,妥协道,“好吧,等回头见着他,我帮你问问就是。”

    “这才哪到哪呀?康王婶您都不知道,她前些日子为着这情郎的事,茶饭不思的,天天催着我到处打听那里有年轻有为的将军,将人家的画像一个个偷偷的拿回来相认,

    结果害的祖母和二哥瞎高兴了半天,因为我突然着急,想寻个男人把自己嫁了呢。”

    一旁的魏昭然见状,忙不失时机的从旁吐糟道,

    “你看看看看,这半个月下来,别说她,连我这胳膊腿都瘦了一大圈吗?估摸着要不是二哥说了句,这腰牌看着像安南的将士所佩,她回头不定还要怎么折磨我……”

    被魏昭然这么一通打趣,白珊的脸更红了,忙急着解释道,“昭然,你别说了,我真的只是担心她,并没有……”

    “好了,别多想了,爱情如果来了,就算你想躲也是躲不掉的。”左沐打断白珊的话,笑着安慰道。

    安慰完白珊,又说了会话,二人在这里吃过午饭就悻悻的走了。

    直到此时,左沐恍才想起来,暗道里还被她关着一人呢,也不知道此人现在混到饭了没有。

    打开暗门,走过一段幽暗仄长的楼梯,推开房门,就见司马铖正坐在书房里,凝眉看着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