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154愿赌服输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十日后,康王府练武场。

    一个白色的身影如燕子般,轻盈的在树枝间穿梭,下面的白启等人看的眼都直了。

    “怎么样白大少爷,快兑现你的承诺吧?”左沐稳稳的落在白启面前,嫣然一笑道。

    “哎,我说康王妃,你们夫妇俩该不是故意给我下套整我呢吧,你那天不是明明怎么学都不会吗?怎么突然开窍了就学会了呢?”白启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左沐,大惊失色质问道。

    “我也不晓得呀!怎么就忽然会了呢!”左沐得意说着,脚尖一点,轻飘飘的又在上空绕着白启飞了一圈,“或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觉得白大少爷您长得这般惊艳,不做次女人实在太可惜了吧。”

    “不行,阿铖您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咱们可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你给我说实话,你们两口子这中间是不是耍了什么诈?”见左沐说不过,白启又将矛头指向了一旁看笑话的司马铖。

    “对不起,无可奉告!”司马铖轻轻吐出几个字便不再言语。

    关键时刻自是将天秤妥妥的倾到左沐这边,摆出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高冷表情。

    “不对,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呀,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在心理上深刻质疑轻功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学会?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白启仍在那里不依不饶、刨根问底。

    “白大少爷,您这般一直顾左右而言,不肯面对现实,总不能是想着一会怎么赖账吧?”左沐斜睨了白启一眼,调侃道,“愿赌就要服输,耍赖可不太符合您一贯的风格啊?”

    其实,别看左沐嘴上说的轻松,她心里可是心虚的很,就司马铖教她那种特殊练习轻功的方法,如果白启一直揪着不放的话,她还真是没脸对外人言。

    好在魏昭然和魏晖然只一心想看白启的笑话,并没有人深究这个问题。

    “对呀对呀白大少爷,那天可是你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您就别扯些旁的有的没的了,还是赶紧换衣服去逛两圈吧,”魏晖然看热闹心切,从旁催促道,“对了昭然,衣服你不都带来了吗?就别愣着了,赶紧给白大少爷拿来呀。”

    “白大少爷,白大少爷,您要是不嫌弃,小的一会帮您换怎么样?”阿离一见,也围上来凑热闹道。

    说完,想想又怕白启不从,人手不够,顺便还不忘回头招呼上自己的小伙伴,“阿来,快来呀,大家一起帮白大少爷的忙,好让他早些兑现自己的承诺呀。”

    结果可想而知,白启在魏晖然、阿离、阿来几人的围攻强逼下,终于还是换上了女装,

    虽然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外,女装从襦裙换上了骑马装,但是看着他在定城最繁华的长安街上溜了两圈,左沐还是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肚子都快抽筋了。

    下午,左沐沐浴完回到房间,就见司马铖又在边翻看着密信,边一只手下意识的玩弄着她那根近半尺长的银针。

    她发现司马铖好像对她这些银针特别情有独钟,整天不离手,玩的溜的很。

    更让她奇怪的是,司马铖的针灸方式,下针的角度和手法竟和自己极为相似。

    “对了,司马铖,前几日只忙着学轻功,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这针灸的本事都给谁学的?”左沐随手拿起一块帕子边擦拭着头发,边不经意的问道。

    司马铖本正凝眉看着手中的密信,听到问话,人明显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赶紧放下手中的银针,半晌方轻声回道,“你今天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我这能算什么本事,也就是久病成医罢了。”

    “不对,针灸这方面也是有派别和手法的,外行虽然看不出来区别,但是我们内行人还是一目了然就能分清的,你这虽然手法不是很娴熟,但是一看就是经过高手指点的。”左沐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哦,那要是按你这种说法的话,我这只能算是师从无极道长国。”司马铖起身拿过左沐手中的帕子,边接替她的工作轻轻为她擦拭着头发,边继续解释道,

    “前几年病重时不能下床,日日闲得无聊,见无极道长天天研究穴位针灸,一时来了兴趣,就缠着无极道长略微指点了几次,没想到就记住了一二。

    至于手法相似,我就不太懂了,只能说,或许无极道长和你师父有什么渊缘吧?”

    “也是哈,都是道长,说不定他们认识呢。”听司马铖说的有几分道理,左沐随口敷衍道。

    目光无间中瞟了眼桌上的密信,不由得又是一惊,“什么情况?那宁国公惹了那么大的事,不是说皇上震怒,将他赶去西山别院思过吗?怎么这么快就变了天,人就要回京了,难道他这是要东山再起不曾?”

    “有白太后在慈安宫里坐着,白家复起还不是早晚之事。”司马铖好像早已料到了此事,不已为意道,

    “再说了,宁国公不在的这段时间,淳王和惠王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宫里宫外为了争储,天天斗得头破血流,

    皇上现在既不想立储,又一时找不出别的借口,不得已还是得放宁国公出来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

    或许三足鼎立,他才觉得更有安全感吧。”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哈,”左沐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由得好奇道,“这白家出事,珊儿都灰头土脸的跟着去西山别院了,为什么白启就一点不受影响,还天天心情倍好的跟我们打睹,到处瞎晃悠呢?”

    “他一直不是这个样子吗?看着哪天心情都不错呀?”见头发干的差不多了,司马铖放下帕子,拿起梳子又细细为左沐打理起了秀发。

    “不应该呀,他不是白家大少爷吗?祖父出事了,他怎么还可以高兴的起来?”

    想起白启平时那不着调的样子,左沐又忍不住吐槽道,

    “我就说像白启这种人,风流成样,一贯的没心没肺。虽然宁国公那人不怎么样,可好歹是他的祖父呀,平时看着对他管教也很严,很关心他的样子。”

    “白启其实不是宁国公的亲孙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