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153这种方法只适合娘子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啊……,什么?”怕司马铖看到自己的异样,左沐忙又心虚的找补道,“那……那个感觉到了!”

    “嗯,感觉到就好,闭上眼睛,我们再多试几圈。”

    “左沐你可真是无可救药,人家在教你轻功呢,你倒好,思想乱七八糟的跑哪去了,可真是一点都不纯洁。”在心中,左沐忍不住对自己狠狠骂道。

    “闭上眼睛,排除心中所有杂念,把自己想象成一片叶子……”

    终于,伴着司马铖如大提琴般悦耳的声音,左沐缓缓又闭上了双眼,

    不过这次,她用了平生最大的意念,强力摒弃心中所有的杂念后,真的沉浸在飞翔的快乐中。

    皎洁的月光洒在身上,微微的风从身边滑过,左沐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精灵,在天地间自由的翱翔。

    “司马铖太棒了,我真的找到飞的感觉了。”等终于落地后,左沐睁开眼兴奋的喊道。

    可是一转脸,左沐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和司马铖原来离的这么近,不仅身体无缝隙粘合在一起,就连脸也是紧贴着脸。

    以至于她刚才不经意间的一转头,樱唇从司马铖的冰唇上擦过,唰一下,浑身又是一阵如过了电般的酥麻。

    左沐赶紧心虚的低下了头,她感觉自己的脸更红了。

    “那个,今天刚开始,需要适应一下,要不我们就先练到这里吧?”司马铖说完,放开左沐,急匆匆转身冲进了净房。

    左沐转身望去,吃惊的发现,司马铖身上竟出了不少的汗,衣服的后背几乎都浸湿了。

    好吧,看来教自己轻功,司马铖确实费了不少的心力,可恨的是自己刚才还没有好好学,净想些乱七八糟的。

    望着司马铖的背影,左沐更内疚了。

    不过,若说这教轻功的方法,好像确实挺独特,挺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

    算了,不管了,无论如何只要最终学会能就行,总之就是坚决不能让白启那厮小看了自己。

    于是从那晚开始,连续十天,司马铖都用这特殊的方法教左沐轻功。

    并且为了让左沐全方位多层次更快的领会到轻功的真谛,司马铖还不停的指导着左沐变换着各种姿势。

    从司马铖在背后抱着她,到两人面对面抱在一起,再到左沐趴在司马铖身上……,等等等等,各种体式。

    以致于左沐有时候都不禁怀疑,为什么这些体式和那个什么宫图上的有这么多相似之处呢,是不是发明这个学习轻功方法的人同时也在研究床事呀。

    “司马铖你这是什么方法,为什么昭然和阿离都不这样教我呢?”终于有一天,趁二人练习完,司马铖为自己针灸的时间,左沐忍不住好奇问道。

    “咳……咳……咳……”,司马铖刚刚拔出一根银针,听到这问话一愣,手中的银针差点没有扎到自己腿上。

    半晌,方轻咳两声神秘道,“这是我学轻功的独门秘笈,其他人怎么能轻易知道?”

    “哦,确实也是,你这种方法,不相熟的人还真是不能轻易传授。”左沐想了想信以为真道。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左沐无意中看到司马铖教司马小宝练轻功的场景,晚上忍不住又问道,“司马铖你为什么教儿子的方法和当初教我的不一样?”

    “自然不能一样,那种方法只适合教娘子,而教儿子的却是一般人学习轻功的入门方法,”司马铖拼命忍不住笑,尽量装的一本正经,意味深长道。

    看司马铖的神情这般古怪,左沐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忽然,她想到司马铖好像曾说过一次,她前世就武功高强,有深厚的内力,只因喝了断情水的缘故,一时间忘了这茬,才使得内力暂时封存了起来。

    后知知觉的左沐,多年后好像终于想通了事情的真相。

    “好你个司马铖,原来你当初竟是故弄玄虚,打着教我轻功的名义,趁机占我便宜。”左沐气不过,挥拳朝着司马铖打道。

    司马铖眸中含着坏笑,一把握住左沐的粉拳,略一用力,轻松将美人拉进怀里,“咱们儿子都这么大了,娘子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为时过晚了些?”

    “那也总比被你一直蒙在鼓里强,”左沐怒视着司马铖,咬牙切齿的逼问道,“老实交代,你都用这种方法还骗过谁?其他事情上还有没有骗我的?”

    “天地良心,为夫怎么可能敢在其他事上骗娘子。”司马铖一看形势不对,连声解释道,“并且娘子也晓得,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为夫心里眼里只有娘子一人,别人就是想被我骗也没有机会呀。”

    “油腔滑调!”左沐不依不饶道,“就算只有这一件事也不行,知道错了没有?”

    “唉,其实……”司马铖轻叹一声,脸色忽然变得极为懊恼,“其实说实话,每每想起当年之事,夫君心里也是追悔莫及,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光。”

    看司马铖真心忏悔的模样,左沐心一软,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说的太重了,忙又安抚道,“没事没事,反正当时咱们已经成亲,这事过去就过去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

    可是刚音刚落,当看到司马铖接下来的表现后,左沐彻底要疯了,

    只见,司马铖趁机抱紧怀中人,大手不动声色的悄悄探进了左沐衣服里,贴在左沐耳边继续道,“其实夫君觉得,当初夫君就应该狠狠心,管它什么寒毒不寒毒,直接就用那种最直接、最舒爽的方法教你轻功,若是那样的话,说不定现在小宝的妹妹都出生了呢?”

    “司马铖你个登徒子,大混蛋!”左沐气极,气愤的喊着,试图推开司马铖。

    可是,那登徒子好不容易得了逞,岂有轻易放手的道理,自然少不得又是一番多体式、全方位的练习。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时一心想在白启面前争口气的左沐,自然全然不知司马铖的别有用心,而是努力摒弃自己的私心杂念,每天一心一意的跟着司马铖学着轻功。

    并且见司马铖对自己这么有耐心,有细心,不厌其烦、重复多遍的教自己轻功,一时间还心存感激。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确实在司马铖为左沐针灸几天后,左沐就慢慢感觉到有一股气流在体内流动,吓得她不轻,因为自己生病了。

    “小傻瓜,那股气流就是内功,有了这些内功,你轻功起来就会更得心应手了。”司马铖点着左沐的小鼻子,轻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