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126一箭穿心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晚上左沐一个个静静的坐在山坡,看着朵朵莲花在水中盛开,慢慢飘远,最后在入口处又汇聚到一块。

    突然左沐好像莫名出现一种错觉,那些五彩的河灯,最后竟组成了一个康字。

    真是可笑,这个时候怎么会想起他,肯定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左沐甩了甩头,强行摒弃了这个念头,起身走下山坡。

    看来今晚必须好好睡个好觉,去去这几天的晦气了。躺到床上临闭眼时,左沐默默想。

    转眼十余日过去了,阿来和紫烟一直没有回来。

    村里大人小孩都整日缩在房间里,已很少有人出来。左沐闲来无事,一个人天天在后山转悠。

    午后,她想着心事,无聊的走着走着,忽然猛一抬头,惊讶发现四周不知何时竟变成了一棵棵的枫树,哪里还有什么桃林的影子。

    遭了,不知不觉间怎么走这么远了,眼看天阳已经偏西了,还是赶紧回去吧,要不然嬷嬷该担心了。

    想着,左沐调头就往回走,想着赶紧走出这片枫林。

    可是,转来转去,走了小半个时辰后,太阳都快下山了,左沐却失望的发现,自己仍是在这一片枫林里转悠,根本没有要走出去的迹象。

    总不能是迷路了吧?

    左沐思忖着,要不先找棵树爬上去,观察观察周围的环境,确定好了路线才走,总比这样盲目转下去强。

    想着,左沐就来到一棵大树旁,撩起衣襟刚准备往上爬,就感觉身后一阵强劲的阴风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左沐连忙一闪身,侧身躲到了树干旁。

    就见伴着一阵劲风,一只黄黑相间的庞然大物呼啸而过。经过时,粗大的虎巴带起的落叶,有几片打在左沐胳膊上,隔着衣服都一阵生疼。

    一扑成空,庞然大物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猛一调头,虎视眈眈看着左沐。

    正面相逢,左沐自然看了个清楚,竟然是一只成年东北虎。

    东北虎显然早已饥肠辘辘,并没有给左沐多少反应的机会,长啸一声,又朝着左沐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左沐连忙蹲下就地一滚,成功又躲过了一袭。

    而那边东北虎因为用力过猛,一头撞在了大树上,正有些懵圈。

    千载难逢,这等逃跑的好时机,左沐自然不能放过,她就近抱起一棵树,就开始蹭蹭蹭往上爬。

    可是爬了一半,左沐一抬头……

    我去,要不要这么寸,左沐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只见树干上,竟然盘着一条足有一米多长的花斑大蟒蛇。

    此刻,见有异物要侵犯自己的地盘,大蟒蛇正张着血喷大口,吐着毒信,虎视眈眈的警视着左沐。

    虎左沐打不过,蟒蛇她自然也惹不起呀,痛定思痛,左沐只得弃树,慌不择路的,撒腿像树林深处跑去。

    好在,不知道是不是大老虎被撞晕的缘故,待左沐跑出树林时,它好像并没有及时追上来。

    太好了!

    左沐喘着粗气刚要继续往前走,可是待看清脚下的路,她又不由得无语了。

    原来,情急之下,她竟跑到了悬崖边!

    好死不死的是,伴着虎啸声,她回头好像已隐隐在树林里奔跑的老虎身影。

    该死,此路不通,只能令想它法了。

    左沐转身,迈开腿,就准备朝着另一条小路冲去。

    可是,脚刚踏出去一步,却听嗖的一声,好像后面有东西飞来。

    左沐转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一支箭羽带着点点多少,径直朝着自己的心脏飞来。

    “噗嗤……”金属刺穿血肉的声音

    左沐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支不知从哪飞来的冷箭,更奇怪的是被如此一箭穿心,此刻她竟然没有感觉到痛。

    “哼,左沐,你抢了我的位置,早就该死!”不远处一处尖利的咒骂声传来。

    左沐转眸望去,就见慕琪扬了扬手中小巧的弓箭,正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

    而她的身后竟还站了一堆的人,皇上、白太后、许皇后、程贵妃等等等等,全都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

    当然有这些人也就算了,左沐和他们本就没有任何交情,而左沐最最不能相信的,人群中竟还有那个冷酷的身影——司马铖。

    此时的他一如继往的坐在轮椅上,腰背挺直,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左沐伸手,最后时刻,她想让他拉自己一把,抱抱她。

    可是,司马铖就那么冷漠的看着,从头到尾,无动于衷。

    原来他还是这么无情!

    哀莫大于心死!

    左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忽然好痛,好痛!

    “嗷呜……”伴着一声长啸,一股劲风袭来,她被猛虎带着坠下了身后的悬崖。

    “沐儿……”跌下去的刹那,耳边传来深情呼唤的声音,可是左沐的心还是很痛……

    “公主……公主……”伴着一阵轻晃,左沐唰一下睁开了双眼。

    眼睛虚晃了半天,她才终于看清,面前之人竟是安嬷嬷。

    “公主,您这是又梦魇,心痛了?瞧这一头的冷汗,来喝口热茶缓缓!”安嬷嬷心疼的为左沐擦完头上的汗,转手将一杯热茶递了过来。

    左沐撑起身子,接过热茶一饮而尽。

    “灶房上,我帮您留的还有粥,我去给您端过来,您好歹再吃些……”

    安嬷嬷说着,转身出了房间,只留左沐一个人怔怔的坐在床上发呆。

    从元宵节那天开始,她已经连续做了十多日的梦了。

    断断续续,她梦到了各种各样的场景,像放电影一样,有的毫无关联,有的却情节相连……

    最初几日,她梦到自己和司马铖成亲的样子。

    和现实生活中的不同,二人恭恭敬敬、客客气气,不仅拜完了堂,竟还于某日她酒后,司马铖例行公事似的洞了房。

    婚后,司马铖整日缩在书房里,忙着处理各种事情,根本无暇顾忌她,有时候一连几日下来,两人连句话都不曾说过。

    她就那么悄悄观注着他,默默守护着他,渴了给他递水,饭了为他做好吃的,甚至还挖空心思为他煲各种药膳粥,帮他调理身子。

    还有一些镜头更是奇怪,寺庙的佛像前,一个酷似司马铖的身影整日整日的跪在那里,数十年如一日。

    而到最近这两日,却又是日日梦见,气若游丝的司马铖躺在病床上,浑身如冰冻住了般一动不动,一碰,凉的透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