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105白家出事了

时间:2019-04-03作者:楼楠

    很快,在桂嬷嬷和紫烟的热情参与下,几人欣喜的选了一上午,最终为司马铖挑了身纯黑色的衣料,原因是怕花色太复杂,左沐个菜鸟搞不定。

    事情搞定,桂嬷嬷和紫烟都高兴的眉飞色舞,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只有安嬷嬷坐在角落里默默的给左沐缝着棉衣,脸色阴晴不定。

    下午,左沐和安嬷嬷一个一边,分坐在榻的两头。

    “嬷嬷,我学做棉衣,您心里是不是不高兴呀?”左沐瞟了眼安嬷嬷的脸色,终于忍不住笑着打趣道。

    “没有。”安嬷嬷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勉强道,“奴婢只是觉得,公主您金枝玉叶,干嘛要自己亲自动手,想要什么衣服,老奴裁好缝好,您最后意思意思缝几针就行了,哪还能亲自动手啊?”

    “那是因为您不知道,这送出去的礼物,只有自己亲手做的,才显得有诚意。”左沐扬了扬手中的剪刀,得意道。

    不过,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经过一下午的折腾,左沐不得不无奈的决定,放弃棉衣改做中衣了。

    因为棉衣厚,裁减缝制起来也难,左沐这和针线没打过交道的人,最后痛定思痛只能弃繁从简了。

    可是两天下来,衣服还没缝制个大概,左沐手指头都快被扎成筛子了。

    她明明对针线很熟悉呀,动手术时,缝合伤口更是不再话下,是又快又漂亮。

    为什么轮到做衣服时,只是缝个布片而已,两只手就像假的,完全不听使唤呢。

    左沐正盯着自己的手指感叹个没完,就听院子里扑通一声,好像重物相撞的声音。

    左沐刚要开口询问情况,就听紫烟一连串倒歉的声音传来,“唉哟昭然郡主,真是对不起,没撞疼您吧?”

    “没事没事,你们王妃呢?在房间吗?”魏昭然挥了挥手,依旧大大咧咧道。

    “在在在,王妃在给我们王爷缝制衣服呢。”紫烟笑得像朵花一样,自豪道。

    “什……什么?缝制衣服?她还会做这个……”

    外面魏昭然诧异的声音刚落,就听门帘咣铛一声,人已经刮到了榻前。

    “噗……”左沐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就见魏昭然已笑着弯下了腰,

    “唉哟喂,亲爱的王婶大人,几日没见,我还以为你变得多贤惠了呢?敢情这就是您给王叔缝制的衣服呀?可真是让昭然不敢恭维。”

    “你这丫头瞎笑什么。”左沐气不过,恨恨的在魏昭然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强行解释道,“这……这缝制的怎么了?我觉得挺不错、挺独特的呀?”

    “不错不错,确实很独特,您瞅瞅您这针脚……”魏昭然勉强忍住笑,刚要敷衍着夸几句,可是细看一下,又忍不住笑倒在了榻上,“哈哈哈,怎么看怎么像跛子走的路,深一脚浅一脚,还七扭八拐。”

    “你这死丫头越来越没个晚辈样子,我就问你,你会缝吗?”左沐被笑的没了脾气,只得沉着脸揭短道。

    “呃,好像不会。”魏昭然终于止住笑,诚实道。

    “那你缝过吗?”

    “没……没有!”

    “那不就结了,一个连碰都没碰的人,还有底气笑我!”左沐拍了拍魏昭然的肩膀,用长辈的语气,和蔼和亲的道,“不会没问题哈,年轻人要好学上进,等哪天康王婶好好教教你哈。”

    “拉倒吧,想穿我缝的衣服,想瞎他们的眼。”魏昭然两眼一翻,无所谓道。

    “你那是没找到如意郎君,等你到了我这一天,自然就学了。”左沐苦口婆心劝道,忽然看了看外面,不禁又好奇道,“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你们这哼哈二将什么时候解体了,珊儿怎么没来?”

    她本是随口一问,谁知魏昭然却像受了多大刺激似的,唰一下坐起身,一脸的凝重。

    “怎么了,珊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见魏昭然也这副表情,左沐紧张问道。

    “珊儿他们家出事了。”憋了半天,魏昭然方阴晴不定道,“她一时半会出不来。”

    左沐一愣,不过略一思索,很快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怎么?是那老夫妇俩状告的事?”

    “嗯,由于二哥引见及时,加上祖母的书信,两个老人所告之事,很快引起了皇上的注意,下令秘密彻查此事,”魏昭然想了想,一脸凝重道,“结果,彻查情况一出来,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这么严重?”见魏昭然的神情,左沐不可思议追问道。

    “相当严重,因为这十多年,皇上只注重两个皇子争储之事,忽略了对白家的监管,以至于一查才知道,湘城太守,不仅侵占农田,放纵儿子欺男霸女,竟利用湘城地域偏远,天高皇帝远没人管,还私养兵马,锻造武器。”

    “天啊,他们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是有不臣之心?”听到这左沐也吓了一大跳。

    “反正目前皇上已经这么想了,关键他怀疑的并不单单是湘城太守,而宁国公。”

    “不应该呀,宁国公背后不是还有白太后吗?”

    左沐想想,还是觉得难以相信,根基极深的宁国公难道就这么被轻易打败了,

    “再说了,那湘城太守和宁国公府到底是什么关系?这胆子也忒大了些。他出事处理他就是,和宁国公能有什么关系?”

    “王婶有所不知,湘城太守的夫人是宁国公的嫡女,珊儿的亲姑母。

    所以,他们那边查出这出格的事情,如果说宁国公不知情,就是个三岁稚儿估计也不会相信,更何况是生性多疑的皇上。

    更何况,当初宁国公把女儿女婿赶去偏远的湘城,众人本就不能理解,现在看来,倒好像一开始就有所预谋。

    所以,估摸着这次宁国公必定会受到重罚,就算白太后要讲情,怕是也没用。”

    魏昭然轻叹一口气,解释道,

    “毕竟皇上这位置本就来之不易,所以对存有不臣之心之人,他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