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837他是因我而死

时间:2019-04-13作者:楼楠

    一盏茶后,在府医的一通忙活,及众人七手八脚的帮忙下,曹丞相总算是悠悠又醒转了过来。

    不过,醒来之后,曹丞相的精神却依旧不怎么好,拉着曹贵妃又是哭天又是抹地的,长吁短叹个没完。

    后来干脆又兴师动众的把所有的影卫、侍卫反正就是丞相府眼下、当即能召集的一切资源吧,全都都召集了出来,

    一再强调嘱咐,最近没有他曹丞相的亲自吩咐,任何人都不许离开他半步,要一刻不停的全在丞相府周围,务必保证他曹丞相的人身安全,整个表现出来一副胆惊受怕、如临大敌的样子。

    “大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可真不符合你的风格啊,不就是张管家和那张洪九都出事了吗?说到底也就只是咱们家喂的两条狗而已,

    没了就没了,您至于这样吗?感觉像自己的命也快跟没了似的。”

    见曹丞相这方寸大乱的样子,曹贵妃自是十分的不解,

    但是看曹丞相情绪又十分的不稳定,没得办法,重话又不敢说,怕再一刺激人再昏死过去,只能是再三安慰道,

    “你放心,他们两个没有了,回头小妹亲自给你寻几个人送过来,一定是比他们更好更称职的护院和管家,保证您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比前面还舒心。

    但是话说回来,咱眼下真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你这大动干戈的召集这么多人,这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曹家这是想谋反呐?”

    “小妹你这话说的糊涂啊!”见曹贵妃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以为多找两个功夫高强的人顶了缺,他曹丞相就万事大吉了,完全没看出自己的良苦用心。

    曹丞相无力的摇了摇头,叹息道,“你怎么就能看不出来,他们这次行动哪是冲着张管家啊,他们其实是冲着我来的,他们要杀的人是我啊。”

    “要杀的是你……,这话如何讲?”听曹丞相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曹贵妃自是十分不解的问道。

    “你傻啊,你也不想想张管家早上去的那是什么地方啊?”见曹贵妃实在不解,曹丞相只得耐着性子提醒道。

    “你那新宠小凤仙的别院啊,这个我是自然知道的,刚才那小厮可是说的明明白白。”曹贵妃想也不想的脱口答道。

    “这不就结了,这小凤仙是我的新宠,你知道,别人自然也知道,甚至估计连整个陵城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还有昨晚上,我不是还说,今天准备自己过去别院亲自看看的嘛,

    结果,今天早上那张管家在出了别院,回来的路上出了事,

    难道你还没有想出这其中的关联吗?”

    “关联?这有什么关联啊,就算张管家真是出了别院遇的害,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呀?”曹贵妃是被曹丞相越说越迷糊了,一头雾水的问道。

    “小妹你这……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见说了这么半天,曹贵妃还没有反应过来,曹丞相气得气儿都喘不匀了。

    “大哥你别急,有什么事你好好说就是,别任何事都还没出,你倒是先把自己给吓出个好歹来了。”一见曹丞相这样,曹贵妃连忙又端过一杯茶水过去,一再安抚道,“来来来,先喝杯茶缓缓。”

    “我不渴,也不想喝!”曹丞相一把推开递过来的茶碗,颇有些生气道,

    “小妹你怎么就这么糊涂想不通呢,眼下这件事怎么能是我自己吓自己呢,

    你再好好想想,那张管家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曹贵妃仍不由就里的问道。

    这厢曹丞相急的脑门都冒汗了,没办法人曹贵妃仍是没开窍啊,“哎哟大哥,你就赶紧说详细点吧,就别在小那家这卖关子了,这夜眼看着越来越深了,小妹这还要赶紧回宫呢。”

    “你说怎么死的,他那箭穿的是后心,他是被人从后面射死的。

    但是罕见的,他却并没有像洪九和李勋一样被割了头,而是被留着全尸,你不觉得这哪里有些不对吗?”

    见曹贵妃实在不上道,曹丞相只有恨铁不成钢的自揭答案道,

    “还有你再想想,那张管家个头身形看上去,是不是和我有些相似,

    尤其是从后面看,是不是都能以假乱真。

    再加上他是从别院出来遇的害,那说明什么呀?

    说明张管家那是在替我而死,很有可能对方是把他看成乔装打扮的我了,所以才从后面一箭穿心取了他的性命。

    但是射死后,翻过人来一看脸,竟是搞错了人,这才没有砍了他的头,给留了个全尸。”

    “天哪……,经大哥你这么一分析,倒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呢?

    只是怎……怎么会这样呢?”

    听到这里,曹贵妃终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后知后觉的道,

    “难道对方针对的果然不只是李家,还有咱们曹家,”

    “这还用说嘛,当年那顾家灭门,李勋那损人是做的不仁不义,利用同窗之情害了那顾二公子,可是咱们也没有袖手旁观哪,

    要不是当初我强行劫了那女子献给了皇上,怎么会让李勋后面逮着了机会呢,”

    听得出来,提起当年顾家之事,曹丞相还是深知自己的罪恶,所以才这般心有余悸,胆惊受怕的,

    “所以说呀,那对方既是杀完了李勋,下一个找上门来的,自然会是我们曹家,自然会是我曹慎呀。”

    “啊,那照你这么说,大哥你可就危险了,只是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说到这里曹丞相忽然坐起身,往窗外扫了一眼,咬了咬牙一狠心道,“眼下咱们只能剑走偏锋,以退为进,争取最大的助力了。”

    “剑……剑走偏锋?争取助力?大哥这又是什么意思?”曹丞相这话,曹贵妃一时间自是没有听太明白,只得再次追问道。

    没办法呀,谁让她这一趟宫出的,那是峰回路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呀,本来是想看看别人的笑话,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一相,结果不成想,最后这灾却落到了自己人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