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950我有自己的家

时间:2019-06-10作者:楼楠

    “虽然这么长时间以来,你坐在那里一直未开口表示什么,但是如果我没有料错,您看这盆荷花时应该也是荷花和荷叶一样颜色,都是绿色的,对吗?”

    “不可能,我父皇这么高大威猛,怎么可能会连荷花也分不清呢。”听左沐这么一说,那一旁的萧若云立即就炸毛了,冲上前逼着大渝皇表态道,

    “父皇您不要听她在这里妖言惑众,什么色弱,什么遗传的。

    您快说,您明明看到的荷花是粉色的对不对?

    是他们的问题,和咱们父女根本没有关系……”

    可是萧若云晃了半天,却见大渝皇一直都未回应,只怔怔的看着她,最后才冒出一句疑惑,“云儿,难道你真的看着这荷花和荷叶的颜色不一样吗?”

    “这……这,”大渝皇这么一问,答案自然呼之欲出,直吓得萧若云直后退了好几步,

    半晌,嘴里方不可思议的呢喃道,“父……父皇,荷叶是绿色的,荷花是粉色,他们怎么可能会是一样的颜色呀,您怎么会看着也是一样的呢?”

    说完,脑子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什么,忙强打起精神,再次开口为自己强辩道,

    “对了,我知道了,因为您和泽儿他们一样都是男人,偶尔看不对颜色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可我是女孩子呀,因为性别和你们不一样,说不定和你们看的也不一样呢?”

    不料她这话一出口,立即就被阿离打脸了,“你胡说,明明我王妃姐姐和我就一样,看这荷花一直都是绿色的,以前在西夏时我们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没有往亲姐弟方面去想而已。”

    “什……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左沐和你们一样,她也分不清荷花,有可能是……,”听阿离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左沐竟然和大渝皇他们看到的一样,萧若云简直像被雷劈了般定在了那里,

    最后反应过来的她,自然是拼尽一切的否认,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她怎么会是萧家的人。

    左沐你少在这里混淆是非,我当然是父皇的女儿,你不要以为你拿一个臭荷花就能妖言惑众了,大家是不会相信你的,我才是真真正正的萧家人才对。”

    说着,转眸看到阿离,又自作聪明道,

    “哦,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你这野孩子和那左沐串通的阴谋诡计,对不对?

    她看你冒充萧家人成功了,遂就起了也冒充我们萧家孩子的念头,

    但是我告诉你,我们萧家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们是金枝玉叶,岂是尔等草民能随意冒充的,最起码父皇都不会同意你们这么胡作非为的……”

    “既然话说到此了,那我就在此也表一下态吧,”

    见萧若云越说越过份,左沐缓缓打断她的话,扬声表明自己的立场道,

    “刚才你萧若云也提到了你们萧家的孩子,说我想冒充之类的,对此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左沐的哪点表现,让你产生了这个误会。

    我想说,真的很不好意思,无论你们萧家的孩子如何金贵,有多少人羡慕嫉妒,但是我左沐不稀的当你们萧家人,更别提什么冒充之说,

    我左沐这么多年有自己的身份和家人,我是安南左家的孩子,

    虽然他们没有生我,但是他们这些年却如亲生女儿一样待我,所以在我心里,他们就是我的父母,我的亲人!

    我此次前来,真没有一点贪恋这里的意思,我也就只是实在看不惯,不想让某些人滥竽充数继续冒充我的身份,为非作歹而已。”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想?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生身之情才大于天哪……”听左沐话里话外对大渝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上座的大渝皇就有些不淡定了,不由得沉声接口道,“孩子,刚才你们所做的一切不是都证明了吗?

    不管怎么说,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是我们萧家的孩子,我才是你的父亲呀。

    你怎么可以心心念念只想着那安南的左家呢?”

    “不这么想,你还想让我怎么想,”听大渝皇这么一说,左沐登时就怒了,冷声质问道,“就您这样,还想当我的父亲?

    那么我问您,这么些年,你抱过我一天,疼过我一次,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吗?我大雪天饥寒交迫时,您在哪里,您又想过我吗?

    所以,在这世上,我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安南的皇上,而根本不可能是你——大渝皇。”

    “你走开,少在这里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我不相信,你们说的都不是真的,明明我才是大渝的公主,我才是皇后娘娘亲生的女儿,”到了这会儿,萧若云已经彻底混乱了,语无伦次的打断众人的话,再三叫嚷着自己的身份,

    说着,转头一瞧,正看到夙夜就站在人群外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赶紧奔过去将人拉过来激动的嚷道,

    “对了,我还有证人呢,夜姑她能为我做证,她是从小到大看着我长大的,我一直都在宫里好好的,怎么会是滥宇充数的公主呢。”

    说完,又小声哀求夙夜道,

    “夜姑您倒是赶紧给他们说说,本公主可是您看着长大的,您可一定要为我作证啊。”

    “是吗,谢谢公主这个时候倒是想起来我夙夜还有用了,”此刻看着萧若云,夙夜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今天这半天经历下来,知道自己疼了这么多年的萧若云竟是一个冒牌货,其实她心里的痛苦程度真的不比大渝皇少多少,

    这会见萧若云见眼巴巴的瞅着自己,将自己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实在不忍心落井下石,只得诚实道,“不过你可想好了,我夙夜向来为人正直,可是从来不撒半句谎的,你确定,你真的要让我说吗?”

    “那夜姑您就直说就是,本公主还就不信了,我这堂堂正正的金枝玉叶,还能让他们几个人说出天来,抹了我公主的身份不是?”说实话,到了这会,萧若云心里还是存有一丝侥幸的。

    “既然公主你真的想听真话,那么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我也就实话实说了……”

    ( = )
小说推荐